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2月25日

北京天佑工作室

不亂於心,不困於情,不畏將來,不念過往。

龜殼的再生能力

1 min read
作者:Wolfgang Wegehaupt  http://www.testudo-farm.de/html/d_home.html
翻譯:Erich Sia

當我到各個棲息地大處旅行時,
一再的注意到有烏龜出現整片相互融成一體,
且往往是蒼白斑駁的鱗甲,
這些鱗甲顯然是長在一些脫落老化鱗甲的下方。
新長出來的鱗甲的色素和斑紋,
和烏龜各品種特有的紋路並不一致。
我雖然推測這是燒燙傷造成的,
但並沒有進行後續的調查。

東部赫曼陸龜(Testudo hermanni boettgeri)燒傷後的癒合。
下半部仍有部分具有原先紋路的的老舊緣盾。
很有趣的是,
新生成的鱗甲雖然與原先的盾片在形狀和年輪方面都很一致,
但原始的紋路上可就不然了。
緣翹陸龜(Testudo marginata)癒合新長出非常蒼白的鱗甲。
該區域的緣盾還能夠在表面看到燒燙傷的痕跡。
老舊鱗甲的下三分之一還能見到原始的紋路。
直到 2006 年九月在某個薩丁島棲息地內,
觀察到一隻烏龜身上有壞死的骨質背甲,
我才察覺到,
在壞死且快要脫落的背甲骨板下方長出了新的背甲,
這個新背甲是彼此癒合、融合且看來蒼白的鱗甲所組成的。
在背甲的前半還存有老舊的鱗甲。

這隻在 2006 年九月發現的烏龜,
由彼此融合、癒合且
慘白的鱗甲組成了新的骨質背甲。
壞死的骨質背甲在緣
盾和前端的一部份已經脫落,
尚存的骨板也開始翹起快要掉落了。
僅剩緣盾還很密合。
回到家以後我徹底檢視了自己在這個棲息地方面的圖庫,
事實上在 2003 年五月就拍到了同一隻烏龜。
這隻烏龜的背甲的緣盾在當時還很完整,
而且頸盾的前半部和左前方的肋盾也都還在。
所有其餘的鱗甲都沒了。
骨質背甲和我經常看到的一樣,
呈現蒼白且顯然已經壞死。

這是 2003 年九月的圖檔資料,
就和大多數的燒燙傷一樣,
腹甲完全沒受傷。
背甲上的鱗甲和位於下方的骨膜,
直到緣盾、頸盾的後半部和左前方的肋盾,
都遭到燒傷,
而且已經壞死的白色骨質背甲也明顯可見。
後半部的緣盾已經脫落。

可是這隻烏龜給人很健康強壯的印象。

透過這些更多的照片使我變得更好奇了,
在 2007 年二月又回到了同一地點,
且發現那隻烏龜出現在習以為常的活動空間裡。
老舊的背甲現在僅剩後方少數緣盾,
其餘的全都脫落了,
位於下方新長出的慘白鱗片清楚可見。
還看得見的是前半部的一些老舊緣盾,
還有椎盾的前三分之一,
以及約一半的左前方肋盾。

很顯然烏龜在自己的自然環境中,
就算遭到嚴重受傷或燒傷,
也能在無外力協助下再生。

我至今還沒看過有關烏龜新生骨質背甲的科學論文。
所以我推斷,
這個現象還不是很清楚,
也沒被人研究過。

原文網址:
http://www.testudo-farm.de/html/regeneration.html 

About The Auth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ICP 2021040747 -1 by 湤 .