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之旅的意外收获

2023-03-20 184 0

每年暑假即将结束的农历七月是我得以稍微喘息的时间,
至今仍有许多台湾的病患很忌讳在鬼月接受医疗处置,
所以我总是趁著这段较空闲的时间出国旅游。
今年暑假的旅行目的地我们选中了土耳其。
由于到土耳其旅游过的亲朋好友们总是大力推荐土耳其之美,
因此我们今年就决定就跟着旅行团到处跑,
不再以自助旅行的方式规划行程,
好好地在土耳其耍废放空个 12 天。
而在行前我对于土耳其的印象非常的模糊,
就和绝大多数的人同样肤浅,
除了土耳其人信奉伊斯兰教之外就仅止于一些最热门的观光景点,
例如横跨欧亚的古都伊斯坦布尔(或译:伊斯坦布尔)(Istanbul)、搭乘热气球、棉堡和地底城,
以及很值得采购的皮革、地毯和宝石。
但没想到这次的土耳其之旅带给了我意外的收获,
而且是和陆龟有关的知识。
在谈到陆龟之前,
我们不得不先了解一下土耳其和希腊的历史源渊,
毕竟这两个国家都有陆龟的分布。
简单的来说,
鄂图曼帝国自十四世纪起就占领了包含希腊在内的巴尔干半岛。

土耳其境内的有许多古帝国留下的遗迹,这是世界文化遗产贝加孟遗迹(Bergama)的一面城墙,左下方大块石块是古希腊人最初的建造工法,右方小石块是罗马人的修补工法,左上方大石块是现代的修补工法。
直到 1821 年希腊自行宣布独立为止土耳其统治了希腊近五百年的时间,
这近五百年来的文化交流使得两国的许多生活习惯早就分不清彼此了,
例如喝咖啡的方式、占卜的方法、旋转烤肉和沙拉的吃法......。
可说除了使用的语言有所不同之外,
根本分不出土耳其和希腊有何不同。
土耳其的国父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克(Mustafa Kemal Atatürk)甚至是在希腊出生长大的。
两国如今会有如此大的区隔,
主要是鄂图曼帝国在第一次大战后被土耳其国父凯末尔所推翻,
土耳其共和国在 1923 年成立后进行了土耳其与希腊的人口交换,
双方想借此建立单一种族和宗教的国家。
这在当时还被成为国与国之间和平的“种族洗清”。
​但经过鄂图曼帝国近五百年的统治,
不论是在外貌和生活文化上,
实在已经无法区分谁是希腊人或土耳其人了,
唯一能够明确区分的就剩宗教信仰,
于是在小亚细亚的约 150 万名东正教徒和巴尔干半岛上的约 50 万穆斯林,
被迫迁离了原本世居的家园来到他们从来没去过的所谓“祖国”。
而当时被迫迁离的人们甚至连另一岸的语言都不会说。
因为宗教信仰不同而划分成不同国家的例子,
我们最熟悉的莫过于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了。

陆龟训练师的仿制瓷盘。陆龟训练师的画作出现在许多的艺品图案上,就陆龟的角度来看,次瓷盘的画工很粗糙,看不出是在画什么陆龟。

我们并不清楚印巴之间是否也存在语言不同的问题。
很遗憾的是,
这些很基本的历史观念在我这次的跟团旅行中都没提及,
但对于陆龟爱好者而言,
这些却是很重要的讯息。
怎么说呢?
这要从伊斯坦布尔佩拉博物馆的一幅名画说起,
这幅画作是 Osman Hamdi Bey 在 1906 年左右所绘制的陆龟训练师(The Tortoise Trainer)。
有关这幅名画的赏析和解说,
几乎都集中在对于人物的唯妙唯肖描述和土耳其当时的传统服饰,
以及作者很忠实地描绘出 19 世纪鄂图曼帝国的风情。
对于陆龟则是轻描淡写的一语带过,
不过我却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陆龟的身上。
从画作上的陆龟我看到了两件事:
第一是一百多年前的陆龟就有隆背的现象;
其次是画作上似乎出现了两种陆龟,
也就是赫曼陆龟(Testudo hermannni)和希腊陆龟(欧洲陆龟)(Testudo graeca)。
一幅画作内出现了两种陆龟也有两种可能性:
其一是作者观察入微很忠实的把自己见到的陆龟混合状况呈现出来;
第二便是作者对于陆龟观察不够深入导致在画作上出现瑕疵错误。

在番红花城看到的陆龟,从两片肛盾来看应该是只赫曼陆龟。但亚洲怎么会出现赫曼陆龟?到底是野外抓回来的或者是宠物市场买回来的?
就算是作者在画作上的陆龟出现瑕疵,
我们其实是可以接受的,
正如同许多外行人也分不清印度星龟(Geochelone elegans)、缅甸星龟(Geochelone platynata)和幅射龟(Astrochelys radiata)之间的差异。
SIGS 进阶版乌龟资讯:希腊陆龟(欧洲陆龟)文中提到过的,
背甲不论是标记或色彩,
希腊陆龟(欧洲陆龟)(Testudo graeca)和赫曼陆龟(Testudo hermanni)彼此间通常很难区分。
唯一能够从背甲区分赫曼陆龟和希腊陆龟(欧洲陆龟)的地方,
就是肛盾是否有分开,
希腊陆龟(欧洲陆龟)的肛盾只有一片,
赫曼陆龟的肛盾却有两片。
说到了希腊陆龟在台湾陆龟圈内总是被称为欧洲陆龟一事,
我至今始终完全无法苟同。
希腊陆龟的原产地绝大部分是在亚洲而非欧洲,
被台湾坊间称为欧洲陆龟可说是非常的不合理。
反而是赫曼陆龟的原产地才仅限于欧洲而不出现于亚洲,
把赫曼陆龟称为欧洲陆龟反而才更恰当。
当然了我们如果以原产地的角度来看,
​陆龟训练师(The Tortoise Trainer)的作者很可能是在欧陆同时看到了赫曼陆龟和希腊陆龟(欧洲陆龟),
所以很确实的呈现在作品当中,
毕竟赫曼陆龟的原产地并不出现在亚洲。

为了确认是否真为赫曼陆龟,我把乌龟翻过来查看,果然两只后腿与尾巴之间并无角质鳞片(由于乌龟的四肢挣扎乱踢没拍到重点),且腹部严重凹陷意味着是只雄性成体。
诚如我们先前提到的,
希腊被鄂图曼帝国统治了近五百年,
除了语言和宗教信仰的不同,
几乎已经分不出彼此了,
不过我不清楚希腊是否也有陆龟训练师。
陆龟训练师(The Tortoise Trainer)的仿制作品在土耳其随处可见,
许多的餐盘、磁砖和画作都有临摹的仿制品,
礼品店内也经常看到乌龟的饰品,
我以一个陌生的观光客的角度来猜测,
陆龟在土耳其应当是很受欢迎才对。
就在抵达番红花城(Safranbolu)当日中午在露天餐厅用餐时,
我听到了同行的团员惊呼看到了两只乌龟在地上爬,
我不以为意想先用完餐再去看看,
不料用完餐后乌龟早已消失无踪。
我也仅能猜测应该是两只陆龟。
心想土耳其人很聪明,
让陆龟在庭园的餐桌下爬来爬去的,
帮忙吃掉落在桌下不易清理的剩菜。
况且能有这样的概念,
肯定也是把陆龟当成了宠物来看待。

正前方是赫曼陆龟,后方是希腊陆龟(欧洲陆龟)。露天餐厅放任两只陆龟在庭园中随处乱爬不去理会,难道是为了帮忙清理掉在餐桌下的菜渣?
就在同一天的傍晚,
在番红花城的另外一家露天咖啡餐馆内,
我见到了两只四处爬行的陆龟。
这两家饲养陆龟的餐厅有个共同特色,
都设有木造的龟窝给陆龟休息。
见此我完全认定了土耳其人有饲养陆龟当作宠物的习惯,
也感觉当地饲养陆龟的风气应当很盛行。
基于好奇心我走近观察这两只陆龟,
目测大小长度都约在 15~20 公分左右。
令我感到非常惊讶的是,
其中一只的背甲看起来竟然是赫曼陆龟!
我抓住这只陆龟并翻过来看,
而且尾部两旁没有明显的角质锥体,
腹甲则是严重的凹陷,
也就是说这是只赫曼陆龟的雄性成体。
​在亚洲的番红花城看到了赫曼陆龟,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本来也打算抓起另一只看起来是希腊陆龟的个体来看,
可惜已经躲藏得无影无踪了。
否则的话也能确认是否这家露天咖啡餐馆将两种陆龟混养。

从肛盾来看这应该是希腊陆龟(欧洲陆龟),原本我也想翻过来仔细瞧瞧,但或许是看到赫曼陆龟被我欺负,我想要抓的时候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两日后在离开番红花城的道路上,
我竟然也从搭乘的游览车上看到路肩上有只陆龟朝着路中央爬过来,
从路肩栏杆的大小比例来看应该也是只成体,
我当时的心里除了对于这只陆龟的生命感到忧心匆匆之外,
也深深觉得番红花城应该有许多野生陆龟。
但怎么会出现赫曼陆龟?
亚洲本来就有赫曼陆龟的存在?
但我始终没发排除的是,
有无可能是人为的携带运送而来的?
这种因人为携带而散布的方式其实并不罕见,
例如在SIGS 乌龟饲育小册(08):缘翘陆龟文中提到了萨丁岛上的缘翘陆龟显然是人为引入的,
马达加斯加的陆龟保育白费功夫文中也提到了,
​在留尼汪岛(Reunion Island)和毛里求斯(Mauritius)两地,
辐射龟在人工的饲养下每年能生下数千只的幼体。
​天晓得是否在将近一百年前的“种族清洗”过程当中,
那 50 万从希腊迁徙过来的穆斯林当中,
是否有人顺便把赫曼陆龟当成宠物携带过来,
并且赫曼陆龟在野外繁衍至今在此形成另一个产地?
由于我不是原野调查专家,
​只能妄加推测一番。

陆龟训练师的仿制磁砖。从陆龟爱好者的角度来看,这件仿制品精致多了。在艺术作品上看到陆龟,估计土耳其人应该不个会吃陆龟的民族。
在离开番红花城之后的两日,
我又见到了陆龟训练师(The Tortoise Trainer)的瓷器作品,
这时候我终于忍不住向在地的土耳其导游提问了。
我指著画作向土耳其的导游说到,
这幅画作很常见,
土耳其人应该有饲养陆龟当作宠物的习惯吧?
没想到土耳导游的回答令我感到万分的吃惊:
土耳其在鄂图曼帝国时代有所谓的陆龟训练师,
他们利用笛子声音训练陆龟的移动,
夜间让陆龟背着蜡烛走来走去,
帮忙夜间用餐时的照明。
但自从有了电灯以后,
这项技艺已经失传了,
也没留下任何的相关纪录。
我这才发现自己真的很蠢。
我原本以为这是要驯化(tame)陆龟,
​乌龟本来就已经很“温驯”了,
何必要加以驯化?
画作的标题说的是训练师(trainer),
​也就是要训练陆龟听声音的指令而移动。

陆龟训练师(The Tortoise Trainer)原画作乌龟方面的放大细节。可看得出其中几只都有轻微隆背的现象,从肛盾的角度来看,最左上方的陆龟应是赫曼陆龟,而左下方的那一只应该是希腊陆龟(欧洲陆龟)。

​另一个重点是:
陆龟会认声音,
也会在夜间活动,
才能够训练得起来。
如果画作上没错误的话,
我们可以说赫曼陆龟和希腊陆龟(欧洲陆龟)都能辨认声音,
母赫曼陆龟偏爱的呻吟声调文中已经提到了赫曼陆龟对于声音的辨识能力。
只不过早在数百年前土耳其人不但已经知道乌龟对于声音的辨识能力,
还更进一步的加以训练利用,
而且还透露出陆龟可以在夜间活动的明确讯息,
否则如何能背着蜡烛到处走动?
很显然当地的气候绝少在夜间下雨,
否则的话也不能在夜间户外用餐了。
不论是赫曼陆龟或希腊陆龟(欧洲陆龟)都有冬眠的习惯,
但在天寒地冻的冬天,
土耳其人应该也没兴趣在露天的户外享用晚餐才对。
​原本只是和普通观光客一样的土耳其之旅,
没想到带来了意外的收获,
增加了我自己对于陆龟的更多认识。
当然也带来了一些相关的无法解答的问题。

土耳其的世界文化遗产番红花城(Safranbolu),在鄂图曼帝国时代就是个重要的贸易重镇。没想到在这里亲眼看到了陆龟,并进而了解土耳其人对于陆龟的利用方式。
例如赫曼陆龟怎么会出现在亚洲?
是近百年前透过种族清洗来到亚洲落脚的吗?
莫非要赫曼陆龟原产地的分布图必须改写?
我看到的赫曼陆龟是否从宠物店买来放养的?
赫曼陆龟和希腊陆龟(欧洲陆龟)都能透过笛声加以训练吗?
最令我感到十分惋惜的是,
陆龟训练师这项技艺竟然已经失传了。
否则土耳其又多了一项观光的卖点,
相信任何人看到陆龟跟着笛声移动,
绝对是个令人啧啧称奇的景象,
更别说肯定会有陆龟爱好者争相报名陆龟训练师的相关课程了。

相关文章

NUANCE树蛙粮使用说明
世界所有龟类图集
如何选灯(1):影响 UVI 的设计因素;UVB 测试卡的普遍问题
欧系陆龟在自然环境的生活方式(上):大地回春
欧系陆龟在自然环境的生活方式(下):酷暑与冬眠
苏卡达象龟幼体只用加热垫不用烤灯的实验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