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2月25日

北京天佑工作室

不亂於心,不困於情,不畏將來,不念過往。

纳米比亚小豹龟对色彩的选择

1 min read
8568614

陆龟被很多人认为是个机会主义取食者(opportunistic feeder),
也就是说遇到东西就吃,
不太会去选择食物。
可是有不少陆龟饲主的观察发现,
陆龟其实是会挑选食物的,
在同一盘丰富多样的食物之中,
有时后会特别选择特定的食物。
动物对食物的选择,
主要透过色香味来判断,
也就是视觉、嗅觉和味觉等感官的联合作用。

根据一些研究指出,
红耳龟(巴西龟)(Trachemys scripta)的光感受器对于紫色、蓝色、绿色和红色很敏感;
而瑞典的学者 Kelber 则认为陆龟一般具有四种锥状细胞(cone cells),
其中有两种分别对红色和紫外线很敏感。
那么视觉对陆龟选择食物所扮演的角色如何?
相关的研究可说少之又少。
根据在纳米比亚的豹龟(Stigmochelys pardalis)观察发现,
不论是成龟或幼龟都吃下了相当比例带有红色(包含粉红和黄色)的植物种类和部位。
这是否意味着豹龟会依据色彩来判断或选择食物,
引起了一些学者的注意并进行了研究。
这次要探讨的研究发表于 2010 年,
第一作者 A. Simang 女士任职于德国柏林的自然历史博物馆,
另外两位共同作者则分别来自英国和美国。

缅甸星龟只咬过一口深绿色野草就不再碰触,只继续大啖浅绿色的食物,难道只是颜色偏好所导致的影响和选择吗?

813443044

本研究的学者从 2004 年一月底至 2004 年三月中旬,
预先搜集饲养了 21 只直线背甲长(SCL)仅为 6.92±0.25 公分豹龟幼龟,
早晚提供与野生豹龟成龟所吃的类似野菜和野草以及水分。
实验进行的时间为上午九点至十点以及下午五点至六点,
气温则设定在 25 至 29 度,
因为研究人员认为,
这是纳米比亚野生豹龟在三月份最活泼的时段和温度。
其实此一饲养资料对于豹龟饲主而言,
也是很值得参考的。
实验的场所则是一个六平方米的半椭圆饲养箱,
采用半椭圆的目的是要减少角落的区域,
以免幼龟因害怕而龟缩躲在角落。

在靠墙的一端则放置了 12 片 21×14.5 公分的色板,
色板各自图上了不同的颜色,
彼此间的间隔距离为 5 公分,
而 12 种随机放置颜色则朝向半椭圆形的边界。
这 12 种颜色分别是蓝、土、白、黑、红、褐、浅绿、深绿、橄榄、草绿、橙和黄色,
这也是纳米比亚当地野生报龟最常接触到的色彩。
在距离色板两米远的地方,
研究人员以黑色墨水订出了三个出发点,
三个出发点彼此的间隔距离为 0.7 米。
研究人员把三只幼龟先放在第一个出发点(P1),
观察两分钟内这三只幼龟第一个"碰触(闻或啃)"的色板,
也记录了这段时间内各色板被碰触的的总次数。
随后又把这三只幼龟放置在第二(P2)和第三出发点(P3),
同样观察两分钟的碰触色板行为,
也就是一组(三只)幼龟进行六分钟的测试。

纳米比亚小豹龟的色彩偏好实验示意图。色板从左至右为:蓝、土、白、黑、红、褐、浅绿、深绿、橄榄、草绿、橙和黄色。

6668442

整个实验下来,
让所有的幼龟总共跑了 504 趟并费时 336 分钟,
总共记录了 200 个第一次接触和 382 个接触总次数,
毕竟并不是所有的幼龟每一次都会去接触色板。
由于有些实验的碰触次数过低甚至毫无碰触,
研究人员于是仅汇整了 27 回的实验资料进行分析。
结果发现,
不论是第一次或总共的碰触次数,
红色都是第一名,
第二名是浅绿色而第三名是橄榄色。
第一次碰触色彩的第四名是白色,
但黄色和土色分别位居总碰触次数的第四和第五名,
接下来则是橙色。
这些都达到了统计学上显著的意义。
豹龟幼龟碰触最少的,
要算是黑色、褐色和深绿色了。

作者也指出了,
纳米比亚豹龟幼龟对色彩的偏好,
和当地野生豹龟成龟的研究相当的一致。
也就是说纳米比亚当地的野生豹龟,
也有偏爱带有红色的植物或部位。
有趣的是,
作者指出野生豹龟被观察到会吃风化的骨头以便摄取矿物质,
实验的幼龟去碰触白色的色板,
部分原因是矿物质对幼龟成长很重要。
不过遗憾的是,
作者并未提到在红肉和青菜之间,
陆龟是否也会因色彩的偏好而改变选择。
而我感到更好奇的是,
在红花和红肉之间,
陆龟会又将选择哪种食物?

缅星幼龟主动寻觅红色的蚯蚓来吃而不理会一旁现成的青绿色叶菜,难道也是颜色偏好所导致的影响和选择吗?

561426514

这次的实验成果,
或许和许多陆龟饲主的经验相当吻合。
但本研究的学者自己则坦承,
这样的试验方式其实会有很大的偏差值,
因为影响幼龟色彩选择的因素很多。
再说研究人员也并未控制其他的影响因子,
例如嗅觉、色彩的明亮度、紫外线或实验个体是否处于饥饿状态。
本研究也无法判断色板间的颜色对比是否会影响到选择的行为,
况且先前食材的口味是否也影响到了幼龟对色彩的选择。
而学习过程对色彩的影响程度也无法评估。
另外在不同种陆龟之间,
是否有着类似的色彩偏好,
目前还尚无法证实。

无论如何,
我这个研究带给我们一个很肯定的讯息,
陆龟的视觉不但具有分辨色彩的能力,
还具备色彩选择的能力,
或说某种程度的思考。
正如我们在红腿象龟的空间概念红腿像龟追随凝视的能力两篇文章探讨过的,
这些都和眼睛与大脑的思考是有关连的行为。
陆龟是否还符合机会主义取食者的定义,
如今看来是个很值得重新深思的议题。
当然了,
在面对挑食的豹龟幼龟时,
是否能以不同色彩的食物来协助提升食欲,
就有待陆龟饲主自己体验啰。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ICP 2021040747 -1 by 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