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曼陆龟和希腊陆龟的成长速率和可能的健康状况

2023-03-19 158 0

20230319_-21

过去这三四年来,
我为了查证许多流传已久的养龟观念,
进行了许多研究文献的查阅工作。
其中的一项重要议题,
就是陆龟成长过快到底有何不良影响?
坊间对于陆龟吃太多导致生长过快的后遗症,
最常见的说法就是隆背和健康问题。
关于生长速率过快是否导致隆背的问题,
我们在陆龟隆背之探讨一文中,
已经提到过这个要素的重要性其实并不高,
湿度才是被证实最重要的因子。
至于陆龟生长过速所可能引起的健康问题,
我们在后续的许多研究探讨中,
都明白的提到了这样的说法说服力很不足,
例如加拉帕戈斯象龟在野生和人工环境的成长比较、豹龟在野外和人工环境的成长比较,
以及苏卡达象龟在野外和人工环境的成长比较等三篇瑞士苏黎世兽医学系的研究文章,
我们都质疑了瑞士的研究学者对于生长过速可能导致健康问题的论点,
提出了多次的质疑和反驳。
我始终感到很纳闷的是,
瑞士苏黎世大学兽医学系的这些动物学者们,
科学逻辑的训练应该不会输给我这个陆龟入门爱好者才对,
那麽为何会有许多说服力不足的研究推论出现呢?
不过我对瑞士苏黎世大学兽医学系研究学者的一些疑虑,
如今总算可以获得更多的釐清了。
原来,
同一批瑞士的学者 Ritz 等人在 2012 年又发表了一篇研究,
这一次的研究对象变成了赫曼陆龟(Testudo hermanni)和希腊陆龟(欧洲陆龟)(Testudo graeca),
而且标题就下得非常吸引人,
此篇研究的目的,
是要探讨这两种陆龟的成长速率和可能健康状态。
我们也很想知道,
苏黎世大学的研究学者们,
是如何总结生长素率和健康状态的议题?
是证实了先前几篇研究担忧影响健康导致短寿呢?
或者推翻了生长过速对健康有害的假设?在 2012 年 6 月 5 日下午,小缅甸星龟原本在烤灯下懒洋洋的取暖,突然惊见一条蚯蚓在潮湿的地面上蠕动。小缅星立刻起身朝着蚯蚓飞奔而来,并以俯冲的方式将蚯蚓啄起。这到底是小缅星的吃肉本能?还是因为生病精神错乱了?
按照老习惯,
我依旧不把研究文献的「摘要(Abstract)」内容当成一回事,
熟知科学论文形式的人心理都很清楚,
唯有详读研究全文才能全盘了解其参考价在哪,
也才不会因此轻易遭到作者的误导。
而正当我阅读此研究的「引言(Introduction)」的时候,
却越读越令我感到兴奋,
因为这麽一段时间以来的陆龟文献查阅,
我总是要像找拼图一样的慢慢寻找证据,
但瑞士的研究学者们这次花了好大的篇幅在论述引言,
一口气就提到了许多我追寻已久的讯息,
包龟陆龟吃肉和湿度与隆背议题,
全都提到了!
撇开湿度和隆背的议题不谈,
瑞士学者光是在陆龟吃肉的引言探讨中,
就提到很令我震惊的事证了。
苏黎世大学的兽医学者们指出,
对于保守喂食陆龟且使用高纤维物质的建议,
是从野外饮食的观察、人工饲养个体的趣闻观察以及常识。
对于喂食陆龟吃猫粮的饲主们做出迅捷判决之前,
我们别忘了,
历史以来使用动物性蛋白当作食物的做法相当普遍,
甚至在德国的一本兽医营养学教科书裡面都有明确记载。
而这本教科书在 2009 年发行了第十一版,
虽然对于草食性陆龟的的喂食建议随着时间而有改变,
但对于动物性物质的喂食建议,
依旧足以吓坏绝大多数的陆龟爱好者。
根据瑞士作者所做的表格整理,
这本教科书从 1980 的第一版至 1993 年的第七版,
对于草食性陆龟的喂食建议是:
80% 的蔬果、19% 的肉类、1% 的矿物质,
蔬果是指:苹果、梨子、柳橙、香蕉、番茄和青草、苜蓿、沙拉;
肉类则是指:切碎的肌肉、心脏以及完整的狗粮和猫粮!
到了 2009 年的第十一版,
对于草食性陆龟的喂食建议则是:
绿色植物(野菜、少量的沙拉和蔬菜)、少量的水果(可能会导致异常发酵与腹泻)、
湿润的狗粮和猫粮不应当作主食(会导致痛风)、乳製品和榖类製品只可少量、牧草随时充分供应、墨鱼骨或蛋壳当作钙质来源。
很显然的,
德国的这本兽医教科书虽然这些年来有所修正,
但对于陆龟喂食的建议,
始终没把动物性物质给剃除!
况且之所以不建议喂食太多动物性物质,
关注的重点乃在于痛风问题,
而非陆龟爱好者之间所流传的其他许多疾病!德国的兽医学教科书之一,左边为 2009 年的第十一版,右边为 1993 年的第七版。虽然历经多次改版,这本教科书始终没建议陆龟应该禁肉。这是德国兽医界对于陆龟营养的研究不足呢?或者其实是高喊陆龟禁肉者自己的说服力不足?
瑞士的学者在引言就谈了那麽多的吃肉议题,
到底有何目的?
原来,
瑞士苏黎世大学想透过动物医院的门诊纪录,
来研究是否陆龟生长速率过快容易导致某些特定的疾病。
学者们也透过瑞士乌龟爱好者协会(SIGS)找到了有兴趣参与的陆龟饲主,
这次的对象集中在希腊陆龟和赫曼陆龟的私人饲主,
由这些饲主提供了陆龟的年龄和体重,
而且这些陆龟个体是饲主们自己感觉健康状态良好的。
本次的门诊资料蒐集,
总共蒐集到了 11 位饲主的 65 隻赫曼陆龟和 6 位饲主的 21 隻希腊陆龟。
然后学者们再将这些资料用来和文献以及动物医院门诊病历的资料库,
进行综合的分析和比较。
在本次总共 539 隻的赫曼陆龟和希腊陆龟资料库中,
学者们分析了年龄、体重、性别、喂食历史和健康问题。
其他的讯息还包括了粪便中的寄生虫,
以及饲主是否会让陆龟进行冬眠等等。
食物的资讯主要来自饲主的提供,
由于无法取得份量和比例,
因此只能针对性质进行分析。
这些陆龟因食材的性质被区分成了三组:
第一组的陆龟完全只吃牧草、野草、野菜和沙拉;
第二组的陆龟则除了第一组的食物以外,
也吃蔬菜、水果和/或颗粒饲料;
第三组的陆龟则被强烈喂食肉类和/或穀类製品。
对于华语圈的陆龟饲主而言,
或许会对于瑞士陆龟饲主给陆龟吃肉感到十分讶异。
不过就诚如瑞士学者所说的,
这些欧系陆龟的饲养是老早就在当地行之已久的,
这与欧洲以外的地方在近年才流行饲养有着很大的历史差别。
许多年岁很大的赫曼陆龟和希腊陆龟,
是在从前老旧观念或建议的年代就开始饲养的,
也就是当年还建议陆龟吃肉的岁月,
这也是瑞士学者特别要在引言的内文中,
特别提到兽医学教科书对陆龟吃肉的建议。
因为有许多陆龟饲主的食材供给,
会根据兽师师的意见来进行。
换句话说,
瑞士境内可以找到在年轻岁月时吃了不少肉类製品的欧系陆龟!正在津津有味吃着狗粮的小缅甸星龟。美国的 E.J. Pirog 很客观的指出:普遍的高纤维低蛋白喂食建议,可说是针对从前喂食陆龟吃猫狗罐头食物的过度反应。然而少量的狗粮或猫粮,至少在德国的兽医营养学教科书内,至今都还是可以接受的。
在本研究的诸多的资料统计比较之中,
有几点是令我感到有趣且值得提出的。
首先是野生陆龟的体重是落在正常值的偏低族群,
而体重最重的是喂食肉类的陆龟。
这个数据和先前瑞士苏黎世大学的几篇研究,
其实是相当吻合的。
此外陆龟是否进行冬眠,
并不会影响到年龄与体重的变化关係,
这个数据似乎意味着,
陆龟冬眠的必要性受到了挑战。
而陆龟体内若有寄生虫,
则会显着影响到年龄与体重的变化关係。
紧接着下来的分析可就有趣了。
瑞士的学者发现,
吃肉类/穀物製品的陆龟,
年龄比其他两组的个体还要老,
其他两组之间的年龄则是没有差别。
当然了,
这些老龟或许从当年还没出现陆龟禁肉声音的年代就已经饲养的,
所以年纪会比现在的年轻没吃肉的乌龟来得大。
但更好玩的来了,
苏黎世大学的学者又发现,
有饮食/生长方面疾病的陆龟,
在年龄方面也比较年轻,
包括代谢性骨病(MBD)和隆背,
在年轻陆龟的发生率明显的高于年长的陆龟。
无论如何,
至少无法证实陆龟吃肉会带来饮食/生长方面的疾病。
这样的发现实在太令人振奋了。
我们先前在探讨文献时,
都顶多只能说肉类对陆龟有害之说的证据力不足,
如今却有更正面支持陆龟可吃肉的发现!
不过作者还是很谨慎的提到了,
这一篇研究终究是回朔性(Retrospective)的研究,
只能提供较间接的证据,
换言之说服力还是有限的。
这就和小缅星疑似感染肺炎自癒纪录一文中提到的一样,
如果以看待人类医学研究的角度来看陆龟研究论文,
我们也不得不很遗憾的指出,
有关陆龟的生理和生理研究领域,
还有极大的进步空间。
至少有许多研究论文的说服力是有待加强的。
例如 Jarchow 在 2004 年所提出的沙漠陆龟治疗上呼吸道疾病计画,
乃是以回朔性(retrospective)的研究认为同时并用全身性和鼻腔冲洗的抗生素,
才能获得较好的上呼吸道感染的治疗效果,
但从人类医学的角度来看,
这并非以很严谨的研究方法来获得说服力很够的成果。 欧洲大陆对于赫曼陆龟与希腊陆龟的饲养历史久远,对于资料的纪录相当丰富且完整。许多需要时间证实的争议性议题,更容易蒐集到相关的证据,以提供相关研究的参考。许多假设性的问题很容易因此找到答桉。
老实说,
在前面几篇苏黎世大学兽医学院的研究论文探讨中,
包括加拉帕戈斯象龟在野生和人工环境的成长比较豹龟在野外和人工环境的成长比较
以及苏卡达象龟在野外和人工环境的成长比较等三篇, 
我真的有看扁这批学者的心态产生,
盖因在他们先前的研究裡,
引述了很多未经证实的推论,
而不是以严谨态度去求证某个说法的可靠性。
然而就在 2012 年的这篇研究,
让我看到了苏黎世大学的学者们,
以较客观的论点来看待陆龟的隆背和吃肉问题。
例如作者自己很明白的表示,
回朔性研究的说服力比较不足,
这也是我们在许多文献探讨中一再强调过的。
更难能可贵的是,
作者们提出了许多陆龟吃肉有关的正面资料,
而非跟着盲目鼓吹陆龟应该禁肉。
这才是真正研究学者该发挥的科学精神。
或许就像我们在新书介绍:完整爬虫照护系列之陆龟专辑一文中提到的,
作者 E.J. Pirog 认为:
蛋白质过多被责怪和许多异常的发展有关,
但事实上没有任何人知道,
多少的蛋白质份量才真的算是过多或太少?
很多有经验的陆龟饲主建议要限制蛋白质,
要以高纤维低蛋白的食物来喂食,
但遵循此建议的新手往往得到的是畸形或成长不良的陆龟。
普遍的高纤维低蛋白喂食建议,
可说是针对从前喂食陆龟吃猫狗罐头食物的过度反应。 
如果我们对照德国的兽医学教科书,
到了 2009 年的第十一版,
都还没把狗粮和猫粮的食物选项排除,
况且针对动物性蛋白质的可能坏处,
也只提到了痛风而非隆背或代谢性骨症。
这是德国兽医界的程度太差?
搞不清楚陆龟吃肉所带来的诸多缺点?
所以教课书至今没叫陆龟不可吃肉。
或者其实是那些盲目高喊陆龟应该禁肉的人士们,
始终提不出支持自己论点的有利证据?
不论如何,
就在 2012 年的这篇瑞士最新研究裡,
作者再度提出了一篇陆龟吃肉的正向资料。
欧系陆龟在欧洲的饲养年代久远,
不论是以前不禁止陆龟吃肉,
或者是今日建议陆龟节制吃肉,
对于相关资料和病例的搜集,
都远比我们来得更完整。
由老陆龟们亲自出面展示自己的健康状态,
还真的胜过了千言万语。

参考文献:
Ritz J. et al.(2012): Variation in growth and potentially associated health status in Hermann's and spur-thighed tortoise (Testudo hermanni and Testudo graeca). Zoo Biology 31(6):705-717

相关文章

如何选灯(1):影响 UVI 的设计因素;UVB 测试卡的普遍问题
欧系陆龟在自然环境的生活方式(上):大地回春
欧系陆龟在自然环境的生活方式(下):酷暑与冬眠
苏卡达象龟幼体只用加热垫不用烤灯的实验
苏卡达象龟在野外和人工环境的成长比较
辐射龟怕冷吗?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