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植物对埃及陆龟背甲温度的影响 | 埃及陆龟

2023-03-19 157 0

在我们所饲养的陆龟之中,
不乏来自乾燥气候的品种。
由于乾燥地区不免令人有非常炎热的第一印象,
因此许多饲主在佈置养龟的环境时,
便会提供乾燥高温的条件。
然而,
来自乾燥地区的陆龟是否真的那麽喜欢炎热得环境?
或者陆龟其实并非真正喜欢如此酷热的环境,
而是自有一套调节体温的方式。
陆龟是变温动物,
生长在炎热乾燥地区的陆龟,
又该如何调控自己的体温呢,
是个很值得探讨的议题。
美国和埃及的学者 Attum 等人在 2013 年所发表的一篇研究,
提供我们更多有关乾燥地区陆龟如何调控体温的方式,
很值得陆龟饲主们作为养龟环境布置的参考。
这批学者也是我们先前探讨埃及陆龟追踪方法的比较一文的作者。
这篇研究的实验对象是埃及陆龟(Testudo kleimmanni),
埃及陆龟生长在极为乾燥的环境之中,
每年从五月中六月初起便会陆续进入夏眠(aestivation),
直到九月底十月初才又逐渐回复活力。
在这段最炎热的夏季裡,
也是周遭温度最高、毫无降雨且食物最少的期间。
埃及陆龟原生地最常见的植物,
是一种称为单子蒿(Artemisia monosperma)的沙漠灌木,
覆盖比例占了 5-10% 的原产地面积。
作者们想要知道,
单子蒿是否能够抵挡夏季烈日的高温,
对于躲在裡面的埃及陆龟之体温影响又何影响?很多照片总喜欢秀出陆龟在大太阳底下的模样,很容易引起读者误以为陆龟喜欢在夏季烈日当空时晒太阳。
这个研究的地点是在埃及西奈半岛的一个保育区内进行的,
该保育区佔地 250 平方公里且其纬度与中国上海相当,
海拔为 30 公尺以下而年雨量只有 50-100 mm。
研究学者测量了 10 隻母龟(平均背甲长 106.3±2.9 mm)和 5 隻公龟(平均背甲长 93.1±4.8 mm)的背甲温度变化,
也记录了每日的气温、植物阴影下和地表温度,
并且要调查埃及陆龟在不同季节时对于植株的选择异同。
研究的结果简单的说,
不论季节,
单子蒿灌木丛的直径与每日平均气温、温度变动幅度、最高温和最低温之间,
存在着很明显的关联性。
就以调查期间的最高温和最低温为例,
作者在 2007 年 6 月 10 日测得的空地最高温度达 54.5 °C,
同一日也测得了一株 0.2 公尺直径单子蒿灌木丛下最高温为 52.0 °C;
而在 2006 年 12 月18 日测得的空地最低温度为 3.0 °C,
同一日也测得了三株直径分别为 0.2、0.3 和 0.4 公尺的单子蒿灌木丛下最低温为 4.5 °C。
当单子蒿灌木丛的直径达到 0.6 至 0.8 公尺的阈值时,
灌木丛下的温度开始趋于稳定。
单子蒿灌木丛的直径越大,
树荫下的平均温度就明显的越低,
大直径灌木丛下的平均温度在春季为 19 °C、夏季时为 30 °C、秋季时为 17 °C、冬季时为 12 °C。
单子蒿灌木丛的直径达到阈值时,
树荫下的每日温度变动幅度也明显的降低,
春夏两季稳定在约 8 °C、秋冬两季约为 6 °C。
每日最高温也是在直径达到阈值时呈现显着的降低,
大直径灌木丛下的每日最高温度在春季为 24 °C、夏季时为 34 °C、秋季时为 21 °C、冬季时为 15 °C。
每日最高温也是在直径达到阈值时呈现显着的升高,
大直径灌木丛下的每日最低温度在春季为 15 °C、夏季时为 25 °C、秋季时为 14 °C、冬季时为 11 °C。
这个测量数据简单的来说就是,
当灌木丛的直径大到了一个程度时(0.6 至 0.8 公尺),
树荫底下的温度就越稳定。单子蒿的直径越大,越能提供埃及陆龟在夏季时躲藏夏眠并防止体温过高的效果。
至于埃及陆龟的背甲温度方面,
不论是平均温度或平均温度变动幅度,
都会随着季节而有显着的差异。
埃及陆龟的背甲在夏季的时候,
具有最高平均温度和最小的温度变动幅度。
埃及陆龟在六月至九月的夏眠期间,
背甲的平均温度为 28.5±0.23 °C,
而背甲的温度变动幅度为 9.6±0.77 °C。
埃及陆龟的平均背甲温度在十一月至三月期间,
高于周遭环境和空地的平均温度。
而在五月至十月份的其间(包含夏眠),
埃及陆龟的背甲平均温度则低于空地的平均温度。
埃及陆龟的背甲在冬季的时候,
具有最低平均温度和最大的温度变动幅度。
埃及陆龟背甲测得的最高温是 45 °C(2007 年 3 月 9 日非夏眠期间),
背甲最低温则是 3 °C(2006 年 12 月18 日)且有三隻。
作者还发现了很有趣的事,
虽然单子蒿灌木丛的直径达到 0.6 至 0.8 公尺阈值时,
温度的变化便能够趋于稳定,
但埃及陆龟在夏眠时所选用的灌木丛,
都是平均直径大于 1.2 公尺的植物丛。
作者推测了几个原因,
其中一个为较大的灌木丛,
有助于提升教高的湿度并协助水分的保存。
在夏眠的期间,
空地的每日温度变化幅度超过了 25 °C,
但埃及陆龟背甲的温度变化幅度却不到 10 °C。
埃及陆龟在十一月至三月的期间,
选用的灌木丛直径就较小了(平均 0.5 至 0.8 公尺),
这有助于在较凉的季节裡晒到太阳以调节体温。
此期间埃及陆龟的背甲不论是平均温度和变动幅度,
都高于周遭环境和空地的数据,
而背甲温度的变动幅度甚至可超越 20 °C。陆龟背甲温度的测量虽然容易进行,可惜无法准确的反应出核心体温。
虽然我们在南非豹龟在一年四季的体温变化一文中提到过,
核心体温和泄殖腔体温、皮肤体温与背甲体温之间,
呈现了统计学上的明显差异,
况且身体各部位的温度也都不一样,
而泄殖腔体温是其中最低的一组。
就以背甲和泄殖腔体温的差距来做比较吧,
根据沙漠陆龟(Gopherus agassizii)的研究也发现,
幼体的背甲温度始在正午时终至少比泄殖腔体温高出 3 °C,
而成体的背甲温度在中午的时候会比泄殖腔体温高出至少 10 °C。
虽然背甲温度无法准确的反应出身体各部位的温度或核心体温,
但埃及陆龟透过沙漠植物来调节体温的研究数据,
对于长期放养在户外的陆龟饲主而言,
可说是获得了非常重要的参考资料,
很值得加以思考并运用。
就以我自己的经验来再回顾和检讨吧。
辐射龟感染肺炎首次就医一文中提到了:
从 2009 年的下半年开始,
就停止了冬天的夜间加温,
总觉得北台湾的冬天低温对于辐射龟而言,
尚在可以承受的范围内。
况且只要白天的烤灯提供乌龟必需的热源,
冬天的日夜温差在我的看法是可以接受的。
至少前一年就这麽安然度过了。
如今对照埃及陆龟的这篇研究,
只要在冬季白天时提供足够热源,
甚至令背甲温度的变动幅度甚至可超越 20 °C,
以北台湾的冬季寒夜气温来看,
其实是不需要担心的。
而在欧系陆龟隆背之探讨一文中也提到了:
对于欧系陆龟健康而言,
剧烈的日夜温差是绝对必要的。
在原产地的日夜温差达 20 °C 是很稀鬆平常的!
很遗憾的是,
当时我在冬季白天所提供的热源,
实在不足以应付两隻大乌龟的生理需求......陆龟会随着温度的变化来改便睡觉休息的位置,天冷的夜裡喜欢待在白天很快就能接受到热源(或太阳光)的位置。
另外在小缅星在北台湾户外过冬纪实一文中提到了:
在寒流来袭气温骤降的夜晚裡,
小缅星会睡在离烤灯最近的树干下方,
以便就近取暖。
但不管白天或黑夜再怎麽冷,
小缅星就是绝少会待在烤灯的正下方取暖。
如今看来,
与其说是小缅星在夜裡怕冷,
更可能是小缅星意识到了白天可以就近取暖的位置,
因此选择在烤灯附近过夜。
而在落叶枯草藏身处的回顾检讨一文中,
我用厚达 20 公分的落叶提供小缅星躲藏。
对于不打算使用落叶的陆龟饲主而言,
我们从埃及陆龟的研究来看,
也可以大直径的矮小灌木来提供较稳定的夏季和东季温度或微气候。
埃及陆龟利用单子蒿(Artemisia monosperma)调解背甲温度的这篇研究,
最可惜的是对于植栽下方的湿度变化毫无着墨。
植物在行光合作用时会吸收并蒸发水分,
这对于阴影处的湿度会产生何种影响,
也是我们非常关切的议题。
但可以想见的,
就和周遭气温与空地温度不同于灌木丛遮荫下的温度,
在溼度方面也非常可能有不同的数据和变化。
有可能就如同在欧系陆龟的栖息地气候中所提到的,
底床尤其是灌木丛内的底床附近,
以及生活在裡面的陆龟,
至少在清晨的时候是很潮湿的。
无论如何,
陆龟的夏眠行为,
也能够防止体内水分的大量流失,
这是个不争的事实。

参考文献:

Attum, O. et al(2013): Thermal utility of desert vegetation for the Egyptian tortoise and its conservation implications. Journal of Arid Environements 96:73-79.

相关文章

NUANCE树蛙粮使用说明
世界所有龟类图集
如何选灯(1):影响 UVI 的设计因素;UVB 测试卡的普遍问题
欧系陆龟在自然环境的生活方式(上):大地回春
欧系陆龟在自然环境的生活方式(下):酷暑与冬眠
苏卡达象龟幼体只用加热垫不用烤灯的实验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