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点珍龟的天然饮食 | 斑点珍龟

2023-03-19 314 0

4414720_orig

大部分的陆龟爱好者在被问及陆龟饮食忌讳时,
几乎都不会忘了其中一条禁忌,
即草酸(oxalic acid)含量高的食物不可喂食,
以免导致尿路结石的问题。
于是乎陆龟爱好者们可说闻草酸而色变,
有些人甚至连食材内的些许草酸含量,
都会感到忧心忡忡的。
虽然目前欧美对于陆龟尿路结石的看法,
主要认为和「长期缺水」有关,
可惜这种观点未必能被华语圈的陆龟爱好者们所接受。
那麽陆龟到底可不可以吃草酸含量高的食物呢?
或许本次要探讨的研究,
可以提供我们一些参考依据。
我们这次要探讨的研究,
是南非学者 Loehr 在 2006 年所发表的论文,
这是针对斑点珍龟(Homopus signatus signatus)所进行的天然饮食调查,
这位南非学者可说是斑点珍龟的专家,
我们曾经探讨过的雨量对斑点珍龟成长和萎缩的重要性一文,
也是他的心血作品之一。
这一篇研究的重点,
其实是在比较陆龟实际进食和粪便检验之间的差异。
我们在先前的文献探讨中多次提到过,
目前乌龟饮食的研究方法目前有三,
第一种是直接观察陆龟吃下了些甚麽东西,
例如我们先前探讨过的野生辐射龟的食材研究坦桑尼亚北部豹龟的食物研究两篇文章,
都只能证实陆龟曾经吃下了哪些东西,
可是无法真正的确认所吃食物的比例,
也无法肯定陆龟真的就没过吃其他的食物。斑点珍龟(Homopus signatus signatus)是世界最小的陆龟,从进食和粪便的研究都发现,酢酱草属的植物占了很高的比例。

2390614_orig

第二种是检验陆龟的粪便残馀物质,
例如先前探讨过的阿尔及利亚东北部希腊陆龟的食物选择意大利中部赫曼陆龟食物的季节性变化两篇文章。
不过粪便研究的缺点还是有的,
有些容易消化吸收的食材,
例如动物性食物或纤维质含量低的植物部份,
在粪便中出现的比例可能就会被人低估了。
此外有些食物在经过消化道后遭到严重的破坏,
也未必能由粪便的检体便认得出。
第三种就是我们在地中海绿蠵龟在成长过程的食物改变一文中所谈到的,
透过侦测背甲鳞片同位素侦测的方式,
以了解乌龟在较长一段时间内的成长过程中,
动物性和食物性食物所佔的比例,
而非只检验某个时间点的肠道内容物或粪便。
不过这种研究方法的主要缺憾,
恐怕就很难去细查各种食物的种类和所占比例。
每一种研究都有其优缺点,
也都能彼此的互补。
我们一直期盼能有同时观察陆龟实际进食和粪便检验的对照研究呈现,
如今南非学者 Loehr 算是提供了我们一份参考。
不过很遗憾的是,
作者并非两项实验同时进行,
而是有时间上的差距。
这位学者先在 2000 年的八月和九月研究了斑点珍龟的粪便,
发现出其中的 50-60% 的食物种类。
于是他又在 2001 年至 2004 年的九月至十月间,
针对斑点珍龟的实际进食做纪录,
藉以了解野生斑点珍龟到底吃了哪些植物。斑点珍龟在南非原产地春天时百花盛开的样子,五月至八月是冬季,也是降雨最多的季节。

8274598_orig

研究的成果发现,
斑点珍龟实际吃下的食物和拉出来的粪便,
并不完全一致。
简单的说,
粪便内出现了一些实际观察时并未吃下的植物,
而实际观察吃下的植物也未必会出现在粪便中。
这样的结果也并不令人感到意外。
但是眼尖的陆龟爱好者立刻会提出质问:
这两个实验的时间点和陆龟个体完全不同,
怎麽可以拿来做比较?
没错!
的确不可随意套用这样的比较资料,
严格说起来这样的比较是毫无意义的。
话虽如此,
这篇看似无意义的陆龟进食与粪便物质比较,
意外的提供了我们一个很重要的讯息,
这也是原作者在论文中并未进行探讨的,
那就是不论是观察斑点珍龟实际进食或粪便检体的化验,
酢酱草属(Oxalis spp.)都是斑点珍龟所吃下食物份量第一名的植物!
换句话说,
南非学者在不同的时间点针对不同的个体进行调查,
都发现酢酱草属的植物是斑点珍龟吃最多的食物!
这个发现可就非同小可了,
完全违背了许多陆龟爱好者的认知。
大家听到酢酱草内的草酸就避之唯恐不及了,
怎麽这种植物会是世界最小陆龟的最重要食材呢?德国陆龟专家 Wolfgang Wegehaupt 在<<赫曼陆龟合乎自然的饲养与繁殖>>一书中,也提到了在赫曼陆龟原产地有许多草酸含量很高的植物,况且陆龟不论在野外或人工饲养下,都很爱吃高草酸植物。

191194452

我们其实也不用太大惊小怪的,
因为在德国陆龟专家 Wolfgang Wegehaupt 所着述的<<赫曼陆龟合乎自然的饲养与繁殖>>一书中,
也提到了在赫曼陆龟(Testudo hermanni)原产地有许多草酸含量很高的植物,
在盛夏时甚至也是唯一可吃的食物,
况且乌龟不论在野外或人工豢养下,
也很喜欢吃这些高草酸的植物。
根据作者的猜测,
其他的食物中的钙质含量相当的高,
这些植物所供应的过多钙质,
会因高草酸食物对代谢干扰,
而再度达到平衡。
换句话说,
高草酸食物其实可能防止了乌龟吸收过高的钙质。
如果我们回顾食物含钙量对豹龟的影响一文,
便会发现食物的钙质含量过高反而对豹龟幼体的生长有不良的影响,
恰当的比例才是应该重视的,
而非一昧地追求高钙饮食。
不但如此,
不同钙质含量对赫曼陆龟吸收钙镁磷的影响一文中,
瑞士的学者 Liesegang 等人也提出了警告:
钙质的补充是个非常重要的营养观点,
但必须严格的控制,
否则将导致陆龟膀胱结石的危险性。
谨慎的作法是,
喂食陆龟较低浓度但恰当的饮食钙质,
因为较高浓度的钙质将导致动物体内的病理性堆积。
我们很纳闷的是,
野生陆龟是否那麽聪明,
知道要如何自己控制所谓的钙磷比例?我曾陆龟喂食过一顿丰盛的酢酱草大餐,而且超爱吃的,显然没因此出现任何的病症。陆龟饲主有必要继续闻草酸而色变吗?

852559828

很多陆龟饲主看到了草酸会和钙质结合,
就先入为主的认定高草酸食材必然对陆龟有害。
然而随着陆龟研究的陆续出炉,
我们发现野生陆龟本来就会吃高草酸的植物,
至少对于世界最小的陆龟而言,
酢酱草属的植物就佔了进食和粪便成分中的第一名。
因此我们实在没有必要继续将高草酸植物污名化,
去忽略了这些植物所带来的其他价值,
不论是其他营养成分或防止陆龟吸收过高的钙质。
当然了,
如果能够从其他食物获得均衡的营养,
我们也可忽略高草酸的食物。我们探讨此文的目的,
并非要鼓励贸然给陆龟吃大量的高草酸植物,
至少就现有的知识理解来看,
如果打算给陆龟吃高草酸的植物,
最好能搭配充足的水分和丰富的钙质。
水分能预防尿路结石的发生,
其优点自然不在话下;
而钙质在肠道和草酸结合,
两者都无法吸收而被排出,
反而减轻这钙质和草酸这两种物质过度摄取的担忧。
至少我自己曾给陆龟吃过一顿酢酱草大餐,
显然也没发生任何后遗症。

翻译:北京天佑 16KM.NET
编辑:北京天佑 reptilezoo.cn
日期:2024年3月16日

©2008 北京天佑爬虫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

相关文章

NUANCE树蛙粮使用说明
世界所有龟类图集
如何选灯(1):影响 UVI 的设计因素;UVB 测试卡的普遍问题
欧系陆龟在自然环境的生活方式(上):大地回春
欧系陆龟在自然环境的生活方式(下):酷暑与冬眠
苏卡达象龟幼体只用加热垫不用烤灯的实验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