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奥地利的乌龟专家Peter Praschag博士会谈

2023-03-19 175 0

627001969

今年(2011 年)的 1 月 14 日晚上,
我接到了一通电话,
告知有一位奥地利的乌龟专家将于二月底来台,
问我有没有兴趣和他见个面聊聊。
能和国外的乌龟专家碰面请益,
当然愿意了,
我有许多的问题很想当面向专家求证,
特别是来自德语国家乌龟专家,
资讯的来源肯定不会侷限于英语文献。其实在 2008 年 9 月 10 日的时候,
我曾收到德国知名爬虫杂志 Marginata 主编 Dieter Philippen 的电邮,
表示他正好来台湾参加爬虫的学术研讨会,
想造访我并了解「异国」陆龟爱好者。
由于当时我只是个养陆龟不到两年的新手,
况且从未和其他的台湾陆龟玩家有过接触,
觉得自己不太适合接受访问,
也无法代表台湾一般玩家的看法,
于是便和小杨子龟窝论坛的版主龟林隐叟联繫,
不料版主很谦虚的介绍宠物世纪的站长 KK 黄接受访问。
就在这麽往来联络当中,
德国来的主编 Dieter Philippen 已经搭机离台了。
真是可惜......本次的会谈对象:来自奥地利的 Peter Praschag 博士,曾协助台北市立动物园改进缅甸星龟的繁殖成功率。

125736293

这次其实有两位乌龟专家来台湾,
预定要和我私下碰面的,
是国际龟类续存联盟的顾问 Peter Praschag(国语发音:培特‧普拉沙克)博士,
先前曾任美国贝(尔)勒龟类保育中心(Behler Chelonian Center)的馆长,
协助台北市立木栅动物园繁殖缅甸星龟(Geochelone  platynota)的繁殖。
贝勒龟类保育中心据称繁殖出了各种陆龟,
除了安哥洛卡陆龟(Astrochelys yniphora)还没机会,
而 Peter Praschag 本人则是专攻印度的乌龟,
他这次也是应台北市立动物园邀请再度来台的。不过很可惜的是,
由于双方在时间上始终无法配合,
直到了 2011 年 3 月 5 日星期六下午,
也就是 Praschag 博士准备搭机离台的前几个小时,
我才在下班后前往台北市立动物园碰面。
虽然当日下午我早有其他预定的事情,
但这次无论如何我也要空出时间来,
特别是方才历经了公龟死亡的事件,
我搜寻阅读了许多陆龟肺炎的相关文献,
也很想了解奥地利乌龟专家的看法。我们先在台北市立动物园的两爬馆绕了一圈,
稍作寒暄自我介绍之后,
然后便坐下来聊了起来,
因为其他人都各忙各的没空理我们俩,
我就直接用德语和 Praschag 博士交谈起来,
不用担心旁人是否听得懂或必须帮忙口译了。

缅甸星龟(Geochelone platynota)被认为已经在野外绝种了,因此比野外尚未绝迹的安哥洛卡陆龟更稀有。

830314454

我首先向 Peter Praschag 博士(以下简称 PP)提出,
德国 Bidmon 博士认为陆龟隆背是和湿度有关,
但英国 Highfield 认为和蛋白质过多有关,
那麽他自己的看法如何?
PP 耸耸肩说,
他本人不是 Bidmon 的粉丝,
但维也纳曾经做过研究,
认为隆背是和湿度而非蛋白质有关,
不过英国人不断的找问题。
他自己认为隆背和很多因素有关,
但湿度问题真的很重要。我继续又问:
您对陆龟吃肉的看法如何?
德国的 Bidmon 认为在特定的温度和水分条件下,
陆龟是可以吃肉的。
PP 答道:
陆龟在野外吃到肉的比例非常的少。
我问:
那麽陆龟为何喜欢吃肉?
我在德国的一本乌龟书籍看过,
大部分的陆龟是属于杂食性,
但主要以草食性为主;
唯一被标志为草食性陆龟的是苏卡达象龟(Geochelone sulcata)。
那麽您觉得多少比例比较恰当?
PP 答道:
这就好像是人们喜欢吃巧克力,
可是吃多了并不好。
如果吃肉的话,
比例可能约 3% 左右吧。
陆龟在野外的气候环境随时在变,
有可能就这麽一两个星期吃得到特定的食物,
就像植物开花也就是很短暂的时间,
陆龟那个时候才吃得到花朵。
大部分的时间就只能吃野草。这个 3% 的肉食数据,
和我自己看过的几篇文章和研究,
是相当吻合的数据。

奥地利的学者研究发现,影响苏卡达象龟(Geocheloen sulcata)隆背最重要的因素是溼度问题。

472717453

我接着针对食材问题问道 :
帮陆龟找食材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您觉得陆龟必须提供丰富的食材,
例如 30 种的食用植物吗?
或者仅需约 5 种食材,
但搭配维生素、矿物质和钙质的补给即可?
PP 答道:
其实五种食材搭配维生素和矿物质的添加即可,
并不需要採集那麽多种类的食材。
钙质方面可提供陆龟墨鱼骨食用,
陆龟很喜欢吃墨鱼骨。我继续问道:
美国 Fife 在他的书上提到了,
缅甸星龟才是比安哥洛卡陆龟更稀有的陆龟,
这是真的吗?
PP 答道:
安哥洛卡陆龟至少在野外还有个三五百隻,
但缅甸星龟在野外已经灭绝了。
我很惊讶地说:
真的吗?
PP 继续答道:
没错,
缅甸现在已找不到野生的缅甸星龟,
先前仅存的野生个体全都进了人工繁殖场。
还好缅甸星龟的饲养和繁殖都很容易,
比印度星龟(Geochelone elegans)容易多了。
我带着狐疑的口气问道:
真的?
可是一般人的印象中缅甸星龟比较难养。
PP 回答道:
不、不,
缅甸星龟在温度 12 °C 时还会爬来爬去的,
这时候印度星龟早就躲起来了。美国 Fife 所写的星龟一书,关于缅甸星龟珍稀程度和结石成因的论点,与 Praschag 的看法是一致的。

446426215_orig

我又继续问道:
星龟容易发生结石的原因是甚麽?
PP 回答道:
主要和湿度低或水分太少有关。还真是「凑巧」哩!
美国 Fife 的「星龟(Star Tortoises)」一书上也是提到结石和脱水的问题很有关係。
由于辐射龟才是我最关心的议题,
而且最近才为了陆龟的肺炎问题查阅了很多资料,
想藉此求证一下,
于是我改变了话题。我说道:
我养了一对辐射龟,
公龟上个星期因感染肺炎病逝了。
您觉得肺炎的原因是甚麽?
PP 答道:
肺炎是细菌性感染造成的,
要用抗生素治疗。
辐射龟在 10 °C 还都没问题,
但天冷的时候怕潮湿,
乾冷是没问题的。
那台湾冬天的温度如何?
我答道:
冬天夜间的温度很少低于 7 °C 。
PP 答道:
这样对辐射龟应该没甚麽大问题。
我赶紧又问:
那麽病毒和霉浆菌呢?
况且健康陆龟的呼吸道裡面也有细菌,
不是吗?
PP 笑道:
这当然都有可能,
要做检验才知道。
但陆龟肺炎主要和细菌有关,
必须施打抗生素如 Baytril 和 Amikacin 等等。
陆龟在得到肺炎时会有呼吸困难的表情和很大的喘息声。

说着说着 PP 一边表演起陆龟感染肺炎时呼吸困难喘息的夸张表情。

不仅许多文献指出辐射龟不怕冷,Praschag 博士也这麽认为,乾冷可以,但忌讳湿冷。

173503705

我继续问道:
呼吸困难是必然发生的吗?
可是我的陆龟并没有发生喘气的现象,
只见到龟缩不动、眼睛流泪且上下眼皮水肿的现象。
PP 答道:
他看过的陆龟肺炎都出现呼吸困难的现象,
但并无眼睛流泪且眼皮水肿的情形。
很有可能您的陆龟并非真的感染肺炎而死,
不过我没实际看到乌龟,
没法做出判断。
陆龟流鼻水的原因很多,
不一定都是肺炎。辐射龟的繁殖也是我一向很关心的议题。
于是我就提问:
您觉得辐射龟的繁殖有哪些要注意的?
我觉得台湾的气候和温度应该很适合辐射龟繁殖,
但可惜成绩并不理想。
PP 答道:
辐射龟蛋的孵化要先经过滞育期(Diapause),
我们在美国加州有好几对辐射龟在繁殖,
从夏天生到冬天,
整体的孵化率大约在 25%。
我插嘴问道:
滞育期很重要吗?
大约要多久?
温度是多少?
PP 答道:
辐射龟蛋的孵化一定要经过一段滞育期,
尤其是夏天生的蛋,冬天时由于母龟抱蛋在体内,
算是有历经了较低温的时期,
可以不必有滞育期。
一般来说,
我们会把产下的蛋放先在 15 °C 的环境中,
经过了一到一个半月以后,
才开始以较高温孵化。
我问到:
孵化过程需要有昼夜温差吗?
PP 答道:
不需要昼夜温差,
孵育温度如果是 28 °C,
那麽生出来的仔龟就全部都是公的;
如果孵育温度为 30 °C,
那麽生出来的仔龟以后就全都是母的。
所以用 29°C 来孵最好,
性别刚好一半一半。

Praschag 博士怀疑眼睛流泪浮肿、龟缩不动且无呼吸困难等的症状,不像是细菌性肺炎的症状。

393817672_orig

关于滞育期的说法,
德国的 Bidmon 也发表过相关研究,
但德国所发表的孵化率似乎比较高。我紧接着问道:
如何刺激交尾的行为?
我的辐射龟在前年交尾成功过一次,
也生下了一颗蛋,
可惜没及时发现。
去年我就没看见交尾成功。
PP 问我:
您的辐射龟多大了?
我回答:
公龟身长 30 公分体重 4.8 公斤;
母龟要更大一些。
PP 答道:
我们在美国繁殖的公辐射龟非常大,
大约有 40 公分体重超过 12 公斤。
您的公辐射龟应该才刚开始进入有繁殖能力的大小。听到了 40 公分大的公辐射龟,
我瞪大了眼睛有点吃惊。
我继续发问道:
那麽要如何刺激交配呢?
PP 答道:
把公母龟分开饲养个两个星期,
然后再放在一起,
公龟就会比较会有冲劲。

Praschag 认为背甲直线长 30 公分的公辐射龟才刚开始有繁殖能力。

298285238_orig

随后由于 Peter Praschag 博士必须启程前往机场了,
我们的会谈也不得不告一个段落。
临别前 Praschag 博士建议我加入德国两栖爬虫协会,
并且推荐会刊很值得阅读。
我答覆说曾经试着申请入会,
但没有后续下文,
我知道有好几篇不错的文章,
但也只能辗转取得阅读。
Praschag 博士对此感到有些讶异,
要我再试着申请看看,
如果不成的话,
他愿意帮我写推荐函。
我当面感谢 Praschag 博士的热心帮忙。综观这次和 Peter Praschag 博士的会谈,
对我来说是获益良多的。
一方面我从 Praschag 博士的口中,
验证了一些在文献上所看到的观点或数据;
另一方面也获得了一些我还没看到的论点,
省却了我翻阅文献的麻烦。

在此由衷感谢不方便透露真实姓名的好友,
热心的安排这次我和 Peter Praschag 之会谈。

相关文章

NUANCE树蛙粮使用说明
世界所有龟类图集
如何选灯(1):影响 UVI 的设计因素;UVB 测试卡的普遍问题
欧系陆龟在自然环境的生活方式(上):大地回春
欧系陆龟在自然环境的生活方式(下):酷暑与冬眠
苏卡达象龟幼体只用加热垫不用烤灯的实验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