2024年4月24日

北京天佑工作室

不亂於心,不困於情,不畏將來,不念過往。

意大利中部赫曼陆龟食物的季节性变化

1 min read
8135880_orig

在四季分明的气候区里,
植物的生长也会随着呈现大幅度的变化,
对于生长在温带地区的动物而言,
也必须适应不同季节的食物来源,
否则的话也难以在当地生存。
在我们所饲养的一些陆龟品种之中,
欧系陆龟的生存环境可说是四季最鲜明的。

而在一般人的观念之中,
陆龟是属于机会主义取食者(Opportunistic feeders),
也就是说不太会挑食,
遇见了食物就吃下肚。
那么生活在温带气候区的欧系陆龟,
是否也像很多人印象中的机会主义取食者,
或者陆龟纵使生活在较艰困的环境中,
其实也会挑选食物的。

意大利学者 Del Vecchio 等人在 2011 年所发表的研究,
或许可以提供我们关于欧系陆龟对食物选择的参考。
这篇研究是针对意大利中部的西部赫曼陆龟(Testudo hermanni hermanni)随着季节变化的食物选择,
野外调查的时间分成了两次,
第一次是 2009 年四月至十月,
第二次是 2010 年四月至六月,
也就是赫曼陆龟最活跃的季节。

赫曼陆龟在原产地的春秋季节食物选择并不太一样。春季时叶片吃得较多,秋季时花果吃得较多。

意大利的研究人员在野外捕捉到赫曼陆龟以后,
进行了各种的纪录,
包括了性别和大小。
而赫曼陆龟在被人捕捉以后,
通常就会解出大便;
如果没有解大便,
就会被放进一个没有任何食物的小笼子里,
直到解出大便为止(有些等待了 48 小时才解便)。
为了避免伪重复(pseudoreplication),
研究学者们只搜集了每只赫曼陆龟的第一次解便。

意大利的学者这次总共采集到了 49 只(27 只公龟、21 只母龟和 1 只幼龟)的 71 个粪便,
然后进行了粪便内的成分分析。
由粪便的分析发现,
赫曼陆龟在春天最常吃下的植物种类为豆科(Fabaceae)、菊科(Asteraceae)、和禾本科(Poaceae)等植物,
在秋天最常吃的植物则依序为假叶树科(Ruscaceae)、豆科和菊科等植物,
而不论季节整体而言,
赫曼陆龟最常吃的植物分别为豆科、菊科和假叶树科等植物。
公龟的粪便中查到了至少 21 种植物,
而母龟的粪便中则有 18 种植物;
公龟吃下了四种植物的果实,
而母龟则吃下了三种植物的果实;
但公母龟的食材并无明显的差异。

在春季的时候赫曼陆龟吃了 21 种植物,
在秋季的时候则吃了 19 种植物,
有 64% 的植物是春秋两季都会当成食物的。
不同季节间的食物选择有着相当的差异,
而且相同的植物在春秋两季所吃的量也有所不同,
但尚未达到统计上显著的差异。
值得注意的是,
赫曼陆龟只吃榆叶黑莓(Rubus ulmifolius)和假叶树(Ruscus aculeatus)的果实而非叶片,
对于意大利蓟(Carduus pycnocephalus)则只吃花朵和果实。
其中假叶树果实在秋季粪便内的出现率更是高达 100%。

意大利中部赫曼陆龟(Testudo hermanni hermanni)在不同季节的食物摄取量前八名。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
假叶树在 2002 年的时候还获选为德国的年度风云药草,
不但有抗发炎的作用,
对于静脉炎、静脉屈张、下肢水肿和痔疮等都具有疗效。
而赫曼陆龟在春季常吃的加拿大蓬(Coryza canadensis),
在德国也被人当成了药草,
用来驱虫、利尿和预防痛风。
此外,
琉璃繁缕(Anagallis arvensis)和某种不知名的罂粟科植物(Papaveraceae),
虽都被认为是有毒的植物,
也都在赫曼陆龟的粪便当中发现。
意大利的学者推测,
陆龟吃下这些有毒的植物可能和自我驱虫有关。

意大利的学者们最后做出了五点结论:
1. 本次研究范围内的赫曼陆龟完全是草食性的;
2. 赫曼陆龟在春天时吃叶子的分量比花朵或果实还要多;
3. 不同性别对于食材的选择并无明显的差异;
4. 春天的食材组成和秋天有着相当的差异;
5. 赫曼陆龟大抵是个通吃者(Generalist)。

针对意大利研究人员的第一点结论,
我们实在有必要进行谨慎的探讨。
首先是本研究的粪便采样方式,
作者为了避免伪重复,
只采集了赫曼陆龟的第一次解便。
我并非生态专家,
不太清楚伪重复在本次研究的意义如何?
但单就粪便的内容物成分和比例而言,
如果未能进行完整的采集,
恐怕只会落得搜集不够详尽的口实。
何况本实验总共只采集到了 71 个粪便样本,
相较于阿尔及利亚东北部希腊陆龟的食物选择之研究,
粪便的样本数量却高达数千笔,
况且研究学者并不去做主观的排除筛选。
这两个研究资料来源的客观度如何,
其实已经非常清楚了。

被人抓起的陆龟所解的第一次大便,就能代表此陆龟所有吃进去的食物成分比例吗?

另外令我感到很纳闷的是,
意大利的作者既然认定赫曼陆龟是完全草食性的乌龟,
却又在讨论的时候,
提到了三份赫曼陆龟会吃动物性物质的研究,
记录了赫曼陆龟会吃小型节肢动物和陆生腹足动物,
这不是自打嘴巴吗?
再说意大利的作者难道不清楚很多动物性的物质,
其实会被肠道充分吸收而难以在粪便中验出吗?
就像我们在地中海绿蠵龟在成长过程的食物改变一文中,
探讨了以侦测背甲鳞片同位素讯号的方式,
发现绿蠵龟虽然肠道内充满了植物性的食物,
但实际生长所需却是动物性物质。

然而最让我惊讶的是,
意大利的学者竟然又引述了一篇发表于 1979 年的研究,
记录着赫曼陆龟会吃死去的小鸟!
这~
原来~
搞了老半天,
我如今才发现自己真的很孤陋寡闻,
以为陆龟不太会去吃死去的小鸟,
还特别针对缅甸星龟吃小鸟的珍稀画面做了摄影纪录。
研究学者早在三十几年前就纪录了陆龟会吃死小鸟啦!

除此以外,
意大利的作者在探讨陆龟吃动物性物质时,
还发生了一个严重的错误!
文中也提到了辐射龟(Astrochelys radiata)是完全草食性动物,
而且引用的文献正是美国学者 Leuteritz 在 2003 年所发表的论文,
也就是我们在野生辐射龟的食材研究一文所探讨的文章。
原作者明明写的是动物性物质占了辐射龟食物的 11%,
怎么意大利的作者就完全没看见这句子?
还就此认定辐射龟是完全草食性动物?
就连法国 Chelonii 杂志的 2010 年八月号特辑“辐射龟~一颗严重受到威胁的星星”,
也很清楚地引述此研究认为辐射龟的动物性食物占了 11%!

早在三十几年前就有学者纪录陆龟会吃死小鸟了,搞了老半天原来是我少见多怪了。

无论如何,
意大利的赫曼陆龟食材研究,
提供了陆龟爱好者许多宝贵的讯息,
特别是针对植物性食材方面,
本研究又纪录了几种被人类认为有毒害,
但陆龟会主动摄取的植物种类。
我们在评论“有毒植物?有益植物?”一书的文章中曾提及:
植物有毒与否不可任意套用至所有的动物!
英国的兽医师在苏卡达象龟喂食马醉木叶片后的中毒救治一文中也有所提及,
许多对哺乳动物有毒害的植物,
未必会对爬虫动物具有相同的作用。
而我们在坦桑尼亚北部豹龟的食材研究阿尔及利亚东北部希腊陆龟的食物选择两篇文章中,
也提到了陆龟吃下了对哺乳动物有毒的植物,
而且还占了相当的比例。

此外意大利的研究还发现,
豆科植物占了赫曼陆龟食物相当大的比例,
而豆科植物被认为是蛋白质含量较高的植物种类。
虽然禾本科植物的高纤维低蛋白植物也占了赫曼陆龟 24% 至 32.2% 的比例,
而且所吃的禾本科植物主要是细野燕麦(Avena barbata),
这显然和许多陆龟饲主一昧强调高纤低蛋白食材有着很大的差距。
陆龟饲主们实在有必要重新思考陆龟的食材供应,
不再去一昧地追求高纤低蛋白的食材,
如果偶而给陆龟吃点看似有毒的野菜,
或许反而还能获益更多喔。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