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2月25日

北京天佑工作室

不亂於心,不困於情,不畏將來,不念過往。

苏卡达象龟喂食马醉木叶片后的中毒救治

1 min read
c1e65165
很多陆龟在野外会随机或到处尝尝不同的食物,
一个不小心吃到有毒的食物,
也不令人感到意外。
但在大多数的情况下,
陆龟吃到有毒植物的分量并不高,
因此通常不会出现重大的病症。
但苏卡达象龟(盾臂龟)(Geochelone sulcata)向来以贪吃出了名,
这么口不择食的动物,
发生食物中毒的机会,
可能就比其他陆龟高很多。苏格兰的兽医师 Pizzi 等人在 2005 年所发表的一篇案例报告,
很值得提出来给陆龟爱好者们警惕和深思。
这是只在英国繁殖出生的雄性苏卡达象龟,
就医当时的体重为 12.9 公斤而年龄为四岁,
在吃了约两杯(474 ml)马醉木(Pieris japonica)以后 24 小时,
出现了严重的腹痛、里急后重、阴茎垂露、发声、唾液过多和紧迫的症状,
而且病龟在吃了马醉木叶片后只出现排尿而无排便的情形。

马醉木(Pieris japonica)和杜鹃花属的植物都含有剧毒,不可以给陆龟吃或出现在豢养区内,尤其是以贪吃着称的苏卡达象龟。

1780783

英国的兽医师帮这只苏卡达象龟拍摄了 X 光片,
发现胃部充满了植物性物质和严重的胀气。
接着在插管麻醉下,
苏卡达象龟接受了胃镜的检查。
在胃镜检查下发现,
这只病龟完全丧失了胃能动性,
胃表的发生了多处的溃疡和血管充血的情形,
胃内则充满了大量尚未消化的叶片。
由于兽医师无法将胃内的残馀叶片取出,
兽医师于是透过胃管投药,
以止泻剂、抗生素、肠胃药、阿托品、麻醉止痛剂等等来治疗病龟。
在投药后的第二天,
病龟就不再有腹痛的情形,
但仍旧出现紧迫和厌食的症状。
在吃下马醉木叶片第五天后的 X 光片发现,
病龟的胃部尺寸缩小了,
而且可看出胃部的内容物往肠道移动。
英国的兽医师再度帮这只苏卡达象龟进行麻醉,
并且以内视镜检查肠胃道,
发现原本的溃疡处已经痊愈,
而且不再有发炎的现象。
到了第十天的时候,
苏卡达象龟恢复正常的进食,
而且已经痊愈。不过让人感到可惜的是,
英国的兽医师并没有提到病龟的抽血资料,
例如肝肾功能是否因为中毒而受损。
况且胃内残馀的马醉木叶片,
在进入肠道以后的后续变化也未提及,
也就是说是否被细菌的发酵作用所分解?
或者以未消化的的残叶直接就排出体外?
而后续排便的型态又是如何?
这些对于陆龟消化生理感兴趣的人士而言,
其实都是很珍贵的参考资料。

辐射龟(Astrochelys radiata)遇到了有毒的植物如牵牛花和海芋,只闻了一下便离开了,绝不张口去咬一口,是因为辐射龟比较聪明吗?或者是一般有毒植物有特殊的气味令辐射龟退避三舍?

P1090586
无论如何,
英国的兽医师呼吁,
由于苏卡达象龟体型很大,
户外饲养区的植栽选择,
也要避免种植高大的有毒植物,
特别是陆龟原产地并不存在的有毒植物。
作者还特别的强调,
杜鹃花属(Rhododendron)的植物几乎都和马醉木一样,
具有相同的毒性物质成分,
可能造成类似的中毒症状,
都应避免种植在陆龟饲养区内。
杜鹃花属的花和叶内,
主要含有一种称为木藜芦毒素(grayanotoxin)的毒素。
哺乳动物在吃下以后,
主要会发生呕吐、腹痛、磨牙、颤抖、摇晃欲倒、侧躺和划行等症状,
严重者甚至会导致死亡。
美国的学者也曾报告过沙漠陆龟(Gopherus agasssizii)误食杜鹃花后发生中毒。
杜鹃花属的植物不论是对哺乳动物和爬虫动物,
都具有毒害的作用。苏卡达象龟(Geochelone sulcata)为何会吃下如此大量的有毒植物?是因为味觉和嗅觉不如其他乌龟?还是因为已经饿疯了所以饥不择食?还是因为马醉木的气味和口味不像一般的有毒植物,无法让乌龟提高警觉?

ae55b542
对于救治陆龟中毒症状感兴趣的兽医师而言,
英国的这篇简短报告提供了很宝贵的案例参考,
包括投药剂量的数据和病情发展因应对策。
对于陆龟爱好者而言,
这个案例蕴含了很有趣值得探讨的议题。
毕竟从兽医师而言,
重点在于如何解决当下的健康问题;
但对于陆龟爱好者而言,
如何防范未然更才是重点。
陆龟与有毒植物向来是陆龟饲主很关注的议题,
我们在评论“有毒植物?有益植物?”一书的文章中曾提及:
植物有毒与否不可任意套用至所有的动物!
英国的兽医师在本文中也有所提及,
许多对哺乳动物有毒害的植物,
未必会对爬虫动物具有相同的作用。
而我们在坦桑尼亚北部豹龟的食材研究阿尔及利亚东北部希腊陆龟的食物选择两篇文章中,
也提到了陆龟吃下了对哺乳动物有毒的植物,
而且还占了相当的比例。
在“有毒植物?有益植物?”一书的标示当中,
杜鹃花属的植物不论对啮齿动物、爬虫动物、哺乳动物和鸟类,
都具有很强的毒性。
因此杜鹃花不论是当作食材或豢养区的布置,
是所有宠物爱好者都应当避免使用的植物,
可说是没有人会反对的观点。我自己观察缅甸星龟(Geochelone platynota)幼龟(8.5 公分)咬过一口单子叶青牧草以后,就从此不再张口吃这类植物了。也就是说对食物的选择性其实相当的高。

0b2c04a8
在英国的这篇案例报告中,
有一点令我感到相当的好奇就是,
这只苏卡达象龟为何一次会吃下了那么多的马醉木叶片?
饲主很可能因为对植物不认识或无知,
给了约两杯分量(474 ml)的马醉木叶片,
这对大部分的陆龟而言是相当丰盛的食物分量了。
然而这只苏卡达象龟到底是因饿坏了才饥不择食?
或者苏卡达象龟只要能入口的东西通通都不放过?
或者马醉木叶片不像许多有毒植物具有不同或怪异的味道,
会令陆龟浅尝一两口后便兴趣缺缺的离去?
根据我自己对辐射龟(Astrochelys radiata)和缅甸星龟(Geochelone platynota)的饲养观察,
这两种陆龟对许多植物浅尝一口后便从此不再有兴趣,
有些有毒的植物甚至只闻了一下连口都不张开。
例如辐射龟从来不张口咬单子叶的青牧草,
而小缅甸星龟在试咬过一口单子叶的青牧草以后,
也从此兴趣缺缺不再碰触,
这都还不是有毒的植物。
在例如我曾故意以含有剧毒的牵牛花的花和叶做试验,
辐射龟只闻了一下就毫无兴趣的离去了。
当然了,
我们绝不可把辐射龟和缅甸星龟对食物的主观选择态度,
套用至其他陆龟的身上。“乌龟:是宠物也是病患”一书的作者认为,真正能对乌龟造成毒害的植物种类并不多,不过也提醒饲主们一些具有毒性但尚未有陆龟中毒报告的植物。

20091125203242089
从文献上的纪载来看,
曾被报告对陆龟造成中毒的植物除了杜鹃花属(Rhododendron)以外,
还有毒菌菇、毛莨科植物(Rannunculacae)、水仙(Narcissus sp.)、毛地黄(Digitalis sp.)、紫杉(Taxus sp.)、铃兰草(Convallaria)和夹竹桃(Nerium oleander)。
在“乌龟:是宠物也是病患”一书中,
作者 Petra Kölle 女士也谈到对乌龟有毒害的植物并不多,
除了上述的植物之外,
还提到了槲树(Quercus)、金钟柏(Thuja)、百合科植物(Liliaceae)和月桂树(Daphne sp.)等植物,
也都对乌龟具有毒性。
既然这些植物都是的确造成中毒的案例报告,
那么饲主们当然要尽全力避免这些植物出现在陆龟的周遭了。德国的女兽医师 Petra Kölle 在书中还列举了二十几种的植物,
是乌龟户外养区或饲养箱内经常使用的植物,
这些植物至今未被报告对乌龟造成了毒害,
不过饲主们还是要小心谨慎,
例如圣诞红、海芋、常春藤、鸢尾、水蜡树、东青……等等。
但作者未说明且我们不清楚的是,
这些植物到底是乌龟吃了一两口也没造成不良影响呢?
或者乌龟基于本能连张口咬一口都不愿意?
若由我自己观察辐射龟和缅甸星龟看来,
应该还不用太担心这些有毒植物;
但由英国的这篇陆龟中毒救治报告看来,
至少贪吃成性的苏卡达象龟,
最好要避免使用这些有毒的植物。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ICP 2021040747 -1 by 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