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龟农场是否危及野生族群的数量?(3):非法难以断绝

2023-03-22 152 0

9
作者:Thomas & Sabine Vinke
翻译:Erich Sia

约旦接替了黎巴嫩?

不过如果不能开创新门路的话,
那就不能算是动物贸易了。
同样的方式,
当黎巴嫩的交易量疲软时,
约旦的出口值增加了。
希腊陆龟(欧洲陆龟)(Testudo graeca)已经完全由约旦出口,
光是 2005 至 2007 年就有 4,415 只个体进口到美国。
虽然约旦早在 30 年前就批准了 CITES,
但是约旦否有配合 CITES 不可实际危及物种生存的最新条件,
是非常有问题的。
约旦的人工繁殖文件似乎与实际呈现的并不一致。
例如总共有 17,882 只印度星龟(Geochelone elegans)以"人工繁殖(captive bred)"的标示出口,
但约旦只曾经总共进口过 30 只印度星龟。
而薄饼龟(饼干龟)(Malacochersus tornieri)未曾进口过半只,
却也能从约旦出口 715 只。
比较起来,
缅甸星龟(Geochelone platynota)的 20 只和鳄龟(Macrochelys temminckii)的 35 只,
同样都无双亲也能够进行人工繁殖,
状况算是轻微、幸运多了。
看到了这些数据,
我们怎么可能会去相信:
约旦出口的 76,880 只原生种希腊陆龟,
就全都是"人工繁殖"的?

约旦仅进口了 30 只的印度星龟(Geochelone elegans),便能以"人工繁殖"的名义生产 17,882 只幼龟加以出口。如此高的出口值只能以大量的非法陆龟来填补,就像下图在印度破获的 2,016 只幼龟走私。

6
上述疑点重重数据的汇整,
绝非是完整的资料呈现,
但对于本文来说也很足够了。
其他涉及同样品种的案例也非常的醒目,
例如乌克兰的贸易资料和约旦几乎是一样的。
对于更进一步资讯感兴趣的人士,
可向位于英国伦敦的世界保护监测中心(World Conservation Monitoring Center),
自行查看公开的统计资料。
在每次的 CITES 会议举行之前,
许多非政府组织(NGO)都会检视资料并发表评论,
欧盟的科学评估组(SRG, Scientific Review Group)也会运用这些资料进行自己的评估,
以决定哪些"可疑"的物种可以开放或禁止交易。

乌龟农场是否危及野生族群的数量?(3):非法难以断绝

从约旦出口的所谓"人工繁殖(captive bred)"外来种乌龟,以及各品种的相对进口资料。(点图放大)

我们之所以未对欧盟的国家进行评估,
原因很容易解释。
这并非我们相信欧盟内部的一切都按步就章,
也不是我们不想让欧盟的国家难堪。
而是因为欧盟内部的交易方式很特别,
况且向 CITES 提出报告的方法很独特,
阻碍了我们对资料进行评估的可能性。
实际上这些年来,
所有的乌龟种类都以相当大的数量,
进口至各个欧盟的国家内。
欧盟内部的交易并无公开可取得的资料,
因为这些数据并不会向 CITES 呈报。
仅有从非欧盟国家的进口,
以及出口至非欧盟国家的数据,
可以取得并用来分析。
哪一个欧盟国家持有多少数量的特定品种,
是难以追踪的。
由于大部分的人工繁殖龟类都是在欧盟境内销售,
每年仅有相当少部分被出口至欧盟国家外。
而从这些出口到欧盟外的子孙数量来看,
我们总是能发现足够的可能双亲数量群,
在之前就已经进口至欧盟成员国了。
至于欧洲的乌龟繁殖场是否一切都符合正轨,
是我们无法在书桌上作业就能够厘清的。

"干净的"农场必须与谎报标示的对手竞争,出口到美国市场的龟类,背甲长度必须至少 10 公分以上,这不仅鼓励了非法的野外捕捉,对动物的保育也造成了反效果。下图是两只分别为 11 个月和 22 个月大的红腿象龟(Chelenoidis carbonaria),以近乎自然且合乎品种的方式,在巴拉圭境内饲养。

7

干净的繁殖场?

我们的分析发现,
野生捕获个体的交易和谎报为"人工繁殖"的龟类,
其实非常的普遍。
就算繁殖场试着干干净净的营运,
也要面对这些事实。
乌龟爱好者的立场则不同,
他们不需要贩售乌龟的后代来谋生,
然而每个营利的繁殖场却必须在这样的阴险狡诈环境中竞争。
由于被谎报的个体也被标示成"人工繁殖",
"干净繁殖的个体"并无商业利益可言,
也不会因此卖得更高的价格。

乌龟农场是否危及野生族群的数量?(3):非法难以断绝

从约旦以"人工繁殖(captive bred)"标示出口的希腊陆龟(欧洲陆龟)(Testudo graeca)。(点图放大)

若要合法取得乌龟、合乎品种的饲养、孵育下一代并持续维持相当的数量,
需要花很多的时间、金钱并占去很大的空间。
依据繁殖农场地点的不同,
某些部分的开销能够降低,
例如设置在工资较低廉的国家,
或者在气候适宜的能源低消耗国家,
或者在土地成本很低的国家。
但现今世上并没有真的会下金蛋的鸡,
就算乌龟是在原产国内养育(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而且合适气候的条件是免费的,
食物的供应却是常常会遇到的问题。
在干燥地区的食物成本极高,
不论是因食物栽培困难,
或者只能在特定季节提供食物。
在其他国家的收成或许一年可以好几次,
但通常种植作物所需的土地极为昂贵。

并不是所有的国家都能继续保持龟类的出口,或者让乌龟能在野外继续长久的生存下去。就像图片中原产于南非的挺胸龟(Chersina angulata)。

8
乌龟想要卖到美国市场内,
背甲长度至少要达 10 公分。
为了提升竞争力以达到这个条件,
实际上要以"强力喂食(power feeding)"的方式来促进生长,
动物的健康问题只能被忽略了。
在 2007 年的一篇图文并茂之报导中,
我们见到了斯洛文尼亚某个乌龟农场的赫曼陆龟(Testudo hermanni)养殖方式。
在 200x50 公分大小的桶子中养了 40 至 50 只幼龟,
里面毫无躲藏的地点,
并且用糠麸饲料颗粒当作底床,
以便“尽快养大至期望的尺寸。”
烤灯和紫外线灯也用上了,
偶而也会提供野草当作补充品。
然而这样的饲养方式,
是完全不符合 CITES 所要求"符合品种"的方式。
另一篇 2009 年的报导,
也描述了为了供应美国市场而在乌兹别克饲养的四趾陆龟(Testudo horsfieldii),
在毫无冬眠的情况下产生了严重隆背的现象。
这种变形降低了陆龟在市场上的价值,
日后也会导致严重的健康问题。

进口国必须负起检验交易途径的责任,如此才能防止非法捕获的野生动物越过疆界,并以所谓"人工繁殖"的名义贩售。如此才能支持在境内严厉打击非法交易的国家。下图为印度把破获非法捕捉的缘板鳖(Lissemys punctata)再度野放。

10-1

待续...

相关文章

世界所有龟类图集
如何选灯(1):影响 UVI 的设计因素;UVB 测试卡的普遍问题
欧系陆龟在自然环境的生活方式(上):大地回春
欧系陆龟在自然环境的生活方式(下):酷暑与冬眠
苏卡达象龟幼体只用加热垫不用烤灯的实验
苏卡达象龟在野外和人工环境的成长比较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