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腿象龟学会使用触控萤幕的能力

2023-03-19 134 0

具备触控式萤幕的电器可说是目前最受欢迎的科技产品,
对于人类而言,
只要透过萤幕的点击,
便能获取相关的讯息,
是个很重大的进步。
人类具有高等的智慧和灵巧的双手,
轻而易举的就能够学会触控萤幕,
并且运用从中获得的资料。
我们不禁想问的是:
那麽陆龟呢?
陆龟是否也和人类一样,
能够学会使用触控萤幕。
毕竟触控式萤幕的使用,
涉及许多抽象的空间概念,
绝非直觉式的生存本能而已。
不论这是个有趣或无聊的议题,
奥地利维也纳大学的研究团队,
果真为此进行了相关的试验,
以客观的实验试图回答陆龟是否能学会使用触控式萤幕,
让我们对于陆龟的生理习性又有更多的了解。
奥地利维也纳大学的这个团队, 对于陆龟生理的研究可说不馀遗力。 红腿象龟追随凝视的能力、红腿象龟的空间概念和红腿象龟有社会行为吗?几篇研究, 都是出自这个研究团队之手。
这个团队在 2011 年曾发表了一篇关于红腿象龟打哈欠行为的研究,
证实了打哈欠在红腿象龟之间是没有传染力的。
也因为这篇看似「无聊」的研究,
使得奥地利维也纳大学的这个研究团队,
荣获了 2011 年「搞笑诺贝尔奖(Ig Nobel Prizes)」的生理学奖项。
老实说,
搞笑诺贝尔奖的中文名称翻译,
我个人并不是很认同,
因为此奖项的内涵具有「幽默」和「反讽」的意味,
并非全然胡闹搞笑而无实际参考价值。
举例来说,
俄罗斯裔荷兰物理学家 Andre Konstantin Geim,
在 2000 年曾因「磁悬浮青蛙」而获得搞笑诺贝尔奖,
十年后他又以「在二维石墨烯材料的开创性实验」与其学生共同获得 2010 年诺贝尔物理学奖,
成为世上第一个获得这两个奖项的科学家。
凡人往往把突发奇想当成搞笑来看待。奥地利维也纳大学的研究团队证实,乌龟的打哈欠行为是不会传染的。而乌龟打哈欠不会传染的研究也获得了 2011 年搞笑诺贝尔奖之生理学奖。
我们回到红腿象龟的议题上。 奥地利学者这次沿用了红腿象龟的空间概念红腿象龟有社会行为吗?两篇研究中的个体,
也就是说,
这四隻红腿象龟对于人类的实验研究相当有经验。
而这几隻红腿象龟在进行本次实验时,
腹甲长度已经成长至 11-13 公分,
不过性别仍旧无法分辨。
本实验好玩的来了,
维也纳大学的学者使用 15 吋 1024x768 画素的全彩触控萤幕,
并搭配相关的软体来控制喂食转盘。 萤幕上会先出现一个红色三角形光影, 红三角消失后会在左右两旁出现蓝色圆形光影,
只要红腿象龟连续点击正确的蓝色圆形光影,
只要红腿象龟在触控萤幕做出正确的点击,
喂食转盘就会转动,
并把红腿象龟爱吃的食物旋转送至喂食孔,
当作答对的奖赏。 当作奖励的美食包括草莓、香菰和甜玉米。 红腿象龟平常在吃的较普通食物则是:
黄瓜、葡萄和苹果。
当红腿象龟学会了触控萤幕以获取美食以后,
研究学者让红腿象龟来到真实的场景。
这是一个 100x80 公分大的场地,
在黑色背景处也有个红色三角形,
两旁以间隔 50 公分的距离,
各放置了一个直径 8 公分高 2.5 公分的蓝色圆形小碗,
模拟成触控萤幕的样子。
两个蓝色碗里都装了红腿象龟爱吃的美食,
食物则是被透明塑胶膜所包覆,
必须爬行至蓝色小碗很近的距离才看得见裡面的美食。
维也纳大学的研究人员想要了解,
红腿象龟会不会因受先前触控萤幕回馈美食的选边经验,
影响到对于蓝色小碗的选边。
之后展开了第二阶段的真实场景实验,
这次则是把美食放在触控萤幕回馈美食的相反侧。
也就是说红腿象龟要爬向和原本触控萤幕蓝色光影相反的蓝色小碗,
才能有可口的美食可以吃。
然后研究人员又把红腿象龟放到触控萤幕前,
看看红腿象龟对于触控萤幕蓝色光影的选择会不会也受到影响。
之后又把红腿象龟放回实际场景来观察会选择哪个蓝色圆碗。红腿象龟也能够学会触控萤幕的使用,况且学会的速度和鸽子与老鼠相当,而比狗还要快。
研究的结果发现,
红腿象龟具有学会触控萤幕的能力!
红腿象龟除了学会了从碰触正确的蓝光点来获得可口美食以外,
在真实场景内也会走向和蓝光点获得美食同测的蓝色圆碗。
虽然在遭到故意变动蓝色圆碗美食的位置以后,
回到触控萤幕后仍旧会正确的选择触控银幕的蓝色光影位置。
而当红腿象龟再度回到真实场景时,
此时虽然食物是放在和蓝色光影不同的一边,
红腿象龟也会爬向真正有食物的蓝色圆碗。
这个实验证实了:
红腿象龟对于空间是具备认知能力的。
也就是说乌龟比我们所想像中的还要聪明。 红腿象龟追随凝视的能力红腿象龟的空间概念红腿象龟有社会行为吗?等三篇研究的第一作者,
也是本次研究团队学者之一的 Wilkinson 博士表示:
陆龟训练学会触控萤幕的速度和鸽子与老鼠相当,
但比她所训练过的狗还要快。
对于陆龟比狗还要快学会触控萤幕的现象,
可能是陆龟打从孵化以后,
就要学会自己对于食物和掩护做决定,
而非接受到父母的呵护。
这个实验成果的另一层一意义是,
红腿象龟能够分辨两种不同的设备,
并且针对两种不同设备所需做出的反应。
简单的说,
红腿象龟具有认知学习和行为控制的能力,
知道哪个场景该做出何种反应,
而不是整天靠着乱闯乱撞来过日子。
本研究的另一个惊人发现是,
红腿象龟具有长期的记忆力。
红腿象龟再度接触到触控萤幕时,
已经相隔两个多月了,
也就是说这段期间都未再接触到触控萤幕的设备。
然而当红腿象龟再次回到触控萤幕实验时,
虽然历经蓝色圆碗的蓄意反向干扰刺激,
都还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意味着红腿象龟对于空间刺激具有长期的记忆能力。
不过可惜的是,
研究由于受到时间的限制,
我们更想知道,
乌龟的长期记忆力能够维持多久的时间。红腿象龟认得该碰触哪一边的蓝色光影,才能获得美食的回馈。
而 Wilkinson 博士更是提醒,
如果我们要捉拿一隻爬虫,
必须考虑到爬虫认知丰富化(cognitive enrichment)的需求。
至少就红腿象龟而言,
对于外界的认知比我们所想像的还要複杂,
所以我们人类在照顾和互动时,
必须加以尊重。
我们或许可以这麽推测,
乌龟如果对于和人类的互动,
留下了不良或痛苦的印象,
很可能会长久记在脑里,
也就是产生所谓的紧迫。
正如 Wilkinson 博士所说的,
一般人总以为爬虫不活泼、愚笨且反应迟钝,
然而爬虫却是比我们所想像中的还要複杂。
虽然这距离中国古人认为乌龟具有灵性的观念,
还有着天壤之别,
但维也纳大学初步证实了红腿象龟的认知丰富化,
这对于爱龟的人士而言,
已经是个很令人振奋的新发现了。
至于维也纳的研究团队为何总喜欢用红腿象龟作为实验的对象,
根据作者群表示,
这是因为红腿象龟的好奇心很强,
况且也喜欢吃奖励品,
所以成为一个很不错的实验对象。
不过让我感到讶异的是,
黄瓜、葡萄和苹果对于大部分的陆龟而言,
都已经算是很有吸引力的美食了,
维也纳的研究团队竟然认为这些也只是红腿象龟的较普通食物,
真正当作奖励的美食则属草莓、香菰和甜玉米。
这不禁令人思索,
在面对紧迫或挑食的陆龟个体时,
喂食草莓或许是个值得尝试的作法。
当然了,
或许草莓只对红腿象龟有效,
毕竟每一种陆龟喜欢的食物都不尽相同。

参考文献:
Mueller-Paul, J. et al (2014): Touchscreen performance and knowledge transfer in the red-footed tortoise (Chelonoidis carbonaria). Behavioural Processes (106): 187-192.

相关文章

NUANCE树蛙粮使用说明
世界所有龟类图集
如何选灯(1):影响 UVI 的设计因素;UVB 测试卡的普遍问题
欧系陆龟在自然环境的生活方式(上):大地回春
欧系陆龟在自然环境的生活方式(下):酷暑与冬眠
苏卡达象龟幼体只用加热垫不用烤灯的实验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