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4月24日

北京天佑工作室

不亂於心,不困於情,不畏將來,不念過往。

罗马尼亚野生希腊陆龟的长期营养观察 | 希腊陆龟

1 min read

20230319_-6

自從看到德國烏龜專家 H.-J. Bidmon 博士文章內的陸龜吃蟲圖片以後,
我便積極的搜尋研究文獻來求證陸龜是否能吃動物性物質,
轉眼間竟然已經快要六年了!
綜觀這些日子以來的文獻探討發現,
陸龜會吃動物性物質可說根本就是無法反駁的事實,
只可惜大部分的陸龜愛好者依舊被錯誤觀念所束縛著,
至今仍堅稱陸龜是純素食的動物,
卻又始終提不出支持自己看法的可靠證據。
不過令人感到遺憾的是,
如果從審視人類醫學研究報告的角度來看待陸龜研究,
總覺得每篇陸龜論文研究多少都還有些值得改進的地方,
也因此研究成果的說服力會遭到一定程度的質疑。
雖然這些質疑無損於陸龜會吃動物性物質的事實,
但陸龜能吃多少份量的動物性物質而不傷健康,
才是現階段此議題的最大質疑點。

在人類的公共衛生學研究上有個共識,
即參與人數越多、含括範圍越大且追蹤時間越久的調查,
研究本身的可信度就越高,
或比較不會偏離事實。
如果以此觀點來看陸龜吃肉的研究,
多少都能以公共衛生學的觀點來質疑其說服力。
例如在阿爾及利亞東北部希臘陸龜的食物選擇一文,
雖然我們確認了希臘陸龜會吃動物性物質的事實,
但此研究的陸龜總共只有 44 隻,
研究的地點僅限於 30 公頃的面積,
況且追蹤的時間僅限於某個期間,
這都會令人質疑希臘陸龜吃動物性物質所佔比例的可靠度和代表性。
再如黃金歐陸長期餵食貓罐頭的實驗一文,
雖然我們也確認了黃金希臘陸龜能夠吃動物性物質的事實,
但此研究是人為的強迫餵食動物性物質,
且追蹤的時間不到四年,
這都會令人質疑黃金希臘陸龜是否能吃那麼多的動物性物質。

維持長達 10 年且個體數超過 500 隻的羅馬尼亞希臘陸龜進食紀錄,提供我們有關希臘陸龜飲食更客觀的依據。雖然實驗的方法可能會對進食的份量造成比例的偏差,但實際曾吃下過的食物是不會看錯的。

20230319_-9

新的研究報告總是不斷地出爐,
我們今天打算探討的,
是羅馬尼亞學者 Iftime 等人在 2012 年所發表的一篇調查報告,
調查的地點是羅馬尼亞緊鄰黑海的地區多布羅賈(Dobrogea),
時間是從 2000 年至 2010 年間的每年三月至十月,
也就是十年內該地區希臘陸龜(Testudo graeca ibera)非冬眠時的活動期間,
況且接受到調查的陸龜數量超過了 500 隻。
換個角度來說,
這是個相當大數量且相當長時間的希臘陸龜飲食調查,
至少在我所讀過的野生陸龜的飲食調查報告中,
還沒見過能有超越其數量和時間的,
因此本研究成果的可信度或說服力就更高了。

根據羅馬尼亞的學者指出,
這次長期間大數量的陸龜飲食研究,
所採取的是直接觀察法而非糞便檢查法。
很遺憾的是,
我們曾在阿爾及利亞東北部希臘陸龜的食物選擇一文中已經提到過:
野外陸龜的食材研究,
其實分成了兩大方式:
一者為實際去觀察陸龜吃下了些什麼東西,
這種研究方法最大的優點是看到陸龜所吃的真實食物,
但缺點是觀察者或研究人員不太可能整天或長期都盯著陸龜看,
何況觀察者本身就是個誤差的根源,
也就是陸龜真正吃下的東西或份量很容易被人遺漏,
況且有人在一旁也容易干擾到陸龜的日常生活。
也就是說成果發生誤差的可能性就高很多了。

越來越多的研究發現希臘陸龜會主動吃動物性物質,可說是無須再爭論的事實了。可惜陸龜對於吃動物性物質的最高安全份量或比例,則仍舊需要更多的客觀研究來求證,畢竟,凡事過猶不及。

20230319_-7

無論如何,
根據羅馬尼亞的這篇研究顯示,
野生希臘陸龜被人觀察到的進食行為中,
植物性物質佔了 96.5%,
也就是主要是以草食性為主。
希臘陸龜被人看見吃下了 25 種植物,
而且主要是菊科(Asteraceae)、豆科(Fabaceae)和禾本科(Poaceae)的植物,
作者表示這和其他的調查研究成果相當的吻合。
希臘陸龜最常吃植物的幼葉,
而這通常也是植物葉片內蛋白質含量最高的部位。
若以單品植物來看,
希臘陸龜進食頻率最高(超過 10%)的植物是:
百脈根(Lotus corniculatus)和三葉草屬(Trifolium sp.);
進食頻率中等( 5%-10%)的植物是:
蒲公英、苜蓿属(Medicago sp.)、草莓屬(Fragaria sp.)、灰白石蠶(Teucrium polium)和早熟禾屬(Poa sp.)。
希臘陸龜偶而也會吃歐亞山茱萸(Corns mas)、梨屬(Pyrus sp.)和櫻桃屬(Prunus sp.)植物的果實。
此外希臘陸龜也會吃某些被認為對哺乳動物有毒的植物,
不過其中只有一種有毒植物是有所謂的驅蟲藥效。

至於動物性物質的部分,
根據羅馬尼亞的作者表示,
希臘陸龜也偶爾會吃動物性物質如腐屍,
被觀察記錄到的有山貓、鳥、牛和綿羊的死屍,
還有野狗和豺狼吃剩的獵物。
有趣的是,
作者提到自己調查到希臘陸龜吃肉的比例,
比其他的研究來得低,
只可惜羅馬尼亞作者所引述的是一篇西班牙的研究,
由於我不懂西班牙文,
所以無法查證西班牙的希臘陸龜到底吃下了多少比例的動物性物質。
不過誠如作者自我檢討指出,
其主要的原因為方法偏差所致,
因為直接觀察到陸龜吃動物性物質較為困難。
這與我們先前就一再的提醒直接觀察法可能會產生偏差,
看法真的是不謀而合!
況且就以蚯蚓或蠕蟲來說吧,
其體型大小可不比許多動物的死屍,
只要一兩口就吞下肚內了,
不需要慢慢地撕裂啃咬。
所以羅馬尼亞作者沒見到陸龜吃蚯蚓或蠕蟲,
並不令人感到意外。
例如作者還提到了,
並沒有發現到先前研究所記錄到的希臘陸龜食糞性。

蚯蚓和小蟲的體積渺小,無法和龐大的哺乳動物腐屍相比擬,尤其是陸龜在捕捉蚯蚓和小蠕蟲時的動作敏捷,除非觀察者隨時在一旁緊盯,否則並不太容易記錄到陸龜吃蚯蚓或蠕蟲。

20230319_-8

羅馬尼亞的這次研究也證實了其他研究所紀錄的希臘陸龜的食土性(Geophagy)。
根據作者指出,
希臘陸龜會吃含有石灰石的黏土,
甚至是直接啃咬吃下石灰岩的碎塊。
尤其是幼體和亞成體最常被發現有這種行為,
據推測這和成長時的鈣質需求有關。
不過作者也發現,
希臘陸龜並不會去吞食不含鈣質的礫石。
我們對此一發現不禁懷疑,
陸龜愛好者用心良苦的幫陸龜準備墨魚骨等高檔的鈣質補充品,
看來其實改用石灰岩碎塊就可以了。
不過其他作者所記錄到陸龜的食糞性(Coprophagy),
羅馬尼亞的這篇研究則沒發現到,
但這也可能是觀察偏差所致。

綜觀羅馬尼亞的這篇最新研究,
雖說是龐大數量且長時間的觀察紀錄,
但很可惜的是所採取的研究方法,
頂多是觀察者能紀錄到吃下某種食物的「次數」,
因為如果沒有透過糞便檢察的方式,
我們無法得知某種食物被吃下的「份量」。
無論如何,
這篇研究透過龐大數量且長時間的紀錄,
再度證實陸龜會主動吃動物性物質的論點。
這對於始終反對陸龜吃動物性物質的人士而言,
不啻又是一次重大的打擊!
然而最令我感到震撼的是,
這篇希臘陸龜的大數量長期間觀察紀錄,
引起了德國陸龜界的軒然大波!
原因在 2006 年最先提出陸龜能吃肉的德國 H.-J. Bidmon 博士,
竟然藉由此文重炮轟擊另一位德國的陸龜專家 Wolfgang Wegehaupt 先生!
這可說是 H.-J. Bidmon 博士前所未見的對他人公開批評!

飼養資歷超過 50 年的德國陸龜專家 Wolfgang Wegehaupt 先生,在出版最新陸龜專書「歐系陸龜接近自然的飼養(Europäische Landschildkröten Naturnahe Aufzucht)」的前夕,遭到另一位德國陸龜專家 H.-J. Bidmon 博士的無情批判。

20230319_-10

話說飼養歐系陸龜超過五十年的德國陸龜專家 Wolfgang Wegehaupt 先生即將在今年(2013 年)二月底推出最新的大作:
「歐系陸龜接近自然的飼養(Europäische Landschildkröten Naturnahe Aufzucht)」,
但 H.-J. Bidmon 博士卻在一月初的時候,
透過引述羅馬尼亞這篇龐大數量且為期十年的希臘陸龜研究,
狠狠的批判了 Wolfgang Wegehaupt 先生!
H.-J. Bidmon 博士直接指名道姓的認為,
Wolfgang Wegehaupt 先生無視於許多真正的科學文獻,
在自己的著述和演講當中指稱陸龜不會吃腐屍、水果和高蛋白的植物。
最令我感到驚訝的是,
H.-J. Bidmon 博士竟然引述了[莊子 秋水](同時引述英語和德語翻譯版)中的看法來譏諷對手:
「井蛙不可以語於海者,拘於虛也;夏蟲不可以語於冰者,篤於時也;曲士不可以語於道者,束於教也。」
用白話文說就是:
井裡的青蛙,不可能跟它們談論海洋之大,這是因為牠受到生長和居住環境的限制;
夏天的蟲子,不可能跟它們談論冬天的冰霜,這是因為牠受到生命壽命短暫的限制;
思想偏頗彎曲之人,不可能跟他們談論真理之道,這是因為他們受限於教育和成長環境的限制! 

H.-J. Bidmon 博士甚至認為,
莊子的道家思想才更貼近於真正對生物學和生態學的理解,
而非零星或在休假時才進行的主觀觀察(暗指 Wolfgang Wegehaupt 的私下研究),

我們就舉 Wolfgang Wegehaupt 在歐系陸龜在野外的飲食一文來看吧,
作者很明白的提到了他自己和當地人都沒見過陸龜會吃腐屍。

當我們理解並掌握每篇研究方法的可信度後,
其實對於不同觀察者的結果偏差並不感到意外。
只不過對於 H.-J. Bidmon 博士這麼多年來首次以引用研究文獻的方式公開的重炮轟擊對手,
真的令我感到驚訝萬分!
因為在美國、德國和台灣三地的陸龜論壇之中,
德國陸龜愛好者或專家之間的言論可說是最祥和的。
如今總算被我第一次見識到來自德國龜友的攻擊性言論,
而且涉及了兩位在德國的重量級陸龜專家。
多年來我總想找出文獻來求證 H.-J. Bidmon 博士的異論,
至今始終無法找到可靠證據推翻他的先進觀點也就算了,
然而最令我感到汗顏的是,
一個無中國文化背景的德國學者,
竟然能想到引用 2300 年前莊子的著述來譏諷對手!
我…
真的徹底被他打敗了!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ICP 2021040747 -1 by 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