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欧系陆龟感染线虫的比例 | 欧系陆龟

2023-03-19 110 0

有一些陆龟爱好者私下问我对于陆龟驱虫的看法,
我的回答是:
只要没影响到陆龟的健康,
德国和美国的陆龟界,
目前不倾向于有虫就驱。
简单的说,
好端端地并没必要动不动就帮陆龟驱虫。
陆龟要不要驱虫,
这是个困扰着许多陆龟饲主的问题。
有些饲主见到陆龟粪便内有寄生虫,
就赶紧带往动物医院进行驱虫。
用药的确能够很有效的治疗陆龟体内的寄生虫,
但驱虫后的陆龟,
却往往出现虚弱的症状。
这不禁令人怀疑,
寄生虫如果对陆龟而言是绝对有害的,
那为何会有如此的表现?
姑且不论要不要驱虫的个人观点,
陆龟的寄生虫感染情况如何,
文献是否有相关的资料可供参考呢?
这就是我们今天打算探讨的一篇研究,
可以提供我们一些参考和思考。
这是义大利学这在 Traversa 等人在 2005 年所发表的一篇研究,
这是一篇相当容易进行的研究,
简单的说就是检查欧系陆龟的大便,
并加以统计分析寄生虫的种类和含量。
接受本次粪便研究的陆龟总共有 62 隻:
西部赫曼陆龟(Testudo hermanni hermanni)37 隻(其中有 27 隻大于一岁,10 隻小于一岁)、
希腊陆龟(Testudo graeca)13 隻(其中有 11 隻大于一岁,2 隻小于一岁)
东部赫曼陆龟(Testudo hermanni boettgeri)6 隻和缘翘陆龟(Testudo marginata)6 隻(都大于一岁)。
这些陆龟来自八个不同的族群,
饲养在不同的地方,
其中有五个族群的陆龟是生活在户外的饲养环境,
其馀的三个族群则是饲养在饲养箱内。
研究人员从 2003 年五月至 2004 年三月的这段期间,
蒐集了这些陆龟的粪便进行分析检验。义大利的研究发现:所有一岁以下的欧系陆龟都没寄生虫的感染,但所有一岁以上的个体都有咽齿科蛲虫的感染。
调查的结果发现,
所有小于一岁的欧系陆龟粪便中,
完全没有蛲虫和蛔虫的卵和虫体。但所有大于一岁的欧系陆龟粪便中,
都发现了蛲虫(Oxyurida)的卵和虫体;
另有一部分的个体则有蛔虫(Ascaridida)的卵和虫体。
在蛲虫的品种之中,
主要是咽齿科(Pharyngodonidae)的多种蛲虫,
另外还有箭形科(Atractidae)的 Atractis dactyluris
和蛔科(Ascarididae)的 Angusticaecum holopterum
至于不同陆龟品种和性别的线虫感染比例,
则没有显着的差异。
但一至五岁陆龟粪便中蛲虫的每公克虫卵数(EPG),
则明显的比大于五岁陆龟粪便还要多。
此外饲养于户外环境的陆龟个体,
感染咽齿科蛲虫的盛行率和强度,
也明显的比饲养在饲养箱内的个体来得高。
义大利这个陆龟粪便的调查研究,
其实是非常容易进行且获得成果的。
调查的结果虽然就是一些统计数据,
该如何解读才是重点所在。
我们首先要提醒的是,
这个研究虽然涵盖了四大欧系陆龟,
很遗憾的是每一品种陆龟的个体并不多,
也就是母体数量偏低,
所以研究成果的可信度就会受到质疑了。
但不论如何,
小于一岁的欧系陆龟个体,
完全没见到线虫的卵和虫体,
最可能的原因,
应当是陆龟幼体被人以隔离的方式饲养,
因此不似亚成体和成体有许多机会接触各种环境和同伴。欧系陆龟放养在户外的感染寄生虫的比例比饲养箱内高很多。我们不禁要问,野生陆龟的寄生虫感染比例会比较低吗?
而不同欧系陆龟品种都有如此高的咽齿科蛲虫感染比例,
况且感染蛲虫的陆龟个体还都很健康,
这可就很有趣了。
根据义大利作者的解读,
这可能和咽齿科蛲虫的低致病性且能够历经陆龟冬眠而倖存下来有关。
不过我们如果换个角度来看,
陆龟的肠道内如果含有咽齿科蛲虫,
也未必会影响到健康,
这对于不支持见虫就杀的人士而言,
可算是一项值得鼓舞的发现。
但是我们要特别强调的是,
义大利这次调查的陆龟对象,
全都是人工环境饲养下的个体,
虽然户外放养陆龟之体内寄生虫含量,
比饲养箱饲养的个体来得多,
这不等同于野生陆龟的感染现况。
当然了,
我们也可以推测,
野外环境比人工环境更複杂,
陆龟感染寄生虫的机会可能更高。
令我眼睛为之一亮的,
是义大利的学者提到了本次的粪便调查中,
其中的一种蛲虫 Alaeuris numidica 的出现,
陆龟幼体的部分肉食性被认为有利于此虫的繁殖。
这隻蛲虫在赫曼陆龟、希腊陆龟和四趾陆龟(Testudo horsfieldii)身上,
都已经被人报告过了。
而义大利这次的调查研究中,
则在一隻缘翘陆龟成体和两隻希腊陆龟的粪便中,
也发现了 A. numidica 这隻蛲虫的踪迹。
缘翘陆龟还是首度被发现粪便内有这隻蛲虫的。
义大利的学者表示,
本次研究呼应了先前研究的假设:
这隻虫的出现并非偶然。
不论如何,
这也算是欧系陆龟吃动物性物质的间接证据吧﹒。缘翘陆龟成体也被人发现体内有 Alaeuris numidica 之踪迹,这似乎间接提供了缘翘陆龟并非纯素食动物的证据。
箭形科 Atractis dactyluris 和蛔科 Angusticaecum holopterum 的出现,
就要格外小心了。
根据义大利学者的说法,
箭形科寄生虫被认为会造成陆龟明显的发病率和死亡率。
在本次研究中的多隻赫曼陆龟感染了箭形科寄生虫而未发病,
作者认为和寄生虫的数量仍低有关。
一旦陆龟处于紧迫或虚弱的状态,
箭形科寄生虫将大量繁衍且侵袭力也会增加。
至于蛔科的寄生虫,
本研究发现赫曼陆龟和希腊陆龟都遭受了感染。
义大利的研究学者同样的认为,
这些希腊陆龟之所以未发病,
也是因为蛔虫的数量不多。
一旦蛔虫的数量暴增,
将导致肠胃道吸收的干扰,
严重时导致大肠的阻塞甚至丧命。
义大利的这篇欧系陆龟感染线虫调查虽然规模不是很大,
但所有粪便内出现寄生虫的陆龟个体,
都没有出现临床症状。
这对于不倾向帮陆龟驱虫的饲主而言,
可说是吃了一颗定心丸。
至少在不诱发寄生虫大量爆发而损害健康的大前提下,
陆龟体内的少量寄生虫并不需要太过担心。
但是如果陆龟遭受到紧迫的时候,
那就要小心寄生虫的落井下石了。
不过咽齿科蛲虫在大于一岁欧系陆龟的感染比例达到了 100%,
却没有任何一隻陆龟出现健康问题,
这可就是个很值得玩味的议题了:
如果蛲虫在陆龟体内果真只有百害而无一利,
那为何在所有大于一岁的陆龟体内都有蛲虫?
或许我们应该彷效德国的陆龟界,
转以正向的角度来看待蛲虫对陆龟的可能贡献,
而非像从前一样盲目的见虫就驱。

参考文献:
Traversa D., et al.(2005): Epidemiology and biology of nematodofauna affecting Testudo hermanni, Testudo graeca and Testudo marginata in Italy. Parasitology Research 98 (1): 14-20.

相关文章

如何选灯(1):影响 UVI 的设计因素;UVB 测试卡的普遍问题
欧系陆龟在自然环境的生活方式(上):大地回春
欧系陆龟在自然环境的生活方式(下):酷暑与冬眠
苏卡达象龟幼体只用加热垫不用烤灯的实验
苏卡达象龟在野外和人工环境的成长比较
辐射龟怕冷吗?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