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2月23日

北京天佑工作室

不亂於心,不困於情,不畏將來,不念過往。

斑點珍龜的天然飲食 | 斑点珍龟

1 min read
大部分的陸龜愛好者在被問及陸龜飲食忌諱時,
幾乎都不會忘了其中一條禁忌,
即草酸(oxalic acid)含量高的食物不可餵食,
以免導致尿路結石的問題。
於是乎陸龜愛好者們可說聞草酸而色變,
有些人甚至連食材內的些許草酸含量,
都會感到憂心忡忡的。
雖然目前歐美對於陸龜尿路結石的看法,
主要認為和「長期缺水」有關,
可惜這種觀點未必能被華語圈的陸龜愛好者們所接受。
那麼陸龜到底可不可以吃草酸含量高的食物呢?
或許本次要探討的研究,
可以提供我們一些參考依據。
我們這次要探討的研究,
是南非學者 Loehr 在 2006 年所發表的論文,
這是針對斑點珍龜(Homopus signatus signatus)所進行的天然飲食調查,
這位南非學者可說是斑點珍龜的專家,
我們曾經探討過的雨量對斑點珍龜成長和萎縮的重要性一文,
也是他的心血作品之一。
這一篇研究的重點,
其實是在比較陸龜實際進食和糞便檢驗之間的差異。
我們在先前的文獻探討中多次提到過,
目前烏龜飲食的研究方法目前有三,
第一種是直接觀察陸龜吃下了些甚麼東西,
例如我們先前探討過的野生輻射龜的食材研究坦桑尼亞北部豹龜的食物研究兩篇文章,
都只能證實陸龜曾經吃下了哪些東西,
可是無法真正的確認所吃食物的比例,
也無法肯定陸龜真的就沒過吃其他的食物。斑點珍龜(Homopus signatus signatus)是世界最小的陸龜,從進食和糞便的研究都發現,酢醬草屬的植物占了很高的比例。
第二種是檢驗陸龜的糞便殘餘物質,
例如先前探討過的阿爾及利亞東北部希臘陸龜的食物選擇義大利中部赫曼陸龜食物的季節性變化兩篇文章。
不過糞便研究的缺點還是有的,
有些容易消化吸收的食材,
例如動物性食物或纖維質含量低的植物部份,
在糞便中出現的比例可能就會被人低估了。
此外有些食物在經過消化道後遭到嚴重的破壞,
也未必能由糞便的檢體便認得出。
第三種就是我們在地中海綠蠵龜在成長過程的食物改變一文中所談到的,
透過偵測背甲鱗片同位素偵測的方式,
以了解烏龜在較長一段時間內的成長過程中,
動物性和食物性食物所佔的比例,
而非只檢驗某個時間點的腸道內容物或糞便。
不過這種研究方法的主要缺憾,
恐怕就很難去細查各種食物的種類和所占比例。
每一種研究都有其優缺點,
也都能彼此的互補。
我們一直期盼能有同時觀察陸龜實際進食和糞便檢驗的對照研究呈現,
如今南非學者 Loehr 算是提供了我們一份參考。
不過很遺憾的是,
作者並非兩項實驗同時進行,
而是有時間上的差距。
這位學者先在 2000 年的八月和九月研究了斑點珍龜的糞便,
發現出其中的 50-60% 的食物種類。
於是他又在 2001 年至 2004 年的九月至十月間,
針對斑點珍龜的實際進食做紀錄,
藉以了解野生斑點珍龜到底吃了哪些植物。斑點珍龜在南非原產地春天時百花盛開的樣子,五月至八月是冬季,也是降雨最多的季節。
研究的成果發現,
斑點珍龜實際吃下的食物和拉出來的糞便,
並不完全一致。
簡單的說,
糞便內出現了一些實際觀察時並未吃下的植物,
而實際觀察吃下的植物也未必會出現在糞便中。
這樣的結果也並不令人感到意外。
但是眼尖的陸龜愛好者立刻會提出質問:
這兩個實驗的時間點和陸龜個體完全不同,
怎麼可以拿來做比較?
沒錯!
的確不可隨意套用這樣的比較資料,
嚴格說起來這樣的比較是毫無意義的。
話雖如此,
這篇看似無意義的陸龜進食與糞便物質比較,
意外的提供了我們一個很重要的訊息,
這也是原作者在論文中並未進行探討的,
那就是不論是觀察斑點珍龜實際進食或糞便檢體的化驗,
酢醬草屬(Oxalis spp.)都是斑點珍龜所吃下食物份量第一名的植物!
換句話說,
南非學者在不同的時間點針對不同的個體進行調查,
都發現酢醬草屬的植物是斑點珍龜吃最多的食物!
這個發現可就非同小可了,
完全違背了許多陸龜愛好者的認知。
大家聽到酢醬草內的草酸就避之唯恐不及了,
怎麼這種植物會是世界最小陸龜的最重要食材呢?德國陸龜專家 Wolfgang Wegehaupt 在<<赫曼陸龜合乎自然的飼養與繁殖>>一書中,也提到了在赫曼陸龜原產地有許多草酸含量很高的植物,況且陸龜不論在野外或人工飼養下,都很愛吃高草酸植物。
我們其實也不用太大驚小怪的,
因為在德國陸龜專家 Wolfgang Wegehaupt 所著述的<<赫曼陸龜合乎自然的飼養與繁殖>>一書中,
也提到了在赫曼陸龜(Testudo hermanni)原產地有許多草酸含量很高的植物,
在盛夏時甚至也是唯一可吃的食物,
況且烏龜不論在野外或人工豢養下,
也很喜歡吃這些高草酸的植物。
根據作者的猜測,
其他的食物中的鈣質含量相當的高,
這些植物所供應的過多鈣質,
會因高草酸食物對代謝干擾,
而再度達到平衡。
換句話說,
高草酸食物其實可能防止了烏龜吸收過高的鈣質。
如果我們回顧食物含鈣量對豹龜的影響一文,
便會發現食物的鈣質含量過高反而對豹龜幼體的生長有不良的影響,
恰當的比例才是應該重視的,
而非一昧地追求高鈣飲食。
不但如此,
不同鈣質含量對赫曼陸龜吸收鈣鎂磷的影響一文中,
瑞士的學者 Liesegang 等人也提出了警告:
鈣質的補充是個非常重要的營養觀點,
但必須嚴格的控制,
否則將導致陸龜膀胱結石的危險性。
謹慎的作法是,
餵食陸龜較低濃度但恰當的飲食鈣質,
因為較高濃度的鈣質將導致動物體內的病理性堆積。
我們很納悶的是,
野生陸龜是否那麼聰明,
知道要如何自己控制所謂的鈣磷比例?我曾陸龜餵食過一頓豐盛的酢醬草大餐,而且超愛吃的,顯然沒因此出現任何的病症。陸龜飼主有必要繼續聞草酸而色變嗎?
很多陸龜飼主看到了草酸會和鈣質結合,
就先入為主的認定高草酸食材必然對陸龜有害。
然而隨著陸龜研究的陸續出爐,
我們發現野生陸龜本來就會吃高草酸的植物,
至少對於世界最小的陸龜而言,
酢醬草屬的植物就佔了進食和糞便成分中的第一名。
因此我們實在沒有必要繼續將高草酸植物汙名化,
去忽略了這些植物所帶來的其他價值,
不論是其他營養成分或防止陸龜吸收過高的鈣質。
當然了,
如果能夠從其他食物獲得均衡的營養,
我們也可忽略高草酸的食物。我們探討此文的目的,
並非要鼓勵貿然給陸龜吃大量的高草酸植物,
至少就現有的知識理解來看,
如果打算給陸龜吃高草酸的植物,
最好能搭配充足的水分和豐富的鈣質。
水分能預防尿路結石的發生,
其優點自然不在話下;
而鈣質在腸道和草酸結合,
兩者都無法吸收而被排出,
反而減輕這鈣質和草酸這兩種物質過度攝取的擔憂。
至少我自己曾給陸龜吃過一頓酢醬草大餐,
顯然也沒發生任何後遺症。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ICP 2021040747 -1 by 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