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龟农场是否危急野生族群的数量(4):困境与展望

2023-03-22 178 0

551074c1
作者:Thomas & Sabine Vinke
翻译:Erich Sia

困境与展望

许多国家政局受到贿赂的影响,
这并不是什么秘密,
有些甚至深入各个行政部门,
并且蹂躏老百姓。
只要这些国家依旧脱离世俗,
就不要奢望这些出口国家的宠物贸易会有所改革。
因此唯有宠物进口国才能够影响局面。

第一个步骤,
就是得持续且彻底的监控。
对于显然特别容易满足且定期放行可疑进口的国家,
例如日本、台湾和泰国(注一),
此事更是应该要做。
尤其是在植物方面在实务上,
以较高分类等级(仅登录属名和科名等)的作法,
在高等动物上是无法对准目标的,
因此对于所有的动物活体之商业进口,
都应该防止这种不够详尽的作法。
从非 CITES 会员国的进口,
则应当完全中止。
因为这些国家,
更无法担保永续性的问题,
例如哈萨克-黎巴嫩-日本的联结关系。

乌龟农场是否危急野生族群的数量(4):困境与展望

欧盟禁止红耳龟(Trachemys scripta elegans)和西部锦龟(Chrysemys picta)的进口,是为了保护本土的物种,因为这两种乌龟是侵入性的种类。其他所有的种类都是基于品种保育而禁止。很遗憾的是,所有基于动物保护的禁令都已经解除了,当时涉及到 16 种乌龟。(点图放大)

欧盟透过复杂的法令和规范,
设立了一个非常可贵且有效的手段来保育物种。
不管 CITES 会员国的会议决议如何,
自行提高保育等级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例如陆龟属(Testudo spp.)和薄饼龟(饼干龟)(Malacochersus tornieri),
虽然是列在 CITES 附录II内,
在欧盟内则以附录I来看待。
欧盟采取的这种贸易限制,
更能强化原本的目的。
由于 CITES 要求野生动物的贸易不得危及野外族群的生存,
可是实际上却如前文所述,
出口国经常提不出"非有害性判定(non-deteriment findings)",
而且/或者以"人工繁殖"的错误标示来交易。
欧盟则对于预计要进口的动物,
提出了"非有害性判定"的验证要求。

中国以大量消费龟类肉品并以乌龟当作传统医学的素材,然而宠物贸易对于危及品种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63dbb554
欧盟的科学评估组(SRG, Scientific Review Group)通常每三年召开一次会议,
能够透过所谓的"负面评价(negative opinion)",
立即禁止欧盟全境的进口。
这种禁令并非针对某物种的所有个体一概适用,
而是结合了原产国、物种和来源(也就是野生或在人工环境内繁殖、出生或养大)等综合因素。
这种评价会定期的检讨,
任何时间都可能再度改变。
在与出口国进行接触后,
如果状况未见改善,
负面评价也可能调整成长期禁令。
遇到这样的情况时,
搁置进口的法规通常会每年更新一次。
德国联邦政府的自然保护局内,
就可查询到欧盟科学评估组针对所有物种的正面和负面评价。

缅甸星龟(Geochelone platynota)的交易量虽然不大,但真正的来源并不清楚。欧盟禁止来自缅甸的野生个体进口。

12
如果其他的国家能够采用或发展出这样的模式,
是最好不过了。
在准许进口前若有标准化的评估,
就不会出现令人发指的案例,
例如有 3,100 只薄饼龟以野生捕获的名义,
从刚果共和国出口了。
然而薄饼龟具目前所知,
却非该国的原生物种。

虽然 CITES 也具有类似的手段,
也就是所谓的"大宗贸易覆审程序(Significant Trade-Review-Process)",
但其作用与欧盟的流程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一方面是所有参与 CITES 的会员国都是基于自愿的,
也可以再度离开组织,
就是说非常难以对会员国施压。
在另外一方面,
所有的决议都完全在每三年才举行一次的 CITES 会议中才能决定,
反应的时间极度的缓慢。

乌龟农场是否危急野生族群的数量(4):困境与展望

CITES 建议停止交易的乌龟种类。除此以外也建议以下国家的所有保育类动物之交易:吉布提、卢旺达和索马里。(点图放大)

举个 CITES 体系的运作流程的例子,
在 2005 年所举行的第 21 届会议中,
大宗贸易覆审程序的动物委员会针对黎巴嫩的希腊陆龟(欧洲陆龟)(Testudo graeca)族群案件展开探讨,
但是那个时候黎巴嫩已经宣布希腊陆龟的交易为非法了。
在 2008 年的第 23 届会议中,
由于黎巴嫩已经不再出口希腊陆龟了,
因此就予以注记结案。
然而此时约旦已经成了重要的出口国。
很不幸的是,
这种裁决的成果并不丰硕,
因为整个程序并未把约旦包含进来。

另一个例子让我们再度见到 CITES 近乎瘫痪的内部官僚体系。
四趾陆龟(Testudo horsfieldii)每年以稳定的极高数量进行交易,
例如从 2000 至 2008 年每年平均有 68,000 只。
从 2005 年起此龟就不再受到监控,
因为交易数量虽然很大且稳定,
但数字总是在 CITES 所容许的限额内。
然而到了 2009 年 CITES 却确认了,
乌克兰并非四趾陆龟的原产地,
却从 2000 至 2005 年出口了 150,000 只四趾陆龟,
况且先前并无看似合理的进口数量。
于是 CITES 此时才展开相关的程序。

欧盟以动物保护为由禁止阿根廷陆龟(Chelonoidis chilensis)进口好几年的时间,这个禁令现在已经解除,可以再度进口了。

13
当我们分析贸易的统计资料,
并且见到了如此明显的以"人工繁殖"来谎报,
只会有一种后果。
只要普遍存在的监控依旧不可能,
陆龟的国际交易就应当包含完整的资料搜集,
包括群体的移动、繁殖族群的辨认标记(例如拍照建档),
以及公开所有"人工繁殖"个体进口许可的先决条件,
对于 CITES 附录II的物种也必须如此。

依据品种所制定的进口尺寸限制,
应该比现今的制度进行更频繁的调整。
可交易的范围应该加以明定,
以提供品种保育和动物健康两者间的折衷作法。
透过宣布可交易的最大尺寸,
能够排除(或至少降低)野生个体被任意的改变标示;
而固定的最小尺寸也能预防极幼小个体的交易,
以减少运送过程中或饲主购买后没多久的高死亡率。
除此以外,
同一繁殖农场内应当停止同一品种的不同标示之混用,
否则的话很容易就将个体的来源归类加以变动,
以因应不同购买国家的需求。

四趾陆龟(Testudo horsfieldii)经常被 CITES 列入大宗贸易覆审程序(Significant Trade-Review-Process),因为它们以无法想像的数量被人捕捉并进行动物交易。

14
为了认清问题的严重性,
我们不要忘了,
我们目前只论及活的乌龟。
国际宠物交易的受害者,
还包括许多其他的爬虫、鸟类和哺乳动物,
更别提还有恐怖的生鲜肉品市场,
以及乌龟制品的医药贸易。

如果以 CITES 为幌子的现行机制无法制止,
那么我们就必须将宠物交易所造成的野生族群迫害,
与危及原生态之间画上等号关系。

全文完。

原文网址:
http://www.schildkroeten-im-fokus.de/pdf/2010tierhandel.pdf

注一:
CHEN, T.-H., H.-S. CHANG & K.-Y. LUE (2009): Unregulated Trade in Turtle Shells for Chinese Traditional Medicine in East and Southeast Asia: The Case of Taiwan. – Chelonian Conservation and Biology 8 (1): 11–18.

相关文章

如何选灯(1):影响 UVI 的设计因素;UVB 测试卡的普遍问题
欧系陆龟在自然环境的生活方式(上):大地回春
欧系陆龟在自然环境的生活方式(下):酷暑与冬眠
苏卡达象龟幼体只用加热垫不用烤灯的实验
苏卡达象龟在野外和人工环境的成长比较
辐射龟怕冷吗?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