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4月24日

北京天佑工作室

不亂於心,不困於情,不畏將來,不念過往。

緬甸星龜吃小鳥的珍稀畫面 | 缅甸星龟

1 min read
最近由於家裡進行小裝修,
許多原本固定不動的東西都不得不挪動,
這包括了兩隻烏龜和五隻小鳥。
由於整修期間一團混亂的關係,
一時忘記幫小鳥們補充飲用水,
導致一隻飼養了兩年多的繡眼畫眉(Alcippe morrisonia)因此暴斃,
但由於屋中有待整修和清理的雜事很多,
就沒空去理會死去的小鳥。

在繡眼畫眉死了五日以後,
我才有空將陸龜和鳥籠回歸原位。
想當然耳,
此時的屍體已經日漸發生腐化並產生臭味了。
我整理好陸龜和小鳥的花園陽台後,
取出籠子內的鳥屍,
原本想埋在花槽內當成有機肥料的,
突然想起了德國 Marginata 雜誌 2011 年六月號的輻射龜(Astrochelys radiata)系列文章。
那一期的輻射龜食物單元中,
詳細引述了美國學者 Leuteritz 在 2003 年所發表的研究,
正如同我們在野生輻射龜的食材研究一文中所提到的,
動物性相關的物質佔了輻射龜食物的 11%。

德國 2011 年六月號的 Martinata 雜誌內,刊出了一幅輻射龜(Astrochelys radiata)吃小鳥屍體的驚人照片。

作者指出,
輻射龜所吃到的動物性食物,
都不是新鮮的,
而是乾燥或腐化過後的。
但很令我感到吃驚的是,
德國的作者拍攝了一張輻射龜吃小鳥的照片,
並且表示這是很罕見的畫面。

陸龜吃肉並不稀奇,
能吃到小鳥的確很難得遇見。
那麼緬甸星龜(Geochelone platynota)呢?
緬甸星龜是不是也會吃小鳥腐屍?
這是個很值得一探究竟的議題。
如今由於我的疏忽不慎,
致使一隻小鳥暴斃死亡,
何不利用機會觀察陸龜會有何反應呢?

小緬甸星龜(Geochelone platynota)無視一旁鮮嫩青菜的存在,只在一旁大啖小鳥。

4568647_orig

為了慎重起見,
我先在食盤上擺放了新鮮的半結球萵苣(Lactuca sativa)(就是台灣俗稱的「大陸妹」), 
這是陸龜相當喜歡的食物之一。
然後在石磐旁不遠的位置,
我擺上了開始腐敗的鳥屍。
由於適值下午接近五點鐘,
大龜早已先吃得飽飽躲回龜窩內休息去了。
而黃昏時刻乃是細紋型緬甸星龜的活躍時段,
就像我們在漫談緬甸星龜的背甲紋路一文中所描述的一樣。
此時小緬甸星龜可以在不受大龜的干擾下,
表現出比較客觀的進食行為。

我把陽台的地面先以水灑濕,
就像在超愛吃蚯蚓的小緬甸星龜一文中所描述的,
為的是要引起小緬甸星龜活潑的搜尋行為。
其實距離上個月拍攝到小緬甸星龜吃蚯蚓的畫面後,
我又撞見過一兩次緬甸星龜吃小蚯蚓,
但已引不起我拍照記錄的興致了。
無論如何,
小緬甸星龜在潮濕的地面上會表現出活潑的尋覓行為,
至少在我的烏龜身上是極為明確的。

正在咬斷小鳥脖子的小緬甸星龜,一旁的半結球萵苣(Lactuca sativa)則完整無缺。這樣的行為到底是本能?還是先前被訓練過?

2785694_orig

小緬甸星龜見到了小鳥以後,
果然完全無視一旁鮮嫩青菜的存在,
直接大口咬住小鳥,
並且以狼吞虎嚥的模樣撕咬著鳥屍。
這一次,
除了原本就打算的拍照以外,
我索性以高清畫質進行了錄影。
畢竟,
想要拍攝到陸龜吃小鳥的影像,
是個可遇而不可求的機會。
至少我可沒興趣損失自己的心愛小鳥來餵陸龜吃!

而這一次的觀察,
可讓我見識到了小緬甸星龜大啖肉食的粗曠模樣。
先前見到牠吃蚯蚓都還算是斯文,
至少吸食的模樣不會太粗暴。
這一次可就不一樣了。
在面對小鳥屍體時,
小緬甸星龜使盡了嘴巴的最大力氣,
一口又一口的把肉塊撕裂吞下。
這真的不是很可愛的畫面!
但我最想問的是:
這隻小緬甸星龜曾被人訓練過吃肉嗎?
或者吃肉本來就是緬甸星龜的本能?

緬甸星龜吃了將近一半的小鳥,繞道了石盤的另一側,這才開始吃起了新鮮的葉菜,但吃菜的份量顯然不如吃肉。

7816658_orig

不過這一次小緬甸星龜並沒把整隻小鳥吃完,
只從頭部開始吃了將近一半,
小鳥的下半身和兩隻腳則還留著。
我不清楚這是食用部位的偏好問題,
或者只是單純吃飽了。
但是令我感到意外的是,
小緬甸星龜離開鳥屍以後,
繞著半結球萵苣走了半圈,
然後又開始吃起了鮮嫩的青菜。
雖然吃葉菜的份量比起吃肉少很多,
但至少稍稍讓我感到放心,
因為我很怕小緬甸星龜就此養成專挑肉食的壞習慣。

其實陸龜吃肉本來就不用太過大驚小怪,
至少德國和美國的文獻,
都明確記錄這印度星龜(Geochelone elegans)會吃動物性物質。
而根據台灣最大的烏龜養殖戶經驗,
緬甸星龜的嗜肉性甚至比印度星龜更高。
何況我去探訪老友時,
也曾被他所飼養的緬甸星龜追獵甚至咬到鞋子。
如果再加上我自己記錄到緬甸星龜吃蚯蚓和小鳥,
那麼緬甸星龜的肉食天性,
可說是件難以否定的事實了。

先前我在老友處被緬甸星龜的成龜追獵,這和一些文獻紀載幼龜才比較喜歡吃肉的行為不太一樣。這是特例嗎?

308489084

或許某些陸龜吃肉是個不爭的事實,
但至今還沒有專家學者會以常態來看待陸龜吃肉,
因為對於陸龜的肉食現象,
還有太多等待研究釐清的謎團。
但這並不意味著,
我們就可以用「禁肉」的方式來逃避事實,
甚至剝奪陸龜原本對於營養攝取的需求。
或許正如我們在阿爾及利亞東北部希臘陸龜的食物選擇一文中所探討的,
幼龜為了成長的需求而吃下了比成龜更多的動物性物質,
並隨著體型的生長而日漸偏重高纖低蛋白的野草。
至少,
我家的大龜就沒被我見過吃肉,
而且今年還被我觀察到兩次,
大龜竟然願意吃下單子葉的青牧草,
這是過去四年來從來沒有過的現象!
況且,
雖然文獻都說輻射龜會吃肉,
但我至今就還沒觀察到這樣的行為。

無論如何,
以緬甸星龜原產地的氣候來看,
不論是死亡的小鳥或活生生的蚯蚓,
應當都不是罕見的動物,
也就是緬甸星龜是有機會遭遇到這些動物性物質的。
很遺憾的是人類現在已無法從緬甸星龜的原產地,
進行積極詳盡的觀察和紀錄了,
我們也僅能從現有的一些相關線索,
來探討這隻超珍稀的陸龜。
而縱使緬甸星龜是隻愛吃肉的陸龜,
也不會改變他可愛模樣的。

難得一見的緬甸星龜(Geochelone platynota)吃小鳥珍貴影片: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ICP 2021040747 -1 by 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