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尼亚野生希腊陆龟的长期营养观察 | 欧洲陆龟

2023-03-19 223 0

20230319_-6

自从看到德国乌龟专家 H.-J. Bidmon 博士文章内的陆龟吃虫图片以后,
我便积极的搜寻研究文献来求证陆龟是否能吃动物性物质,
转眼间竟然已经快要六年了!
综观这些日子以来的文献探讨发现,
陆龟会吃动物性物质可说根本就是无法反驳的事实,
只可惜大部分的陆龟爱好者依旧被错误观念所束缚着,
至今仍坚称陆龟是纯素食的动物,
却又始终提不出支持自己看法的可靠证据。
不过令人感到遗憾的是,
如果从审视人类医学研究报告的角度来看待陆龟研究,
总觉得每篇陆龟论文研究多少都还有些值得改进的地方,
也因此研究成果的说服力会遭到一定程度的质疑。
虽然这些质疑无损于陆龟会吃动物性物质的事实,
但陆龟能吃多少份量的动物性物质而不伤健康,
才是现阶段此议题的最大质疑点。
在人类的公共卫生学研究上有个共识,
即参与人数越多、含括范围越大且追踪时间越久的调查,
研究本身的可信度就越高,
或比较不会偏离事实。
如果以此观点来看陆龟吃肉的研究,
多少都能以公共卫生学的观点来质疑其说服力。
例如在阿尔及利亚东北部希腊陆龟的食物选择一文,
虽然我们确认了希腊陆龟会吃动物性物质的事实,
但此研究的陆龟总共只有 44 隻,
研究的地点仅限于 30 公顷的面积,
况且追踪的时间仅限于某个期间,
这都会令人质疑希腊陆龟吃动物性物质所佔比例的可靠度和代表性。
再如黄金欧陆长期喂食猫罐头的实验一文,
虽然我们也确认了黄金希腊陆龟能够吃动物性物质的事实,
但此研究是人为的强迫喂食动物性物质,
且追踪的时间不到四年,
这都会令人质疑黄金希腊陆龟是否能吃那麽多的动物性物质。维持长达 10 年且个体数超过 500 隻的罗马尼亚希腊陆龟进食纪录,提供我们有关希腊陆龟饮食更客观的依据。虽然实验的方法可能会对进食的份量造成比例的偏差,但实际曾吃下过的食物是不会看错的。

20230319_-9

新的研究报告总是不断地出炉,
我们今天打算探讨的,
是罗马尼亚学者 Iftime 等人在 2012 年所发表的一篇调查报告,
调查的地点是罗马尼亚紧邻黑海的地区多布罗贾(Dobrogea),
时间是从 2000 年至 2010 年间的每年三月至十月,
也就是十年内该地区希腊陆龟(Testudo graeca ibera)非冬眠时的活动期间,
况且接受到调查的陆龟数量超过了 500 隻。
换个角度来说,
这是个相当大数量且相当长时间的希腊陆龟饮食调查,
至少在我所读过的野生陆龟的饮食调查报告中,
还没见过能有超越其数量和时间的,
因此本研究成果的可信度或说服力就更高了。
根据罗马尼亚的学者指出,
这次长期间大数量的陆龟饮食研究,
所採取的是直接观察法而非粪便检查法。
很遗憾的是,
我们曾在阿尔及利亚东北部希腊陆龟的食物选择一文中已经提到过:
野外陆龟的食材研究,
其实分成了两大方式:
一者为实际去观察陆龟吃下了些什麽东西,
这种研究方法最大的优点是看到陆龟所吃的真实食物,
但缺点是观察者或研究人员不太可能整天或长期都盯着陆龟看,
何况观察者本身就是个误差的根源,
也就是陆龟真正吃下的东西或份量很容易被人遗漏,
况且有人在一旁也容易干扰到陆龟的日常生活。
也就是说成果发生误差的可能性就高很多了。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希腊陆龟会主动吃动物性物质,可说是无须再争论的事实了。可惜陆龟对于吃动物性物质的最高安全份量或比例,则仍旧需要更多的客观研究来求证,毕竟,凡事过犹不及。

20230319_-7

无论如何,
根据罗马尼亚的这篇研究显示,
野生希腊陆龟被人观察到的进食行为中,
植物性物质佔了 96.5%,
也就是主要是以草食性为主。
希腊陆龟被人看见吃下了 25 种植物,
而且主要是菊科(Asteraceae)、豆科(Fabaceae)和禾本科(Poaceae)的植物,
作者表示这和其他的调查研究成果相当的吻合。
希腊陆龟最常吃植物的幼叶,
而这通常也是植物叶片内蛋白质含量最高的部位。
若以单品植物来看,
希腊陆龟进食频率最高(超过 10%)的植物是:
百脉根(Lotus corniculatus)和三叶草属(Trifolium sp.);
进食频率中等( 5%-10%)的植物是:
蒲公英、苜蓿属(Medicago sp.)、草莓属(Fragaria sp.)、灰白石蚕(Teucrium polium)和早熟禾属(Poa sp.)。
希腊陆龟偶而也会吃欧亚山茱萸(Corns mas)、梨属(Pyrus sp.)和樱桃属(Prunus sp.)植物的果实。
此外希腊陆龟也会吃某些被认为对哺乳动物有毒的植物,
不过其中只有一种有毒植物是有所谓的驱虫药效。
至于动物性物质的部分,
根据罗马尼亚的作者表示,
希腊陆龟也偶尔会吃动物性物质如腐尸,
被观察记录到的有山猫、鸟、牛和绵羊的死尸,
还有野狗和豺狼吃剩的猎物。
有趣的是,
作者提到自己调查到希腊陆龟吃肉的比例,
比其他的研究来得低,
只可惜罗马尼亚作者所引述的是一篇西班牙的研究,
由于我不懂西班牙文,
所以无法查证西班牙的希腊陆龟到底吃下了多少比例的动物性物质。
不过诚如作者自我检讨指出,
其主要的原因为方法偏差所致,
因为直接观察到陆龟吃动物性物质较为困难。
这与我们先前就一再的提醒直接观察法可能会产生偏差,
看法真的是不谋而合!
况且就以蚯蚓或蠕虫来说吧,
其体型大小可不比许多动物的死尸,
只要一两口就吞下肚内了,
不需要慢慢地撕裂啃咬。
所以罗马尼亚作者没见到陆龟吃蚯蚓或蠕虫,
并不令人感到意外。
例如作者还提到了,
并没有发现到先前研究所记录到的希腊陆龟食粪性。蚯蚓和小虫的体积淼小,无法和庞大的哺乳动物腐尸相比拟,尤其是陆龟在捕捉蚯蚓和小蠕虫时的动作敏捷,除非观察者随时在一旁紧盯,否则并不太容易记录到陆龟吃蚯蚓或蠕虫。

20230319_-8

罗马尼亚的这次研究也证实了其他研究所纪录的希腊陆龟的食土性(Geophagy)。
根据作者指出,
希腊陆龟会吃含有石灰石的黏土,
甚至是直接啃咬吃下石灰岩的碎块。
尤其是幼体和亚成体最常被发现有这种行为,
据推测这和成长时的钙质需求有关。
不过作者也发现,
希腊陆龟并不会去吞食不含钙质的砾石。
我们对此一发现不禁怀疑,
陆龟爱好者用心良苦的帮陆龟准备墨鱼骨等高档的钙质补充品,
看来其实改用石灰岩碎块就可以了。
不过其他作者所记录到陆龟的食粪性(Coprophagy),
罗马尼亚的这篇研究则没发现到,
但这也可能是观察偏差所致。
综观罗马尼亚的这篇最新研究,
虽说是庞大数量且长时间的观察纪录,
但很可惜的是所採取的研究方法,
顶多是观察者能纪录到吃下某种食物的「次数」,
因为如果没有透过粪便检察的方式,
我们无法得知某种食物被吃下的「份量」。
无论如何,
这篇研究透过庞大数量且长时间的纪录,
再度证实陆龟会主动吃动物性物质的论点。
这对于始终反对陆龟吃动物性物质的人士而言,
不啻又是一次重大的打击!
然而最令我感到震撼的是,
这篇希腊陆龟的大数量长期间观察纪录,
引起了德国陆龟界的轩然大波!
原因在 2006 年最先提出陆龟能吃肉的德国 H.-J. Bidmon 博士,
竟然藉由此文重炮轰击另一位德国的陆龟专家 Wolfgang Wegehaupt 先生!
这可说是 H.-J. Bidmon 博士前所未见的对他人公开批评!饲养资历超过 50 年的德国陆龟专家 Wolfgang Wegehaupt 先生,在出版最新陆龟专书「欧系陆龟接近自然的饲养(Europäische Landschildkröten Naturnahe Aufzucht)」的前夕,遭到另一位德国陆龟专家 H.-J. Bidmon 博士的无情批判。

20230319_-10

话说饲养欧系陆龟超过五十年的德国陆龟专家 Wolfgang Wegehaupt 先生即将在今年(2013 年)二月底推出最新的大作:
「欧系陆龟接近自然的饲养(Europäische Landschildkröten Naturnahe Aufzucht)」,
但 H.-J. Bidmon 博士却在一月初的时候,
透过引述罗马尼亚这篇庞大数量且为期十年的希腊陆龟研究,
狠狠的批判了 Wolfgang Wegehaupt 先生!
H.-J. Bidmon 博士直接指名道姓的认为,
Wolfgang Wegehaupt 先生无视于许多真正的科学文献,
在自己的着述和演讲当中指称陆龟不会吃腐尸、水果和高蛋白的植物。
最令我感到惊讶的是,
H.-J. Bidmon 博士竟然引述了[庄子 秋水](同时引述英语和德语翻译版)中的看法来讥讽对手:
「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
用白话文说就是:
井裡的青蛙,不可能跟它们谈论海洋之大,这是因为牠受到生长和居住环境的限制;
夏天的虫子,不可能跟它们谈论冬天的冰霜,这是因为牠受到生命寿命短暂的限制;
思想偏颇弯曲之人,不可能跟他们谈论真理之道,这是因为他们受限于教育和成长环境的限制! 

H.-J. Bidmon 博士甚至认为,
庄子的道家思想才更贴近于真正对生物学和生态学的理解,
而非零星或在休假时才进行的主观观察(暗指 Wolfgang Wegehaupt 的私下研究),

我们就举 Wolfgang Wegehaupt 在欧系陆龟在野外的饮食一文来看吧,
作者很明白的提到了他自己和当地人都没见过陆龟会吃腐尸。
当我们理解并掌握每篇研究方法的可信度后,
其实对于不同观察者的结果偏差并不感到意外。
只不过对于 H.-J. Bidmon 博士这麽多年来首次以引用研究文献的方式公开的重炮轰击对手,
真的令我感到惊讶万分!
因为在美国、德国和台湾三地的陆龟论坛之中,
德国陆龟爱好者或专家之间的言论可说是最祥和的。
如今总算被我第一次见识到来自德国龟友的攻击性言论,
而且涉及了两位在德国的重量级陆龟专家。
多年来我总想找出文献来求证 H.-J. Bidmon 博士的异论,
至今始终无法找到可靠证据推翻他的先进观点也就算了,
然而最令我感到汗颜的是,
一个无中国文化背景的德国学者,
竟然能想到引用 2300 年前庄子的着述来讥讽对手!
我...
真的彻底被他打败了!

相关文章

NUANCE树蛙粮使用说明
世界所有龟类图集
如何选灯(1):影响 UVI 的设计因素;UVB 测试卡的普遍问题
欧系陆龟在自然环境的生活方式(上):大地回春
欧系陆龟在自然环境的生活方式(下):酷暑与冬眠
苏卡达象龟幼体只用加热垫不用烤灯的实验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