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4月25日

北京天佑工作室

不亂於心,不困於情,不畏將來,不念過往。

坦桑尼亚北部豹龟的食物研究

1 min read

ab179772

很多陆龟饲主对于宠物食物的供应,
总是战战兢兢的,
深怕一个不小心就伤害到了心爱的陆龟,
除了动物性的食物一律避免以外,
许多可能的有毒植物也都不敢给陆龟闻一下。
让人感到好奇的是,
野生陆龟是怎么过活的,
人类对于陆龟食物的控管,
是否有过犹不及的情形呢。
多多参考野外陆龟食物的研究,
应该可以提供我们一些参考和思考的依据。
这一次要探讨的陆龟食物研究文献,
是坦桑尼亚学者Kabigumila 发表于2001 年的一篇研究。
这位作者发表了好几篇有关非洲豹龟的论文,
此篇可说是系列研究的其中一篇。
研究的目的主要分成了两个部分,
一者是要了解坦桑尼亚北部靠近赤道地区的豹龟分布密度,
其次是要顺便了解豹龟在被人发现当时正在吃什么东西。
对于陆龟饲主而言,
豹龟的分布现况比较不吸引人,
但对于野生豹龟所吃的食物,
可就有很大的兴趣了。

坦桑尼亚(位于南半球)这篇研究的时间,
是从1993 年十月进行到1996 年的六月,
针对北部靠近赤道的几个国家公园进行调查。
此处的气候属于半干燥气候区,
短暂降雨的月份是十一月和十二月,
长期降雨的月份则是三月至五月,
其他的月份则是相当干燥的季节。
由于本研究的主要目的是调查豹龟的发现频率,
因此调查人员只在雨季出动搜寻豹龟的踪迹,
因为此时是豹龟每年最活跃的月份。
此外调查豹龟数量的时间也是在上午八点至中午十二点之间,
因为此时段是豹龟每日最活跃的时间。

圆叶粉藤是坦桑尼亚北部豹龟最喜欢吃的食物,占了23.5%。
7f8ea508

调查人员在搜寻豹龟的同时,
也顺便记录下豹龟被发现当时,
正在吃什么东西。
这对陆龟饲主来说可就很重要了。
由于此研究的主要目的是放在豹龟数量的计算,
对于豹龟的进食调查严谨度可能就要打折扣了。
豹龟在旱季时也要进食,
但本研究并未详加调查;
豹龟每天的进食时间未必仅止于上午,
但本研究并未调查下午黄昏时的进食。
况且调查人员只是记录了豹龟被发现当时正在吃的食物,
并非进行粪便的研究分析,
对于详细的吃入食物份量也就无法得知。
简单的说,
坦桑尼亚的这篇豹龟食物食物研究,
并无法很真实的反映出实际上吃进肚内的食物比例。

无论如何,
此研究还是提供了一些记载可供我们参考和思考。
根据坦桑尼亚的调查发现,
在研究期间总共发现了124 例正在进食的豹龟,
其中有97.8% 的豹龟正在吃的是植物,
另有2.2% 的豹龟被发现时正在吃骨头或遗骸,
也就是说属于动物性的食材。
这个数据虽然可能不太够可靠,
就像在野生辐射龟的食材研究一文中,
我们也提到了各种食材的实际比例必须做进一步的严谨研究。
但至少从研究可知豹龟并非完全素食者。
其实南非的豹龟研究也记录了豹龟并非完全素食者。

令人比较感兴趣的是豹龟所吃入的植物分析。
坦桑尼亚的学者发现,
双子叶植物占了豹龟所吃的食物的74.5%,
单子叶植物则占了所有食物的23.3%。
其中多肉植物又占了所有食物的51%,
可说是豹龟最爱吃的食物了。
豆科植物则占了13.5%。
如果再以各种植物来细分,
那么圆叶粉藤(或称圆叶葡萄)(Cissus rotundifolia)这种多肉植物,
可说是豹龟最常吃的植物占了23.5%;
其次是某种属于豆科植物的木兰(Indigofera schimperi)占8.8%;
然后是某种爵床(Justicia anselliana)和刺蒺藜(Tribulus terrestris)各占了4.4%,
而笋瓜(Cucurbita maxima)则占了3.7%。
豹龟最常被发现正在吃的单子叶植物是莎草科植物占16.8%,
其次是某种鸭拓草(Commelina africana)占了3.7%,
再来是龙爪茅(Dactyloctenium aegyptium)占了3.1%,
可谓是豹龟最常吃的单子叶植物。

就植物的分布数量来看,
然而黄背草(Themeda triandra)和某种虎尾草(Chloris pycnothrix)这两种植物虽然在原生地的分布极为广泛,
但只占了豹龟食物的2.2%。
也就是说豹龟基本上不太爱吃这些轻易就可吃得到的单子叶植物。
不过像圆叶葡萄、木兰、爵床、刺蒺藜和鸭拓草,
虽然在原生地的分布数量较为稀少,
可是豹龟会特别去挑选这些植物。
单刺团扇仙人掌(Opuntia vulgaris)是豹龟会去吃的仙人掌,
但只占本研究豹龟食物的0.7%,
属于最少吃的食材之一。
这似乎意味着,
豹龟宁可选择其他的多肉植物,
而不是单刺团扇仙人掌。
当然了,
如果换成了别的仙人掌,
或许豹龟会比较喜欢吃也说不定。

刺蒺藜虽然含有皂苷配基和肝脏毒素,且确定对哺乳动物有毒害性,但占了豹龟食物的4.4%。
a0f5ca49

最有趣的是,
坦桑尼亚的调查发现了,
野生豹龟吃下了多种被人类认定有毒的植物。
这些植物所含的有毒物质包括了花青苷、草酸、葫芦素、子叶毒素、皂苷配基和肝脏毒素。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刺蒺藜,
里面所含的毒素包括了皂苷配基和肝脏毒素,
此植物在东非据报告造成了绵羊的毒害,
而且也会造成牛和山羊的胃胀气;
在南非甚至发生过牲口头部水肿死亡的案例。
然而这种植物却占了豹龟食物的4.4%,
况且就比例而言并不是随意乱吃的。
发现陆龟会吃对哺乳动物有毒植物的研究,
其实这并不是唯一的一篇。
但我们要强调的观念是,
不可任意将哺乳动物的研究套用至陆龟身上!
正如在有毒植物?有益植物?一文中我们曾经提及,
植物有毒与否不可任意套用至所有的动物!
很值得注意的是,
单刺团扇仙人掌(Opuntia vulgaris)里面含有草酸也算是有毒的植物之一。

看过了坦桑尼亚的这一篇豹龟研究,
我们如果和豹龟的活动范围一文相对照,
不难发现不论是接近赤道的坦桑尼亚族群,
或者是位于四季分明南非的族群,
豹龟并不会把青牧草当作主要的食物或营养来源,
而是会去寻找数量较少的双子叶植物。
这可说也和沙漠陆龟喂食高纤维低蛋白野草的研究一文相互呼应,
陆龟是否真的那么偏爱高纤维低蛋白的植物,
是个很值得仔细思考的议题。

最后还是要强调的是,
由于此研究方法的缺陷或遗憾,
我们再度强调,
不可将这些比例数据直接认定成豹龟实际上吃进肚内的比例,
因为这需要更严谨的研究来求证。
不过我们依旧可以确定的是,
野生豹龟并非完全素食动物,
而对人类有毒的植物未必就不适合豹龟食用,
至少日后如果再看到豹龟吃下了动物腐尸或有毒植物,
陆龟饲主们就不要太大惊小怪了。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ICP 2021040747 -1 by 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