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2月25日

北京天佑工作室

不亂於心,不困於情,不畏將來,不念過往。

辐射龟~一颗严重受到威胁的星星

1 min read
441418413_orig-2

好久没买陆龟的新书了,
岁末年初又到了添购新书的季节。
虽然这些日子以来都以研究文献为养龟的知识来源,
但国外的新出版物其实也提供了很多宝贵的资料。
在这次的陆龟图书选购之时,
无意中发现了一本令我感到很惊喜的新书,
严格说起来应该是一本杂志。
这是法国Chelonii 杂志的2010 年八月号特辑,
标题是「辐射龟~一颗严重受到威胁的星星(Astrochelys radiata , a very threatened “star”)」。
虽然我搜集了不少和辐射龟有关的书籍和研究,
不过来自法国的资料可说少之又少,
可是马达加斯加从前是法国的殖民地,
照道理说法国对于马达加斯加的研究应该不少,
不论是风土民情或自然生态方面的资料。
能够看到来自法国的第一手最新资料,
对于一个马岛龟爱好者而言,
岂能不兴奋吗?
法国的Chelonii 杂志是一本以法语世界乌龟为主轴的科学刊物,
马达加斯加曾经是法国的殖民地之一,
所以会出版辐射龟的专辑是很令人期待的。
「辐射龟~一颗严重受到威胁的星星」特辑,
是由法国的知名乌龟专家Bernard Devaux 所编写的,
这位作者有关乌龟的出版图书相当多,
虽然大都是以法文为主的,
但也有一些书籍发行了英文版和德文版。
本书的作者也在马达加斯加观察辐射龟达15 年的时间,
并积极投入原产地辐射龟的复育工作。
况且很幸运的,
这一期的辐射龟特辑是以英法对照的内文方式呈现,
对于不懂法语的陆龟爱好者而言是个莫大的福音。
这整本书的页数有160 页,
不过如果只发行单一语文的话,
应该只要一半的版面就够了,
也就是80 页的篇幅。
这80 页的内文至少就我手上完全专谈辐射龟资料而言,
已经算是最厚的一本书了!
虽然咽盾和肛弯入常用来区分公母,但根据原作者所观察的600 只辐射龟,公母从外观上其实并没有那么容易分辨。
880248100_orig-2

打开了这本辐射龟特辑,
果然是让我大开眼界,
作者在书中刊登了许多很珍贵的辐射龟研究手绘图稿,
以及许多至今和辐射龟有关的马达加斯加风土民情照片。
对于想了解辐射龟研究历史的爱好者而言,
是个不可多得的历史资料,
并且是直接来自殖民母国的记录。
令我感到很讶异的是,
马达加斯加的当地居民,
至今依旧会吃辐射龟当做营养来源,
这也就算了,
马达加斯加辐射龟的肝脏制品甚至还出口至日本!!
对于陆龟饲主所关注的议题而言,
本书也提供了许多难能可贵的参考资料。
我们就举几个有趣的主题来说说吧。
首先是最长寿的辐射龟问题。
一般文献最喜欢引用的资料,
是英国库克船长致赠给东加王国皇家的一只辐射龟,
这只辐射龟出生于1777 年,
因老化于1965 年5 月16 日自然死亡,
总共活了188 岁!
不过本书却对此数据提出了质疑,
认为资料并无法证实为同一只辐射龟。
法国作者认为比较可靠的,
是一只于1857 年底达澳洲的辐射龟,
这只辐射龟后来收养于动物园内,
在1994 年死亡时估计超过了150 岁。
这只辐射龟由于背甲上有伤烧后的疤痕,
因此可以清楚辨认而不会与其他个体混淆。
不论如何,
辐射龟据推估平均年龄介于80 至100 岁。
这对绝大部分的陆龟饲主而言也已经太够啦!
以辐射龟的分布范围来看,
我们在许多辐射龟的资料中,
大都见到的是二十世纪后期的分布范围,
本书则列出了1865 年当时的分布范围,
而且范围相当的大,
西北部至穆隆达瓦(Morondava),
东南部则至陶拉纳鲁(Tolanaro)。
就纬度的范围来看,
当时的辐射龟分布北界,
比现今的最北界还要往北超过了300 公里,
换个角度来看,
全台湾岛的纬度在150 年前都落入辐射龟的分布纬度,
差别就是一个在北半球另一个在南半球。
不过同纬度的岛屿未必有相同的气候,
这也是我们要特别留意的。
马达加斯加辐射龟在1865 年当时的分布范围,不论是北界或东界都比现今的范围大很多。
972538816_orig-2

辐射龟是否会冬眠,
向来也是个很令人好奇的问题,
本书想不到也对此议题有所论述。
根据作者的描述,
辐射龟在马达加斯加「原栖息地」并不会冬眠,
但在夏天时则会有类似夏眠的行为。
这我在其他的辐射龟研究中其实也有曾看过,
所以对辐射龟会夏眠的论点并不感到新鲜。
不过作者紧接着谈到了,
被人带离原栖息地饲养在马达加斯加中部高原区的辐射龟,
例如靠近首都的安齐拉贝(Antsirabe)在冬天有时候甚至会下雪,
此时辐射龟的确会进行几个星期的冬眠!
然而对辐射龟而言冬眠并不自然,
况且有害健康也会比较短命。
这可就好玩了,
从前的欧洲陆龟饲主由于无知,
让辐射龟与欧系陆龟一起进入冬眠,
发生了辐射龟生病甚至死亡的案例,
这也就算了。
反倒是马达加斯加当地的饲主,
或许就只是因为位于同一个岛屿,
误以为就不需要再特别注意环境的差异,
竟然能记录到辐射龟冬眠的行为。
不过很遗憾的是,
作者并未对当地的饲养环境和气候做更详尽的描述。
有關輻射龜的繁殖,
作者則主要引述了美國 Leuteritz 的研究,
這篇論文我們曾在野生輻射龜的繁殖和產卵研究一文中探討過。
此外本書中也提到了滯育(Diapause)的概念,
主要能讓仔龜避開乾季而在食物豐盛的季節出生。
但是有關輻射龜繁殖或孵化的描述,
我個人感覺德國的資料還是比較詳盡,
或許德國談的是完全人工環境下的繁殖,
而非野生輻射龜的繁殖觀察。
正在吃木槿花(Hibiscus syriacus)的輻射龜,貪吃的輻射龜從腐肉到乾草都能吃,很難令人相信會輻射龜因為缺少某種外來植物而跟著消失。
704733849-2

关于辐射龟的食物,
作者同样引述了美国Leuteritz 的研究,
也提到了金扇武仙人掌占了野生辐射龟食物的7.6%。
不过我们曾在野生辐射龟的食材研究中所提到了,
这样的比例或数据还有待更积极的研究查证。
法国的作者除了提到辐射龟会吃骨头、贝壳、大便或死亡动物的肉体之外,
还谈到了辐射龟也会吃活蜗牛,
并且极其喜爱(thoroughly enjoy)吃蠕虫。
让我出乎意料的是,
法国作者还写道辐射龟在路上遇见村庄周围的垃圾倾倒时,
有时候也会咽下剩肉。
野生陆龟吃肉并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新闻,
但辐射龟在垃圾堆里吃人类剩余的肉食,
这我可就是头一次得知这样的讯息了。
关于金扇武仙人掌,
本书还提到了一个小小的故事。
在1925 年时马达加斯加的金扇武仙人掌因为感染了胭脂虫(Dactylopius coccus )导致几乎消失,
当时甚至有学者担心也会导致辐射龟的消失。
或许辐射龟真的很爱吃也很适应金扇武仙人掌吧,
而且本书作者发现马达加斯斯加的辐射龟,
连仙人掌的刺一起吃下也不曾出现任何伤口或口腔炎(stomatitis)。
可是这种外来植物毕竟是近300 百年前因殖民主义的兴盛才引入马达加斯加的,
然而辐射龟老早就已经在马达加斯加生存了不知多少万年了,
实在很难令人相信一个原生动物会因缺少某种外来植物而绝种。
例如作者提到了和辐射龟生活在同一栖息地的蛛网龟(Pyxis),
在马达加斯加原栖地就完全不吃金扇武仙人掌。
以自己的经验来说吧,
我家的陆龟这些年来吃过仙人掌的总次数不到五次,
也同样发生过了交配和产卵的记录。
辐射龟在原产地数量庞大且被当地居民当成了肉龟,离开了马达加斯加岛之后却被人当成稀世珍宝般无微不至的嗬护,命运差异之大真是天壤之别。
731515575_orig-2

最让我感到震惊的数据,
要算是辐射龟的总数量了。
本书提到了美国学者Leuteritz 估计在1995 年时,
马达加斯加岛的辐射龟总数量可能约有2,500 万颗。
不过这位法国的作者并不认同这样的数据,
他认为2009 年在马达加斯加岛的辐射龟总数量,
应该不到十分之一,
也就是约250 万颗!
这…那…
就算只有二百五十万颗而已,
辐射龟也能算是濒危物种吗?
况且根据马达加斯加官方在2008 年一月的学术研讨会资料,
时下每年从野外估计都还有30,000 至45,000 颗辐射龟被人抓走。
难怪马达加斯加居民还在吃辐射龟,
也难怪市场上还很容易见到辐射龟。
本书作者也实际询问过当地辐射龟采集者,
当地的乌龟采集者表示:
辐射龟如果是卖给当地人食用的,
一颗的售价是5,000 马达加斯加法郎(约新台币71 元);
如果是卖给外国人的,
一颗的售价就会提高至15,000 马达加斯加法郎(约新台币212 元)。
当作者问到外国人要辐射龟做什么时,
采集者低着头回答道:
「我不想谈这个。
我只知道他们是从昏暗的海滩角落搭乘独木舟离开的。」
无论如何,
辐射龟的分布面积和数量大幅减少,
是个不争的事实!
总而言之,
对于马达加斯加辐射龟的爱好者而言,
「辐射龟~一颗严重受到威胁的星星」一书是本非常值得参考的资料。
不论是和辐射龟有关的研究历史、风土民情和保育现况,
都可以获得目前最完整和最新的讯息。
虽然本书的价格稍微偏高,
但绝对是个不会令人后悔的投资。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ICP 2021040747 -1 by 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