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缅星疑似感染肺炎自愈纪录

2023-03-19 143 0

为什么用「疑似」两个字?
因为,
我的小缅甸星龟(Geochelone platynota)出现了许多典型肺炎的症状:
流脓鼻涕、口腔黏膜状分泌物、张口呼吸合并气喘声、轻度呼吸困难;
但是,
我并未让小缅星就医接受详尽的实验室检查,
也就是没有进行X光片、抽血甚至采样检查。
所以,
若单就临床症状来看,
不能用「确诊」的字眼。
话说今年2012 年的四月五日深夜,
北台湾降下了倾盆大雨,
户外阳台全遭雨水淋湿,
躲在树干底下休息的小缅星也无法幸免。
虽说北台湾的四月已经开始回暖,
不到20 ℃ 的气温仍旧是偏低的, 
美国的学者Platt 等人在2003 年针对缅甸星龟的地理环境研究就提到了,
从十月底至隔年的六月是干季;
而瑞士的耳鼻喉科教授Somlo 在2012 年时也撰文指出,
缅甸星龟的原产地在冬天几乎不会下雨。
换句话说,
至少对于缅甸星龟而言,
此时的背甲淋雨或浇水可说犯了大忌。 
于是乎我所担心的后遗症果真发生了:
小缅星又开始发生了流鼻水的症状!
由于小缅星就在冬季时也发生过一次流鼻水和鼻子吹泡泡的症状,
后来因阳光照射而自愈,
加上这场倾盆大雨也没持续几天,
于是我依旧采取观望的态度。
不料在两天以后,
我发现小缅星的活力大大的降低,
几乎都躲在枯草堆中不出来,
于是我索性把小缅星抓出来看看,
这下子才发现不得了了!
小缅星所出现了典型的肺炎症状:
包括流脓鼻涕和口腔黏膜状分泌物,
可说与书上所展示的疾病图片一模一样!
而张口呼吸合并气喘声和轻度呼吸困难的动作,
简直就像我们在与奥地利的乌龟专家Peter Praschag 博士会谈一文中所提到的表演一个样子。小缅星在2012 年4 月7 日被我抓出来,发现原来是出现了流脓鼻涕、口腔黏膜状分泌物、张口呼吸合并气喘声、轻度呼吸困难,随后就立刻躲回至干枯草堆当中好几天绝少出来。枯草堆是由许多乱七八糟的植物所组成的,包含没吃完干掉的叶菜。
小缅星和吃惊的我对望了一会儿,
便用很吃力的步伐,
外加边走边喘的,
躲进了枯草堆中去休息。 
留下了难以置信的我,
开始思考着接下来该怎么做。
而祸不单行的是,
我接到了认识了二十几年老友的来电,
告知去年底寄养的大母龟,
由于过去几个月来食欲和活力始终不振,
也在这两天宣告不治了。
我丝毫不责怪老友,
因为是我自己托付他帮忙的,
况且他自己饲养相同龟种的时间比我还长,
经验丰富自然不在话下。
无论如何,
在大龟死亡和小龟染病的双重打击下,
我对于陆龟的饲养真有点心灰意冷并走到了一个谷底。
原本想帮小缅星拍摄肺炎症状照片作纪录的,
如今也整个意兴阑珊的完全不想动了。
不过在冷静的思考以后,
我发现小缅星虽然出现了几个肺炎的典型症状,
但食慾并未因此丧失,
也就是说偶而还会出现吃点东西。
而且更重要的是,
当我观察小缅星的眼睛时,
发现依旧炯炯有神,
并未产生眼睛浮肿或流泪的症状。
再加上北台湾最烂的天气已过,
气温不断地开始回升,
而且阳光露脸的机会也大幅提升,
也就是说大环境对小缅星越来越有利。
因此,
我决定不急着帮小缅星进行任何的治疗,
虽然家裡还存放着治疗乌龟用的抗生素。
话虽如此,
我还是积极地计算抗生素剂量,
而且一旦採取行动要帮小缅星施打,
不会只进行肌肉注射而已,
也会以鼻腔冲洗的方式来加强治疗。
美国的兽医师 Jarchow 在 2004 年针对己治疗沙漠陆龟(Gopherus agassizii)的经验指出,
只使用全身性抗生素并无法有效的消除临床症状并防止上呼吸道疾病(URTD)的再发,
必须搭配鼻腔的抗生素冲洗才能有效降低上呼吸道疾病临床症状的复发。
不过我们在陆龟肺炎防治初探一文中,
提到了德国 Bidmon 在 2002 年所提出的星龟治疗方式,
促进陆龟的免疫能力才是最优先的重点。
因此我并不打算急着在小缅星身上使用抗生素,
但在台湾也实在找不到有助于免疫力提升的药剂,
所以我就只好继续观察后续的变化。小缅星在 2012 年 4 月 12 日活动力渐渐恢复,并且解出了碎屑状钙质,至少让我对其泌尿系统很放心,况且此时已不再有呼吸困难和口腔黏膜状分泌物了。看来药物治疗似乎可以省下来了。
由于小缅星偶而还会出现吃点儿食物,
而且睁眼时并未出现眼部的病徵,
我就不去打扰他,
顺其自然的发展。
在 2012 年 4 月 12 日的时候,
也就是小缅星遭淋雨后被发现产生典型肺炎症状后的五天,
我观察到了极为振奋的画面:
小缅星解出了一大坨碎屑状的白色钙质粉末!
我的小缅星自从入冬至今,
可说绝少饮水,
因脱水所可能导致的尿路结石问题,
始终是我放不下心的问号。
虽然先前在小缅星在北台湾户外过冬纪实一文中,
我们提到了小缅星也有排酸的现象,
但这和去年夏天小缅星经常排出白色粉末状尿液,
是完全不同的生理变化。
如今让我见到了小缅星的碎屑状钙质,
可说令我放下了心中的一颗石头,
同时这也说明了,
小缅星虽然感染了呼吸道的症状,
但身体的状态还算是良好的。
况且此时的小缅星,
已经不再有呼吸困难和口腔黏膜状分泌物了,
不过右侧的脓鼻涕和鼻子吹泡泡依旧看得见。
这个时候的小缅星仍旧是躲躲藏藏的,
我拔了蒲公英完全不赏脸,
而阳台上垂地的桑叶和扶桑叶也没被啃咬的迹象。
反倒是我从路边随手拔回来的山莴苣,
成了小缅星的最爱。
可惜的是,
我没机会拍到小缅星进食的样子,
只知道山莴苣被吃掉了,
虽然食量不大,
但这终究是好现象。
到了 2012 年 4 月 22 日,
也就是小缅星被我发现肺炎症状后的第 15 天,
小缅星恢复了以往的取暖行为,
待在烤灯下方的时间变得很长,
况且还被我撞见嘴裡叼着一根乾枯的山莴苣茎部。
我仔细地查看其颜面的流鼻水状况,
确认了甚至连吹泡泡的症状的消失了。
也就是说,
小缅星经过了至少 15 天的自我调养,
或说躲在枯草堆裡休息,
在没有任何的外来助力(抗生素)的帮忙下,
自己从原本的典型肺炎症状,
如今可说已经完全脱离了。小缅星在 2012 年 4 月 22 日的时候,连流鼻水的症状也解除了,并且在烤灯下啃着已经乾枯的山莴苣茎杆。 由这两次的亲身经验看来,低温且潮湿的环境对小缅星的不良影响,可说越来越明确了。
隔一日的 2012 年 4 月 23 日,
小缅星被我看见去年冬天以来的首度到处閒逛。
非但如此,
小缅星还边走边拉尿拉屎的,
先解出了含有白色粉末状的尿液之后,
又高高的举起两隻后腿,
解出了长长的漂亮大便,
而大便的总长度和小缅星的背甲直线长一样,
都是 9 公分!
这也是过完冬天以后的第一次完整解便。
这些撒尿拉屎的行为,
可说是小缅星完全康复的象徵。
先前预备在症状恶化时施打的抗生素,
确定完全无用武之地。
我的小缅星在四月初的这次疑似肺炎症状,
在不经任何的药物治疗下获得了痊癒,
虽然是件令人很振奋的桉例,
但也不禁令我感慨万千:
人类对于陆龟的疾病和生理了解,
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陆龟发生了流脓鼻涕、口腔黏膜状分泌物、张口呼吸合併气喘声、轻度呼吸困难等症状,
在人工养殖环境下能不药而癒的报告,
或许在文献上还不曾明确记载过。
但陆龟发生流鼻水症状不透过要物质疗而痊癒的桉例,
德国先前就已经有过纪录了。
我们在漫谈陆龟的营养一文中,
提到了前德国爬虫协会会长 Vinke 先生,
在 2004 年以不饱和脂肪酸改善陆龟流鼻水的症状;
而德国的 Bidmon 博士也在 2004 年发表了印度星龟(Geochelone elegans)在厚厚的落叶堆中休息,
进而使陆龟流泪与流鼻水症状消失的报告。
说穿了,
我故意在阳台铺设了厚厚的乾燥落叶,
就是从 Bidmon 博士那里学来的。
况且我们在陆龟肺炎防治初探一文中提到了:
有别于一般兽医师的做法,
德国 Bidmon (2002) 对于星龟感染肺炎的治疗,
提出了自己的一套方式,
他提到了有些兽医师或许不同意他的做法,
但他的治疗方式至今都没问题,
而且跟着他建议做治疗的人,
也都很成功的治疗了他们的印度星龟。
基于本身职业的直觉反应,
我不禁纳闷:
如果某种疾病的治疗已有相当的成效和共识,
为何还会有人提出自己另一套其他人未必认同的做法?
这似乎意味着,
陆龟(至少是印度星龟)的肺炎治疗和预后,
应该还有改进的空间。 在 2012 年 4 月 23 日时小缅星出现了今年首度的閒逛整个阳台的行为,并且高举屁股先排出一堆白色粉末后,接着解出一长条的漂亮大便,这充分反映出小缅星的肠胃系统和泌尿系统都很正常。
免疫力的提升,
可说是治疗陆龟肺部感染很重要的一环。
就算目前的许多陆龟上呼吸道疾病(URTD)把矛头指向了霉浆菌(Mycoplasma),
但野生陆龟很多却是带原而不发病,
直到环境紧迫或免疫力降低时才导致陆龟产生症状。
然而当众人将火力集中于抗生素的使用之时,
却无法获得满意的效果(Blahhak 2002, Jarshow 2004, Hnízdo 2011)。
我们不禁要问的是,
在疾病尚未恶化到一个阶段时,
如果提供陆龟一个良好的环境,
是否病龟能因此获得紧迫的解除和免疫力的提升,
进而使疾病不药而癒?
而令人遗憾的是,
人类饲主往往以自我为中心的思考模式,
帮陆龟佈置所谓的漂亮或理想饲养环境。
例如若以人类的角度来看所谓的「清洁」概念,
几乎绝少有陆龟爱好者会在饲养环境内,
放置了一堆杂乱且厚实的乾燥落叶层。
这看在人类眼裡,
简直就是无法接受的疾病温床。
让我感到很纳闷的是,
杂乱的乾燥落叶层在许多陆龟的原栖地,
难道是罕见的景观吗?
而野生陆龟就不会利用这些乾燥的落叶堆吗?
至少我的小缅甸星龟,
就非常喜欢躲进乾燥落叶堆内。
这是没地方去的巧合?
或者是因本能挑选好位置使然?
撰写本文的目的,
并非要鼓励饲主们在遇到陆龟生病时,
依样画葫芦而不送医。
毕竟每个人的饲养环境不同,
对于陆龟生理和疾病的理解也不同。
重点乃在于,
我们或许应该跳脱人类既有的「主观」思考模式,
以陆龟的角度来看真正的需求或改进之处。
例如德国的爬虫兽医师 Jennemann 在 2009 年时就表明,
陆龟体内含有少许寄生虫反而更健康。
这对于向来「主观」的把寄生虫或细菌视为罪不可赦的人类而言,
恐怕就很难一时之间接受或理解的。
就以超爱吃蚯蚓的小缅甸星龟一文来说吧,
包括我自己最熟的养龟老友,
都对于蚯蚓抱持着肮髒且可能带有病虫的观念。
然而我的小缅星至今始终未出现任何的肠胃症状,
难道是去年所吃的那麽多隻蚯蚓,
恰巧体内都没带病虫吗?小缅星在 2012 年 4 月 28 日时搜寻着潮湿的蛇木块缝隙处,并嗅着长条状的物体。不知情者会认定这是个肮髒的地方应该清除,或者小缅星只是随便逛逛乱闻而已。但若曾亲眼见过小缅星主动捕捉蚯蚓的画面,便会以不同的概念来看这种画面了。  
若再以陆龟呼吸道感染的角度来看,
我们在陆龟肺炎防治初探一文内就已经提出了英国 Lawrence 和 Needham (1985) 的研究,
认为在病龟和健康陆龟之间,
鼻咽内细菌的种类并没有明显的差别。
细菌也存在于健康陆龟呼吸道的事实,
不禁令人感到怀疑,
细菌真的是导致肺炎的原凶吗?
或者只因陆龟免疫能力降低,
因而造成细菌的大量孳生,
于是乎就被认定是致病凶手,
并且被人先以抗生素杀菌再说。
况且陆龟的呼吸道如果真的那麽神圣不可侵入,
那麽为何陆龟至今都还没演化出像人类一样複杂的呼吸道构造? 
如果以看待人类医学研究的角度来看陆龟研究论文,
我们也不得不很遗憾的指出,
有关陆龟的生理和生理研究领域,
还有极大的进步空间。
至少有许多研究论文的说服力是有待加强的。
例如 Jarchow 在 2004 年所提出的沙漠陆龟治疗上呼吸道疾病计画,
乃是以回朔性(retrospective)的研究认为同时并用全身性和鼻腔冲洗的抗生素,
才能获得较好的上呼吸道感染的治疗效果,
但从人类医学的角度来看,
这并非以很严谨的研究方法来获得说服力很够的成果。
反而是前瞻性(prospective)的研究至少在人类医学上看来是较有说服力的,
但在陆龟界却遭到了一些莫名的阻力。
再就病原的角度来看,
美国的 McLauglin 等学者在 2000 年针对地鼠穴龟(Gopherus polyphemus)发现,
在 14 隻没有出现上呼吸道感染症状的野生个体中,
有 6 隻是呈现阳性的霉浆菌感染的。
这似乎意味着陆龟其实是可与霉浆菌共存而相安无事的。
令我感到最有趣的是,
作者还针对 8 隻身上完全无霉浆菌感染的地鼠穴龟进行了解剖研究,
发现其中 3 隻的声门黏膜下有许多植物性的异物,
另有 1 隻是在舌头内而有 1 隻是在两侧的颊部唾液内。
不过很遗憾的是,
美国的学者们并未进行更深入的探讨,
我们无法了解这些健康陆龟口腔内的植物性异物,
是否和霉浆菌的感染与否有关连性。
因为我的小缅星躲在枯叶堆裡面,
嘴裡不慎含着植物性异物的可能性,
比起只能躲在空旷角落的个体,
可说高出了不少。2012 年 5 月 3 日在我出国前夕,小缅星待在自己最爱的树干下枯草堆之中,这样的场景其实在野外是很常见的,但是人类却主观的认定这是种「髒乱」的环境。殊不知,小缅星就是待在这样的环境中,使得疑似肺炎的许多症状不药而癒的。  
然而这次的小缅星疑似感染肺炎症状自癒过程中,
虽然我并未在小缅星身上採取任何的行动,
但私底下的文献查阅依旧积极的在进行。
这也让我发现了更多坊间错误的传言。
我们在新书介绍:完整爬虫照护之陆龟专辑一文中曾提到过,
在华语世界的许多陆龟爱好者,
简直就把 Andrew Highfield 的网站 Tortoise Trust(陆龟信任网)当成了 Total Trust(完全信任)!
不但鲜少见到华语圈的陆龟爱好者质疑 Tortoise Turst 网站内的一些观点,
许多文章甚至还受到了盲目的吹捧与转载。 
然而德国和美国的许多陆龟玩家可就不吃 Andrew Highfield 的那一套了。 
在此我们举出一个实际例子,
让有兴趣的陆龟爱好者参考看看。
就在 Tortoise Trust 的一篇文章中,
有一段话是这麽叙述的:
陆龟缺乏纤毛和横膈膜 - 这显着地降低了牠们应付肺部深处感染或咳嗽的能力。
其实就现有的研究文献来看,
澳洲的学者 Smith 等人在 1987 年发现了,
澳洲蛇颈龟(Chelodina longicollis)的气管内不但具有纤毛,
还具有肌上皮细胞(myoepithelial cells),
这些肌上皮细胞在接受电击刺激后会引起收缩,
因此澳洲学者推测这些很可能涉及了气管内黏液排出的功能。
无论如何,
我们一再地强调,
不可将这样的发现套用至所有的乌龟。
但至少我们也不可以说,
所有的乌龟气管都无纤毛。
当然了,
该英国网站指明的是「陆龟」而非「乌龟」没纤毛。
可是在我所查阅到的陆龟解剖组织研究中,
例如四趾陆龟、希腊陆龟、沙漠陆龟和地鼠穴龟等等,
都明确地提及了这些陆龟的气管内具有纤毛。
除此以外,
德国兽医师 Kölle 在 2009 年出版的乌龟:是宠物也是病患一书之中,
虽然也提到了乌龟没有横膈膜无法咳嗽,
但并未谈到乌龟气管无纤毛一事;
捷克兽医师 Hnízdo 在 2011 年出版的兽医师诊疗室隻乌龟篇一书之中,
则提到了乌龟具有不似哺乳动物横膈膜的水平隔(Septum horizontale),
但依旧没说乌龟或陆龟的气管不具纤毛。 
我们其实也可换个较简单的角度来思考:
气管内的纤毛扮演着协助排除分泌物的角色,
如果陆龟的呼吸道内真的没有纤毛,
鼻子上的脓鼻涕是怎麽来的?
是当肺部充满脓疡以后淹至鼻腔的吗?
2012 年 5 月 15 日我回台后的第二天,小缅星显然饿了好久了,津津有味的大啖山莴苣,一旁也是小缅星爱吃的兔粮。我的小缅星至今仍旧很挑嘴,宁可饿肚子也不吃桑叶、扶桑叶和蒲公英叶子,但爱吃桑葚和扶桑花朵。 
综观这次小缅星的康复纪录,
最令我感到遗憾的有两点,
其一是由于当日的一时情绪低潮,
并未即时进行完整的图像纪录,
至少日后对于类似症状想做比较时,
失去了客观的参考价值。
其次是对于小缅星所出现的诸多症状,
不论是流脓鼻涕、口腔黏膜状分泌物、张口呼吸合併气喘声、轻度呼吸困难,
在毫无实验室检查的证据支持下,
我们终究也只能以「疑似」肺炎来当作诊断。
不论如何,
我们若回顾辐射龟感染肺炎首度就医一文,
陆龟就算没有张口呼吸合併气喘声和呼吸困难的症状,
况且肺部的X光片也仅呈现轻微的浸润现象,
就已经被兽医师直接诊断是「肺炎」了。
那麽我们绝对相信,
小缅星如果真的就医,
被诊断成肺炎的机率只会更高。
只不过,
小缅星如果真的就医,
施打抗生素将是无可避免的手段。
而我也不可能有这麽宝贵的机会,
观察到陆龟自己躲在枯草堆中令身体自癒的纪录。  
我们也不禁想起了先人对于「乌龟很耐命」的说法,
或许由于先人对于乌龟了解不多,
因此能够採取的行动也不多,
顶多只能在一旁观看,
反而让乌龟有机会找到自己所需的环境,
并在自我调养后竟然恢复了健康。
反观现代的许多陆龟饲主,
完全以人类自我为中心的思考模式,
擅自帮陆龟做出许多环境决策,
反而漠视了陆龟的实际需求。
那麽陆龟如果出现了状况连连难以搞定,
实在也不足为奇了。

~参考文献~

  1. Bidmon, H.-J. (2002): Eine "Laufende Nase" oder das Runny Nose Syndrom (RNS)? Praktische Erfahrungen mit Indischen Sternschildkröten. Radiata, 11(3):41-43. 
  2. Bidmon, H.-J. (2004): Laub und Tropische Landschildkröten: Eine Beobachtung. Schildkröten Im Fokus 1(3): 11-16.
  3. Blahak, S. (2002): Infectious diseases in turtles and tortoises. Turtles, proceedings: international turtle & tortoises symposium Vienna 2002: 593-612. Edition Chimaira. 
  4. Hnízdo, J. & Pantchev, N. (Hrsg.) (2011): Tierarztpraxis Schildkröten – Diagnose · Therapie · Pflege · Prävention. Edition Chimaira. 
  5. Jarchow, J.L. (2004): A Treatment Protocol for Upper Respiratory Tract Disease of Desert Tortoises, Gopherus agassizii. Proceedings of 7th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Pathology and Medicine in Reptiles and Amphibians Berlin: 72-76. Edition Chimaira.
  6. Jennemann, G. (2009): Sind regelmäßige Wurmkuren bei Landschildkröten sinnvoll? Schildkröten Im Fokus 6(4): 25-32.
  7. Kölle, P. (2009): Die Schildköte: Heimtier und Patient. Enke Verlag.
  8. Lawrence, K. & Needham, J.R. (1985): Rhinitis in long term captive Mediterranean tortoises (Testudo graeca and T. hermanni). Vet. Rec., 117: 662-664. 
  9. McLauglin, GS 等(2000):佛罗里达州地鼠龟上呼吸道疾病的病理学。《野生动物疾病杂志》,36(2): 272–28。
  10. Platt, SG 等(2003):  缅甸中部极度濒危的缅甸星龟Geochelone platynota的种群状况与保护。Oryx 37(4):464-471。
  11. Smith, RV 等 (1987): 澳大利亚蛇颈龟Chelodina longicollis气管中肌上皮细胞可能具有收缩作用 。《实验动物学杂志》244:165-170。
  12. Somlo T. (2012):  Geochelone platynota  - (我的)伟大的爱。陆龟杂志(1):8-12。
  13. Vinke, T. (2004):不饱和脂肪酸在陆龟营养中的作用 - 解决被忽视方面的方法。聚焦海龟 1(2):11-15。

相关文章

NUANCE树蛙粮使用说明
世界所有龟类图集
如何选灯(1):影响 UVI 的设计因素;UVB 测试卡的普遍问题
欧系陆龟在自然环境的生活方式(上):大地回春
欧系陆龟在自然环境的生活方式(下):酷暑与冬眠
苏卡达象龟幼体只用加热垫不用烤灯的实验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