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4月24日

北京天佑工作室

不亂於心,不困於情,不畏將來,不念過往。

安哥洛卡陆龟的幼龟存活率 | 安哥洛卡象龟

1 min read
如果要陆龟饲主们票选出心中最想饲养和最漂亮的陆龟,
相信安哥洛卡陆龟(Astrochelys yniphora)应该很容易就获得双料冠军头衔。
不过安哥洛卡陆龟也是当今世上最珍稀的陆龟之一,
目前野生的个体数量仅有约 600 只左右,
别说陆龟饲主想养了,
就连保育的工作都是个很大的责任和挑战。

因此学术界有关安哥洛卡陆龟的研究文章还不少,
不论是针对生态和繁殖方面,
毕竟没有任何人希望这么美丽的陆龟从地球上消失。
不过这一次我想要探讨的,
是一篇由英国剑桥大学的研究人员所发表的论文,
这是 O’Brien 等人于 2005 年针对安哥洛卡陆龟的幼龟所做的研究。
第一作者 O’Brien 专攻的就是马达加斯加的陆龟,
他发表于 2002 年的博士论文就是在探讨辐射龟的捕捉和族群数量议题。

由于有许多的研究表明,
泽龟和陆龟的母龟越大,
产下来的卵和孵出来的仔龟也就越大,
而仔龟出生时的大小也影响到日后的存活率。
因为体型较大的仔龟具有较强的移动能力,
以便寻找各种资源或逃避猎食者,
也具有较好的耐力得以度过艰困的环境。
由于体型较小的仔龟本身的死亡率也较高,
所以仔龟如果能越快成长至某个体型大小,
就能越快逃离生命早期的高死亡率。

安哥洛卡陆龟可说是世上最珍稀的陆龟。若照目前保育方式发展下去,绝种之日可说指日可待。
因此英国的学者就很想了解,
野生未满一岁的安哥洛卡陆龟之仔龟,
其大小和一年以后的存活率是否有关连性。
这一次的实验其实非常的简单,
研究人员从 1993 年十月至 2000 年二月间,
总共在某个保护区内抓到了 152 只小于一岁的安哥洛卡陆龟,
这些仔龟在做了记号以后便放回原保护区内。

本研究所呈现的结果非常的简单:
在往后的追踪发现,
野放的 152 只小于一岁的安哥洛卡陆龟,
在经过一年以后总共有 41 只幼龟重新被寻获。
英国的学者发现,
仔龟在野放当时的直线背甲长(SCL)与日后的存活率最有关连,
一年后存活的幼龟在野放当时的平均直线背甲长为 41.7 mm,
一年后死亡的幼龟在野放当时的平均直线背甲长为 39.3 mm。
虽然仅差 0.24 公分,
但学者还是发现这两者间从统计学上来看有着显著的意义。
至于仔龟是哪一年出生的,
或者母龟每一窝的产卵量,
以及仔龟的成长速率,
则都与日后的存活率没有关联。

本研究看似好简单的一个结果,
却引发我一发不可收拾的情绪反应!

首先是本研究的实验方法。
来自英国剑桥大学的学者对于仔龟死亡的认定,
并非以找到尸体为准,
而是日后找不到了就算死亡!?
这算哪门子的研究?
作者难道不知道在保护区内觊觎安哥洛卡仔龟的采集者很多吗?
否则流通市面的安哥洛卡陆龟是怎么来的?
找不到的陆龟其实很有可能是遭人盗采走私至各国了。
万一安哥洛卡陆龟在保护区内的第一年存活率真的那么低,
而不是因为人类采集导致消失无踪的话,
那就更不可以轻易放回野生的环境自生自灭,
否则我们只能说此种陆龟的的灭亡之日是指日可待了。

野生安哥洛卡陆龟的存活率真的有那么低吗?有必要做进一步的了解。
而很多保育人士不断呼吁不要饲养野生动物,
并经常抨击宠物饲主的总总不是。
若由 O’Brien 等学者的这篇研究来看,
将野生未满一岁的安哥洛卡陆龟野放,
也实在不是个明智之举,
而且很有必要重新检讨保育的方法。
野生的安哥洛卡陆龟据估计也只不过剩下 600 只左右,
站在复育的立场上,
捕获的野生仔龟根本就必须饲养在人工戒护的环境中,
至少等其成长至某个大小再进行野放。

更甚者,
交由私人的陆龟繁殖场进行育种和繁殖的工作,
对于复育安哥洛卡陆龟的成功率,
才能获得大幅度的提高。
因为私人陆龟繁殖场为了自身的利益,
绝对会严格看管安哥洛卡陆龟不受任何的天灾人祸所伤,
也会尽一切的力量来繁殖安哥洛卡陆龟以牟取利益。
人类此时由原本最大的天敌化身为最大的保护者,
从此安哥洛卡陆龟将不再受其他猎食者所伤害,
况且也不再让安哥洛卡陆龟饱受旱灾和食物短缺之苦。

综观古今中外的历史,
人类的确以直接和间接的方式消灭了许多的物种,
然而这并不包括受到人类宠爱的生物!
不论花草鱼虫鸟猫狗牛马羊鼠兔…..等等,
一旦是被人类“喜欢”上的,
有哪个没能协助繁衍出大量的后代子孙?
况且发展出更多变异品系的物种比比皆是,
甚至有许多物种因数量太多而遭到人类遗弃的下场。
安哥洛卡陆龟若不走这条复育的路线,
期前景堪虑的程度可想而知。
保育人士若依旧只知一昧的将商业利益的行为动机视为罪恶并抨击,
显然至少有必要重修经济学、心理学、管理学和人类史这四门课程!

与其让安哥洛卡陆龟在野外环境自生自灭,交由有心的陆龟养殖场和饲主来饲养,或许能提供更完善的呵护,甚至积极繁殖出下一代。
回到主题!

最重要的是,
本研究只画出了分布图,
然后就告诉读者具有统计上的意义。
很遗憾的是,
该图表中的死亡和存活分布点非常的不集中,
分布也越不集中的成果,
其说服力肯定就越差。
作者显然应该告诉读者,
这些分布的信赖区间在哪,
而不是一语带过就算了。

很凑巧的,
英国伦敦帝国大学的 Wallis 在 2009 年所发表的硕士论文,
是篇针对人工饲养的安哥洛卡陆龟重回原生地的研究,
我对 O’Brien 等学者报告的一些疑虑,
在此论文中获得了相当多的解答。

首先是关于安哥洛卡陆龟的栖息地议题。
根据 Wallis 的论文指出,
针对马达加斯加一个原产地的调查显示,
在 2000 年时适合安哥洛卡陆龟生存的环境尚有 8000 公顷,
但是到了 2009 年时减少了 17.5%,
只剩下了 6600 公顷的地区还适合安哥洛卡陆龟。
这是指适合生存的环境喔,
并非在那么大的面积内都有安哥洛卡陆龟。
虽然马达加斯加政府规划了国家公园和保护区,
但实际上有很多地区都已经不适合安哥洛卡陆龟生活了。
由这样的数据来看,
人为破坏安哥洛卡陆龟环境的速度可说相当的惊人,
这或许也是野放仔龟在一年以后存活率不高的重要原因之一。

中国人真的舍得吃这么可爱、珍稀且昂贵的陆龟吗?我非常怀疑报导的可信度!
​其次是盗采安哥洛卡陆龟的问题。
市面上所见到的安哥洛卡陆龟,
可说都是从马达加斯加偷出来贩售的。
而西方国家的价格从网络上的每只 10,000 美元,
到英国黑市的 35,000 英镑都有。
安哥洛卡陆龟如此高的利润,
叫凡夫俗子不动脑筋偷来卖都很难!
安哥洛卡陆龟甚至在马达加斯加的保育中心内也会遭窃!
例如于 1996 年有 73 只幼龟和两只母成龟在繁殖中心被偷走;
在 2009 年时也有 4 只亚成体在野放入国家公园前夕被偷。
连繁殖中心和收容所等有人看管的地方,
安哥洛卡陆龟都会被人偷走了,
那么一旦进入了国家公园无人严密看守时,
盗采者想偷走安哥洛卡仔龟就又更容易了!
这如我原本所怀疑的,
盗采才最有可能是 O’Brien 等学者在一年后找不到幼龟的最可能原因,
而非没找到就以鸵鸟心态认定是死亡了,
除非……(监守自盗

不过最让我震惊的是,
在 Wallis 的硕士研究论文中,
提到了中国为了龟肉进行安哥洛卡陆龟的交易也很令人担忧!
原文:There is also concern that the species is being targeted for its meat by traders from China.
我~的~天~啊~!
中国人真的吃了安哥洛卡陆龟??
我实在无法相信这样的指控,
于是直接阅读 Wallis 的引用文献。
原来这是出自一篇 2009 年八月访问马来西亚某位野生动物走私界的“名人”之报导,
该“名人”在访问之初展示了一张他手捧安哥洛卡陆龟的照片,
并且表达了担心中国非法商人是为了龟肉来买这只高价的马达加斯加陆龟!
原文:He expressed concern that the highly-priced Madagascar tortoise is targetted by Chinese traffickers for its meat.
非法商人为了促进买卖和杀价,
极可能会乱编出许多理由来塘塞,
这是司空见惯很常见的手段。
而堂堂一篇伦敦帝国大学的硕士论文,
怎么会轻易引述一篇访问的内容,
何况受访者竟然是马来西亚的犯罪人士,
至少也应该向中国进行查证的功夫吧。

无论如何,
中国境内是否真有人吃了安哥洛卡陆龟,
如今也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此一污名已经传出并遭引述了。

本文所有的安哥洛卡陆龟图片,
均由广州的 wayway 龟友所提供,
我在此表达致谢之意。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ICP 2021040747 -1 by 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