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两位乌龟专家 Gerald Kuchling 和 Win Ko Ko 会谈

2023-03-19 133 0

大约在半年以前,
养龟的老友就向我预告今年(2012 年)的六月底会有一批国外的乌龟专家来台演讲,
并说这次来的专家可能有几位是我有兴趣认识的。
能和国外来的乌龟专家直接面对面的请益,
当然是求之不得的良机。
果然就在一个多星期前,
老友又来电告知这些专家的抵台时间,
由于我自己的时间也不易安排,
实在抽不出空前去聆听这些国外专家的正式演讲。
在几经联繫之后,
我敲定了今夜(2012 年 6 月 28 日)前往她们下榻的饭店,
和几位国外的专家进行短暂的交流。
就在晚上八点整的时候,
我进入了饭店的大厅,
一下子就见到了去年曾与我面对面讨论陆龟的奥地利乌龟专家 Peter Praschag 博士
我上前用德语打招呼,
他立刻想起了我。
这时候在老友的引荐之下,
我向维也纳动物园的动物部馆长 Anton Weissenbacher 以及澳大利亚西部大学的 Gerald Kuchling 教授打招呼,
由于 Gerald Kuching 出身于奥地利,
虽然已经移民至澳洲多年,
但德语毕竟才是母语,
因此他与 Anton Weissenbacher 以及 Peter Praschag 同座,
而我也把握时间上前去直接以德语向他们请益一些问题。 维也纳动物园的动物部馆长 Anton Weissenbacher(左)以及出身于奥地利的澳大利亚西部大学的 Gerald Kuchling 教授(右)。 
我首先和维也纳动物园的动物部馆长 Anton Weissenbacher 先閒聊了一下水草造景的相关议题,
毕竟我接触水草也已经超过了二十五个年头!
不过由于星期六(2012 年 6 月 30 日)下午我们还有碰面的机会,
我就把请益的对象重点转向了 Gerald Kuchling 教授,
因为他预定于星期六下午搭机离台。
这位来自澳洲的教授专攻内视镜的检查,
特别是对乌龟性别的判定很有研究。
于是我问 Gerald Kuching 教授,
陆龟在多大的时候可易辨认出性别?
他表示半岁的时候就可以透过内视镜看出公母了。
我又问如果从外观来判断,
大概要多大才看得出来。
Gerald Kuchling 教授表示,
每种乌龟不太一定,
陆龟通常要十几岁,
但有些水龟两岁时就看得出来了,
这是因为性别成熟的年龄不同所致。
特别是辐射龟(Astrochelys radiata),
有些已经长得很大了还不一定能从外表看出公母,
这个看法与我们在辐射龟~一颗严重受到威胁的星星一文中的探讨是一致的,
根据原作者所观察的 600 隻辐射龟,
公母从外观上其实并没有那麽容易分辨。  
我又继续问道:
陆龟是否有同性恋?
Gerald Kuchling 教授表示:
乌龟并没有真正的同性恋,
有些同性交配是环境压力或原因不明,
但也有些乌龟是半阴阳的个体。
由于 Gerald Kuchling 教授是乌龟内视镜的专家,
于是我又问他是否也以内视镜研究乌龟的肠道?
并且问他对于陆龟吃肉的看法。
Gerald Kuchling 教授表示:
陆龟吃肉看品种而定,
有些陆龟的确很爱吃肉,
但肉吃太多会造成肾脏的损害,
他接着表示自己不是兽医师,
详细的病理机转并不是很清楚。坊间对于辐射龟的公母分辨,可藉由咽盾(gular scute)和肛弯入(anal notch)来做区分。雄龟的咽盾会开叉且发达,而且肛弯入的开口角度较大,而雌龟的肛弯入开口角度较小。但 Gerald Kuchling 教授表示辐射龟不一定能从外观判断雌雄。
我接着又问道:
那麽对于爱吃肉的陆龟而言,
多久吃一次肉比较合适?
他稍作停顿后表示:
两个星期吃一次吧。
那麽隆背呢?
陆龟隆背也是个备受争议的主题。
Gerald Kuchling 教授表示,
他觉得陆龟隆背和湿度太低有关。
我接着又问 Gerald Kuchling 教授是否知道德国的 Hans-J. Bidmon 博士?
以及对他的看法如何?
Gerald Kuchling 教授说他认识 Hans-J. Bidmon 博士。
我很好奇的询问他对于 Hans-J. Bidmon 博士提出陆龟适时地吃水果和肉类的看法?
他则说很多新的观念需要时间和更多的研究来证实。
我赶紧问道:
那麽英国的 Andrew Highfield 呢?
他有许多看法是完全不同的。
Gerald Kuchling 则笑笑地表示知道这个人,
但由于自己目前主要是在研究水龟,
对于陆龟方面的一些争论焦点不是很清楚。
我原本想套出他对 Andrew Highfield 的观感,
但这位澳洲教授的四两拨千金功力还真了得。 
由于时间渐晚,
在座的各国专家学者们纷纷起身,
打算返回房裡休息,
因为星期五还有一天的研讨会要进行。
就在饭店的大厅裡,
老友向我引荐了来自缅甸的乌龟专家 Win Ko Ko 先生,
这位专家乃是国际野生物保育学会(WCS)缅甸工作站的龟类计画召集人。
我在一问之下才知道,
原来 Win Ko ko 是缅甸的水龟与陆龟(Turtles & Tortoises of Myanmar)一书的主要作者,
这本书在 2002 年发行时只限量印製了 1000 册,
去年我在找到此书时二话不说立刻订购回来,
虽然内容并不怎麽满足我对缅甸星龟(Geochelone platynota)的求知慾,
但今天能当面碰到缅甸对乌龟最有研究的专家,
我当然不可放弃这麽好的机会了。Win Ko Ko 先生是国际野生物保育学会(WCS)缅甸工作站的龟类计画召集人,他也是缅甸的水龟与陆龟(Turtles & Tortoises of Myanmar)一书的主要作者。
由于陆龟玩家之间很重视缅甸星龟的纹路变化,
我开头就问 Win Ko Ko 先生是否缅甸星龟有扇背和细纹之分?
Win Ko Ko 先生显然不太明瞭我的问题,
直说缅甸星龟没有亚种或其他形体,
都是扇形纹路,
印度星龟(Geochelone elegans)的纹路断裂不连续,
这是此两种陆龟最明显的背甲差异。
由于此议题似乎沟通不良,
于是我转移话题问到:
现在市售的缅甸星龟是从哪来的?
缅甸政府准许出口缅甸星龟至国外吗?
Win Ko Ko 先生的回答令我感到很讶异:
市售的缅甸星龟主要是从泰国的繁殖场来的,
缅甸政府从 1999 年起也准许缅甸星龟出口至国外,
目前主要的出口地是日本。
他并且「听说」日本人会吃缅甸星龟。
对此我表达了不可置信的看法,
我相信日本人会吃保育类鲸鱼,
但从没听说日本人会吃乌龟。
是否这就像辐射龟~一颗严重受到威胁的星星一文中提到的:
马达加斯加辐射龟的肝脏製品甚至还出口至日本!!
那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我很好奇的问道:
缅甸星龟不是快绝种了吗?
怎麽还会准许出口呢? 
Win Ko Ko 先生回答道:
缅甸有个繁殖场所繁殖出来的幼体,
有 60% 交回给政府单位,
而剩下的 40% 则准许出口牟利;
透过这样的方式,
连同缅甸的保育机构,
目前在人工豢养下已经有 2000 多隻的缅甸星龟。
说真的,
我很认同缅甸政府的这种利诱做法,
让陆龟繁殖场既可参与保育工作又可赚取外汇。
关于这一点,
我们不论是在安哥洛卡陆龟的存活率马达加斯加的陆龟保育白费功夫等文章中,
都提到了要以「利诱」的方式才能真正地让保育工作成功。
我接着继续问到:
缅甸星龟在野外是否已经绝种了?
Win Ko Ko 表示数量很少,
找不到但不意味着绝种。缅甸的水龟与陆龟(Turtles & Tortoises of Myanmar)一书只限量发行 1000 册,我很幸运地购得一本。主要作者为此次来台参加研讨会的 Win Ko Ko 先生。书中对于缅甸星龟的描述是草食性动物,但原作者表示野生缅甸星龟非常爱吃肉。
这样的回覆方式令我感到摸不着头绪,
于是 Win Ko Ko 先生接着解释道:
他在 2001 和 2002 年的一次研究中,
透过猎犬协助搜寻的方式,
在一座山头内总共找到了 30 隻缅甸星龟。
但在 2003 年的搜寻却一隻也没找到,
可是缅甸星龟的栖息地还算大,
不太可能全面地搜索。
因此只能说野外找不到,
但并不等于绝种。
况且更重要的是,
每年都有民间走私野生缅甸星龟到中国贩卖。
对此话我感到相当的诧异!
Win Ko Ko 表示,
他不清楚每年走私到中国的缅甸星龟数量有多少,
但肯定是民间从野外抓到的。
Win Ko Ko 接着又说,
缅甸人基本上是不吃乌龟的,
几百年来都不会去抓缅甸星龟,
但中国人来了以后发现这个东西很值钱,
于是缅甸人开始从野外大量捕捉缅甸星龟卖到中国。
他举了两个野放的例子,
先前缅甸当局曾经也放过一批七岁大的缅甸星龟幼体到野外,
可是这些缅甸星龟长期在人工饲养下,
学会了向人类讨食物吃,
而不懂得如何在野外谋生,
因此野放的个体看到人类就主动靠了过来,
当然就被盗採陆龟的人抓走了。
三年前缅甸当局又野放了 50 隻 4-5 岁大的缅甸星龟幼体,
而且全都在背甲安装了无线电发报器,
但这 50 隻缅甸星龟也全都消失无踪,
被研究人员找到的只剩遭人拔坏的无线电发报器。
因此缅甸当局目前考虑要直接野放刚出生的幼体,
这些幼体没接触过人工的饲养,
才能在野外真正学会远离人类自己谋生。
但另一个头痛的问题是,
野放的地点要在哪?
因为盗捕走私野生缅甸星龟还是很猖獗。根据 Win Ko Ko 先生表示,野生缅甸星龟很爱吃肉,不但吃蠕虫也吃死蛇,或说动物死尸都爱吃。如此说来,我对于小缅星吃死小鸟的举动,太过于大惊小怪了。
由于我发现自己所饲养的小缅星很爱吃肉,
于是便问 Win Ko Ko 先生是否缅甸星龟爱吃肉?
没想到 Win Ko Ko 先生又给了我很惊奇的答桉:
缅甸星龟非常爱吃肉!
野生的缅甸星龟就被发现到很爱吃蠕虫和死蛇!
我瞪大了眼睛很疑惑地重複「死蛇」两个字,
Win Ko Ko 先生很肯定的回答:
就是死蛇。
我追问到:
那麽死掉的小鸟呢?
Win Ko Ko 先生一副突然想起的表情并说:
野生缅甸星龟也会吃死掉的小鸟,
基本上死亡动物的尸体都爱吃。
看来我所发表缅甸星龟吃小鸟的珍稀画面一文,
只能说是自己大惊小怪了,
对 Win Ko Ko 先生对野生缅星的观察而言,
根本就不算甚麽。
我脑海裡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
把缅甸星龟改称「食蛇龟」或许更恰当。
不过 Win Ko Ko 先生的缅甸星龟爱吃肉说法,
显然与他在缅甸的水龟与陆龟(Turtles & Tortoises of Myanmar)一书的说法并不一致,
因为在书中他提到了缅甸星龟是草食性的动物。
无论如何,
我接着问到了缅甸星龟原产地的气候问题。
Win Ko Ko 先生表示,
缅甸星龟非常不喜欢水,
在野外主要出现在数百公尺高的丘陵或山地,
不会在溪谷积水的地点中出现。
不过对此我个人抱持较保留的态度,
毕竟好地点都被人类给抢占开发了,
缅甸星龟可能因此退居至乾燥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山头。
而冬天的时候气候很乾燥,
夜间温度很冷白天太阳很大。
很遗憾的是,
Win Ko Ko 先生的家乡虽然就在缅甸星龟的原产地,
但他并不清楚夜间最冷到几度,
仅表示冬夜裡他们都不敢碰水洗澡,
不过并不会冷到结霜的程度。小缅星在潮湿地面上嗅着长条状的东西,原来不仅是找蚯蚓吃而已,爱吃肉类的缅甸星龟,连同伴的外露生殖器官也不放过...!这世界还真无奇不有。
Win Ko Ko 先生并且表示,
缅甸星龟在冬天的时候会挖地洞躲起来。
我很好奇地想确认这是冬眠的行为吗?
Win Ko Ko 先生则说,
缅甸星龟在原产地并没有真正的冬眠行为。
冬天的时候很少活动,
偶而才缓慢地移动吃点食物。
这和我自己在小缅星在台北户外过冬纪实一文的观察,
可说是完全一致的。
而野生的缅甸星龟在整个旱季并不喝水,
仅靠野草内的水分来维生。
不过人工饲养环境下的缅甸星龟则很爱喝水。
而且奇怪的是,
野生缅甸星龟不会隆背,
但人工豢养的缅甸星龟很会隆背。
我问 Win Ko Ko 先生对于隆背成因的看法,
他认为是人工环境的食物过多且不均衡所致。
最后,
Win Ko Ko 先生又告诉我一个很新奇的讯息,
这也算是缅甸星在人工豢养下不可太多水的原因:
原来,
在雨季来临时,
雄性的缅甸星龟会经常露出长长的阴茎,
可是由于缅甸星龟太爱吃肉了(不论公母),
因此常有缅甸星龟阴茎被其他缅星咬伤甚至吃掉的情形,
导致繁殖单位的人员不得不採取隔离的手段。
看来,
我在小缅星疑似感染肺炎自愈纪录一文中,
提到了小缅星会搜寻着潮湿的蛇木块缝隙处,
并嗅着长条状的物体,
与 Win Ko Ko 先生的观察比较起来,
可说是小巫见大巫了。缅甸星龟在原产地的冬季并不会真正的冬眠,还是偶而会吃点东西。缅甸的野放经验教训指出,越晚脱离人类「呵护」的个体就越不容易在野外自己独立谋生。
由于夜已深,
我们不得不相互道别。
Win Ko Ko 先生请我留下电邮以保持联繫,
并且表示在他七月初离台之前,
都很欢迎我到下榻的酒店,
再和他一起讨论缅甸星龟。
对我而言,
这是个丰收之夜,
而且只要时间许可,
我肯定会再向 Win Ko Ko 先生请益更多缅甸星龟不为人知的秘密。
而且 Win Ko Ko 先生还答应要在我买的那本缅甸的水龟与陆龟(Turtles & Tortoises of Myanmar)书上签名!

相关文章

世界所有龟类图集
如何选灯(1):影响 UVI 的设计因素;UVB 测试卡的普遍问题
欧系陆龟在自然环境的生活方式(上):大地回春
欧系陆龟在自然环境的生活方式(下):酷暑与冬眠
苏卡达象龟幼体只用加热垫不用烤灯的实验
苏卡达象龟在野外和人工环境的成长比较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